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资讯

徐霞客研究会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周氏文旅研究会

影潭山山名小考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19 年 02 月 08 日

影潭山,杜鹃花开,漫成花海。有人以《杜鹃花海》盛赞:“一山红霞一山绿,一路杜鹃一路景。惠风最是解人意,不温不燥酿诗情。”影潭山,我目之为别人眼中的诗情影潭山。我三走影潭山,影潭山,山、花、雾、海,恍如仙境。徐霞客研究会走进梅林,在我想“梅林”的时候,想着了“梅林”蕴含的诗意,而忽发“奇”想:三走的影潭山,恍如仙境的影潭山,何以会命名为“影潭”?

地名志有《自然地理实体·山体》,我首先想到查地名志。地名志“影潭山”条是这样记载的:

影潭,在县城西北9.7公里凤潭乡西南边境。属中部干山。北接香山,东北连剑岩(道冠山),东南至相见岭。南界辛岭乡。主峰海拔797.5米。山多茅草、松、杉,竹、薪柴。1964年凤潭乡五松村于此垦荒植茶,建办茶场。

地名志记载中,山上茶园原来建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倒是让我长知识了,但我所关心的两点:杜鹃花海,山何以名影潭,一点都没有提到。我想,是否能从记载中提到的“香山”“剑岩(道冠山)”中获得些相关信息?查看“山体”,没有“剑岩”条,“香山”有,香山条记载如下:

香山,旧志作芗山。在县城西北11.2公里凤潭乡西南隅。属中部干山。西接鹿颈峧。南邻黄坛、西溪两乡。主峰海拔847.3米。古时该山出香草,因名芗山,后改作香山。

香山,旧志何以作“芗山”?《辞海》“芗”列出两个义项:?五谷的香气。《礼记·曲礼下》:“黍曰芗合,梁曰芗萁。”亦泛指香。?指紫苏之类的香草。古人用以调味。《礼记·内则》:“芗,无蓼。”郑玄注:“芗,苏荏之属。”

查“香山”,让我“歪打正着”,明白了香山之“香”是真“香”,是真有香草之香,也明白了古人用“真切感受”取名香山的诚朴之意。香山原来是源自于“芗”而“香”的,就像杜鹃山因盛长杜鹃得名杜鹃一样,而影潭山的“影潭”呢?潭,或可说,影潭山中,确见多处水瀑山潭。影呢?有点虚,是古人的诗意“潭映山光云影”而“影潭”?我自笑:空想,无以依凭,何敢说辞。

手头无甚资料,小考无法推进。翻读《宁海文存》,翻读舒岳祥《阆风集》,忽翻读到舒岳祥作于庚辰(1280)五月二十二的《跋刘正仲作潘君石林记》,心中一喜:影潭山山名原来是这样的。舒岳祥这篇跋来得太及时,太好了,真是“雪中送炭”。

舒岳祥写作这篇跋,有多个目的,其中一个是非常明确的,即“补地志之阙文”,是说地志的,这正切合我今天地名山名小考之意。舒岳祥在文中说,刘正仲作潘君石林记中写到的石林之境,正是舒岳祥“丙子(1276)春夏间”所“尝行”的,这一年,舒岳祥自“阆风西行二十里,涉深甽蛟湖,由支径上峭壁,下临峻壑,戴履皆石,与肩相摩,荦确百折”之后,再“南行五里,东入雁苍山”,又经“石径豁然”“跻为幽谷”,过“僧院”“石鼓山”,“出雁苍口,又南五里”,“东入谭山,以昔有隐者谭姓居之故以名焉。”从舒岳祥描写所经行的地方,影潭山,谭山,应该是同一座山,好像就是现在五叠仙岩所在的山。而舒岳祥所描写的“谭山”不正隐藏着“隐谭”的信息吗?

我这样的“歪想”能成立吗?当然不能成立!毕竟,舒岳祥说的是“谭山”,而非“影潭山”,我虽然可“合理”推想“谭姓隐居”名隐谭山,而同音谐为“影潭山”,就像现时的“野猪岙”谐为“雅致岙”,但这毕竟不像是理性的逻辑推论。虽然舒岳祥在后文还具体而详细地写到了“谭山”的“潭”与“瀑”,但我仍不敢贸然确定我的“歪想”。

现在,斗胆写下,目的有二:一抛石引博闻大家证出影潭山真名由来之“玉”,二传扬影潭山杜鹃花海,让爱山水的人们更爱去赏去赞影潭山杜鹃花海,丰富生活。(20190126

 

相关链接

影潭山山名小考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