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资讯

徐霞客研究会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周氏文旅研究会

再游雁苍山

霞客旅游网 作者 :王高富 2019 年 02 月 13 日

曾多次游雁苍山,只注意雁苍山的山,注重于吉祥寺,而忽略了雁苍山的溪。雁苍山的溪是由大石、枫杨互组而成的一条溪。原来走老路,雁溪深藏在谷底下。现在新辟了一条沿溪小路。雁溪就伴你同行了。常日里雁溪不见水,水在岩石下渗透。雁溪的石头,大的似一座房屋,小的也有一张床,大石块都相互依偎着,简直把整条溪床覆盖。在这一大一小,一小一大的岩石堆砌下,沿溪石径也在此起伏中逐级向上延伸。最吸引眼球的要数那枫杨了。枫杨我们宁海人叫“溪柳树”。原来宁海的洋溪叫杨溪,那是因为沿溪两岸都遍植枫杨,以作为两堤岸的守护神。现在杨溪两岸已经很少看到枫杨了。因此杨溪也被改作“洋溪”了。

枫杨的生命力确实顽强,顽强得使人不得不佩服。在这雁溪的乱石堆中,一棵棵高大的枫杨坚强地挺立着。两岸成排成行,溪石中高大挺拔的枫杨更显出它的威武。它的根深深地扎向溪石的缝隙中。底部与溪石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不仔细看,还以为在岩石上长出来的树。这些枫杨,有的盘腿而坐,散发拂面;有的束腰耸肩,振臂呐喊;有的铁骨铮铮,双拳挥舞;有的婷婷玉立,婀娜多姿。千姿百态,年龄各异,它们和谐相处在同一条溪流中。

这些岩石,有的是山体自然分裂而滚向雁溪的,有的可能是在劈山造公路时滚落而下的,不然怎么会填满整条溪床。聪明的枫杨也把这些大石作为靠山,在大水泛滥时,才得以生存,幸免于难。雁溪就在这大石与枫杨的相互掩映下,成了一条独特的生态沟。如果我们在五水共治中能充分利用这枫杨的顽强生命力,在宁海各溪流的两岸,有保护性地遍植枫杨,我想宁海的溪流就更生态化,更加春意盎然了。

临近吉祥寺,地势逐渐平坦。溪床中的大石块没有了,傲立在溪中的枫杨也就很少见,而大都站立在两旁。在雁溪上筑起了一道拦水坝,溪水清碧,是吉祥寺的主要生活水源。

古朴整洁的吉祥寺显得那么与众不同。它没有黄色的墙面,没有金碧辉煌的建筑,只有黑瓦、青砖、古石板结合而成的外表,使人不敢相信这是一座寺院。

古旧的山门还是保留着,“吉祥禅寺”还是宋宁宗敕赐的御笔匾额。山门前的几株樟树换发出勃勃生机。原先的厨房改建成了会客厅及厢房。大雄宝殿、三皇殿、玉佛殿、地藏殿等一应以旧复旧,不贪大、不求新,就连佛像也是清一色的金色,没有那五彩纷呈之俗,散发出一股清新,祥和,安宁的气息。九间面的四合院两层楼房,回栏相通,内部装饰淡雅,现代化的设施齐全,是生活与讲经的主要场所。走进吉祥寺,凡心、俗念、会自我地驱散,从而达到心定神安。同其他寺院相比,这里更多的是朴实,不是华丽;更多的是宁静,不是喧闹,更多的是寡欲,不是奢求。这就是吉祥寺主持释妙涵为我们创设的一种意境。

雁苍山的山是高洁的,只可仰止不可登之,雁苍山的水是深沉的,没有喧哗之声,只有潜流之影。吉祥寺是古朴的,她既诉说着年代的久远,也体现了新时代的活力。傲立在溪石中的枫杨是顽强的,也是聪明的,它能顺应环境,懂得“适者存”的哲理。雁苍山的竹是有灵性的,竹丛如同一只飞翔的蝙蝠,据说还能消灭蚊子。这一方山、水、竹木、寺院构结成了雁苍山这一独特美景,那就是我们宁海人提出的“静就是美”。这一片静土被有投资眼光的君澜而看中,在雁溪的上方,一座现代化的度假中心正在悄然崛起,他们也要享受这美丽祥和的地方。

 

相关链接

再游雁苍山 

王高富文集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