旅游资讯

徐霞客研究会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周氏文旅研究会

《徐霞客游记》里的梅事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葛云高 2019 年 03 月 03 日

“春随香草千年绝,人与梅花一样清”。20181212日,我参加了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走进梅林启动仪式和采风活动,并收到“霞客留圣迹 梅香千万里——徐霞客文化与梅林旅游发展征文活动”的通知,我想起了《徐霞客游记》里的梅事:

万历四十四年(1616)二月初七日,徐霞客在《游黄山日记》中写道:“到松谷庵,再循溪下,溪边香气袭人,则一梅亭亭正发,山寒稽雪,至是始芳!”徐霞客在此溪边发现这株梅,虽山寒稽雪,却凌寒独自开放,内心感悟到只有梅花相媚妩。

天启三年(1623)二月十三日,徐霞客在《游太和山日记》中写道:“谒榔仙祠。祠与南岩对峙,前有榔树特大,无寸肤,赤干耸立,纤芽未发。傍多榔梅树,亦高耸,花色深浅如桃杏,蒂垂丝作海棠状。梅与榔本山中两种,相传玄帝插梅寄榔,成此异种云。”这里徐霞客在记述中可以看出,榔梅原是梅树形成的,是玄帝插梅变成的。玄帝名为颛顼,又称真武大帝、玄武大帝。在徐霞客看来,这棵梅树不仅仅是自然的树木,而且有文化含义;它是玄武大帝所栽,意义很大。

二月十四日,循涧右行三里余,峰随山转,下见平邱中开。为上琼台观。徐霞客写道:“其旁榔梅数株,大皆合抱,花色浮空映山,绚烂岩际;地既幽绝。景复殊异。余求榔梅实,观中道士噤不敢答,既而曰:‘此系禁物,前有人携出三、四枚,道流株连破家者数人。’余不信,求之益力、出数枚畀余,皆已黝烂,且订无令人如。及趋中琼台,余复求之,主观仍辞谢拂有。”……“致路旁泉溢处,左越蜡烛峰,去南岩应较近。忽后有追呼者,则中琼台小黄冠、以师命促余返。观主握手曰:‘公渴求珍植,幸得两枚,小慰公怀,但一泄余人,罪立至矣。’出而视之,形侔金橘,漉以蜂液,金相玉质,非万品地。珍谢别去,复上三里余,直造蜡烛峰坳中”……“暮返宫,贿其小徒,复得榔梅六枚。明日再索之,不可得矣。”从以上的记述看,这地方的榔梅果实被神化,成了不能随便摘取之物,否则有不详之灾。然而,徐霞客不信邪,他坚持摘取了儿枚榔梅果实。但道士既讲迷信,又有人情味。为了不让徐霞客失望,道士又给他榔梅两枚。因徐霞客对榔梅有特别的喜好,认出这水果不是一般果类物品,当他回宫观住宿时,仍然想方设法地获取榔梅,贿其小徒,复得榔梅六枚。

徐霞客虽然是一位探险的游子,但也是一位孝子。他为什么对榔梅情有独种,原因是为老母庆寿。他在二月十五日游记中写道:“忽忆日已清明,不胜景物悴忧伤情。遂自草店,越二十四日,浴佛后一日抵家。以太和榔梅为老母寿。”从鄂西北的武当山回到江苏的江阴,在农耕社会不发达的交通条件下,只用时24天,说明徐霞客已经无心在沿途停留了,他是“百行孝为先”的大孝子呢。

崇祯六年(1633) 七月初十日,到浑源州。徐霞客在《游恒山日记》中写道:“自沙河登山涉涧,盘旋山谷,所值皆土魁荒阜;不意至此忽跻穹窿,然岭南犹复阿蒙也。……如此五十里,直下至阬底,则奔泉一壑,自南注北,遂与之俱出坞口,是名龙峪口,堡临之。村居颇盛,皆植梅杏,成林蔽麓。既出谷,复得平陆。”徐霞客写的龙峪口村落,座落在山坳中,很大,皆植梅杏,梅杏树大华盖,村居景致极美。短短数语,将静景勾勒成一个世外桃源,令人向往。

崇祯十年(1637) 七月十九日,到镇远州龙那村。徐霞客在《粤西游记三》中写道:“初至村遥见屋角黄花灿烂,以为菊,疑无此盛,逼视之,乃细花丛丛,不知其名。又见白梅一树,折之,固李也。黄英白李,错红箱叶中,亦仲冬一奇景。”以上记述,可见徐霞客痴情于梅,已到成癖的程度,错把李树作白梅。不惊感叹:黄英白李,错红霜叶中,亦仲冬一奇景。景色眼前过,情犹在胸,笔底流彩,天然有趣。

