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资讯

徐霞客研究会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周氏文旅研究会

窝窝芋艿不了情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赵邦振  2019 年 02 月 13 日

去年, 在荒滩上辟了一片地,种了几十窝芋艿。这荒地尽管贫瘠,由于雨水足,再加上施的肥多,倒也长得像模像样。当芋艿初具样子的时候,哪管"七月半″或"八月十六",便早早地尝新了。整个秋季吃下来,这几十窝芋艿还吃不了一半,入冬后,我想把它们一起挖了放家里去,结果有个懂农事的老人告诉我,"藏到家里多麻烦,还不如留在地里现吃现挖呢,既新鲜又不烦事。"这话我爱听,就照着做了。

就这样,冬天里,我现吃现挖,倒也爽利顺畅。开始的时候挖芋,我也没有什么感觉,看到挖出来的一窝芋艿,周围的一圈芋子儿整整地拱住芋头,整窝芋艿保持着鲜嫩光洁的状态,与适季时节的范儿没有一点异样。后来,冬更深了,天更冷了,挖出来的芋艿跟原来就渐渐地不一样了,这芋头底部大都是腐烂了,有的芋头整个儿烂去,本来整整围拱住芋头的子儿们也变得松散了,只要轻轻地一拨拉,它们就自动地从母体上掉下来,有的子儿在泥土中由于芋头腐烂后失去了缀连的部位早已自行地离开了母体,整窝再也不需像原来那样要经过扭摔才能从母体上分离下来。这一窝窝的芋艿,我在冬天里一趟又一趟地挖着,胸腔里的这颗心也渐渐地荡漾起来了。

我首先感叹母芋生命力的脆弱,它经不得冬寒的折磨,竟然默默地消失在地母的怀抱!我在想,它这么大的个儿,生命力为何会如此脆弱,是不是把自身的营养给了子芋们而造成的缘故呢?瞅瞅那些子芋们,在寒气中仍然这么光鲜活力,是不是由于母体的付出才换来了它们的安逸?母芋的生命源泉很明显是来自于土地,是它自身努力的结果;而这子芋的生命源泉是否来自于母芋?我突然闪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这子芋与母芋的连着点多么像人类婴儿的脐带,母亲把自己获取的营养通过脐带输送给了婴儿,培育着婴儿健康发展,这母芋是否也把自己获取的营养通过连接点输送给了子芋,最终造成了自身的孱弱?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再来看一看一窝芋艿中那庞大的子系,它们紧紧地围咬着母芋,争力地吸吮着母芋的营养,这母芋的负担是何等地沉重,留给自身的营养肯定少之又少。如此看来,母芋的生命力还能强吗,还能禁得住严冬的煎熬吗?

母体的生命逐渐弱去,子芋们为了自已仍然从母体上狠狠地攫取营养,这可能是芋艿家族的法则,也是自然的法则。一旦母芋的生命消失殆尽,子芋们便松开紧叮母体的嘴,各奔东西了。

 如此看来,一窝芋艿欲抱团成窝,必须在母芋健在的时候。这让我联想到,一家人,又多么像一窝芋艿,"父母在,兄弟姐妹是一家;父母去,兄弟姐妹是亲戚",这俗话说得多么深刻。家人的亲情根本上是来自父母,父母健在之时,一家人亲亲密密、称兄道弟,一旦父母走了,"兄弟姐妹各人自顾",这亲情就冷去了大半。看看有些酒席上的场面,赴宴时兄家一桌、弟家一桌、姐家一桌、妹家一桌,还有多少兄弟姐妹能坐一起欢饮畅谈?过年过节,少辈们热热闹闹地互相走动,而这当年的一家人兄弟姐妹们却各自窝在家里几乎是老死不相往来了!想到这些,真让人心生凉意,在此,我呼唤:趁着父母在,多尝手足情、多享天伦乐吧!

今后,如果还种芋艿,我必定早点挖了珍藏在家里,决不等到寒峭削骨的季节。

 

(作者系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理事、学术委员)

相关链接

 窝窝芋艿不了情      

 赵邦振文集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