崇桢十一年(1638) 十一月初三日,到会城。徐霞客在《滇游日记四》中写道:“晨住阮仁吾处,令促负担人,即从其北宅拜穆声。留晨餐,引入内亭,观所得奇石。其亭名竹在,余询其故。曰:‘父没时,宅为他人所有,后复业,唯竹在耳。’亭前红梅盛开。此中梅俱叶而花,全非吾乡本色,惟一株旁亭檐,摘去其叶,始露面目,犹故人之免胄相见也。”……“是晚篝灯论文,云客出所著《拾芥轩集》相订,遂把盏深夜。恭先别去,余遂留宿其宅中。窗外有红梅一株盛放,此间皆红梅,白者不植。中夜独起相对,恍以罗浮魂梦间,然满枝头,转觉翠羽大多多耳。”

在此,徐霞客见到梅树抒发了感慨,内容丰富多彩,笔法小潇酒自如。见到亭前红梅,此中梅俱叶而花,他有思乡之情,想到家乡江苏的梅,不是这样的,江苏的梅是先花后叶的。又见到亭旁檐边一株梅,摘去了叶,始露面目。他运用拟人化写出犹故人相见也。后来他住宿在斋中,白天见到窗外有一株红梅盛开,到半夜起来还要去与梅想见诉说,为什么他对梅如此情有独钟,猜想他想起往事历历的爱妻周红梅来了,恍似罗浮魂梦间,将心底深深的爱展示在人们的眼前,融情于梅,动人心弦。

崇祯十一年(1638) 十二月初七日,到大姚县大舌甸村。徐霞客在《滇游日记五》中写道:“由村西而南入大溪,架桥其上,是桥昔以独木为之,今易以石,有碑。名之口‘蹑云’,而人呼犹仍其旧焉。桥侧有梅一株,枝丛而干甚古,瓣细而花甚密,绿蒂朱蕾,冰魂粉眼,恍见吾乡故人,不若滇省所见,皆带叶红花。尽失其‘雪满山中、月明林下’之意也。乃折梅一枝,小憩桥端。”这里,徐霞客见到桥侧的一株梅树,枝丛而干甚古,冰魂粉眼,内心感悟到这里白梅,恍见苏州老乡的故人,接着他道出了不若滇省所见,皆带叶红花,尽失其‘雪满山中、月明林下’之意也。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耐人品味。

徐霞客在游记里还有很多梅的记述,上面仅举几例梅事。他为什么对梅情有独钟,在新编大型历史锡剧《游圣情传》中可以看出端倪。剧情的简介是:

徐霞客22岁那年,与江阴城中许瑶姬结为夫妻,谁知天有不测风云,10年之后,发妻许氏突然因病亡故,临终时把3岁的儿子交托给贴身婢女周红梅,请她日后照顾好儿子和丈夫。不久,在通家好友陈仁锡的介绍下,由母亲王孺人做主,续弦娶了门当户对的罗秀珍为妻。罗氏伶牙俐齿,深得婆婆的欢心,她对丈夫长年出游不满,夫妻之间便产生了隔阂。徐霞客对服侍尽心周到的婢女红梅则好感日增。在陪同80岁的母亲畅游宜兴张公洞时,游圣得知了红梅不幸的身世后,便产生了恋情,乃至怀孕。不久徐母亡故。罗氏乘霞客远出为父母请名人作传的机会,布下毒计,公开把红梅嫁于定山为徐家守坟堂的李福根为妻。红梅因有孕在身,欲死不能,为保全未出生的孩子,在洞房之夜与李福根约法三章,结为夫妻。当霞客回到家中,见生米煮成熟饭,悲痛交加,与罗氏绝了夫妻之情。从此他把悲痛化为力量,一心远游溯江源去了。三年后在滇西元谋找到了长江正源金沙江,徐霞客欣喜之余,在红梅树旁休息时,朦胧中仿佛见到爱妻周红梅,向她倾诉衷肠。清醒后,徐霞客惆怅地继续探游。因此,徐霞客在游记中对梅树特别关注,以心传心,对梅的景致描绘,来报答爱妻周红梅之意。

行文至此,借用江阴市徐霞客研究会学术委员任蔡伯仁先生的一首诗作为结束语:“红梅灼灼映霞公,神采一如当年勇。岷山岂是大江首?溯江大步去寻踪!”(作者系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原会员)

 

相关链接

《徐霞客游记》里的梅事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