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资讯

徐霞客研究会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周氏文旅研究会

梅香十里寻圣迹 岙胡仇家有亮点         

霞客旅游网 作者 :仇叶祥 2019 年 02 月 08 日

     为弘扬徐霞客精神,助推梅林旅游业发展,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于2018年12月12日走进梅林,发动会员们寻觅游圣足迹,并用自已的聪明才智,以务实求真的学风,挖掘梅林旅游文化的亮点,赞美梅林青山绿水。我为本次活动拍手叫好。
     谁都会说自已的家乡好。我也一样,常说我的老家岙胡村、仇家村一带好:素享“湖山十景”的美称,既有可圈可点的天然美景,又有千年古道、古村落文化。我写此文的目的在于向大家推介我的家乡,抛砖引玉,企望有更多的徐学会会员和徐学爱好者,走进梅林,走进我的家乡,用慧眼寻觅游圣的足迹,用妙笔赞美我的家乡,为我家乡旅游业的发展增光添彩。
     岙胡行政村和仇家行政村位于梅林街道西南面山间象面粉袋似的小盆地内,三面群山环抱,北面是进出口。
      这个小盆地内,原有仇家、杏树、岙胡、下井(音)4个村庄。现仇家、杏树两村合并,下井村败落,遗留下的几户人家搬迁到岙胡。现有600多户人家,2000多人口。
     这个小盆地坐落在梅林街道的西南面,西南面有雷婆头峰,正西面是影潭山,西北面是剑岩峰,发源于影潭山的金溪从仇家村北流过,经方前村与凫溪汇合。
     这个小盆地归纳起来,有三条古道、三个道地、二座名祠、二座石拱桥,且听我一一道来。
     三条古道
     寻觅徐霞客在梅林的足迹,得从古道着手。这个小盆地有3条古道可通宁海县城,相信总有一条会留下游圣的足迹。最有名的是相见岭古道。它直通台州府。宋代宁海籍大诗人舒岳祥先生在其《归至相见岭喜见紫海》中写道:相见岭头相见少,北风吹却南翁倒。短日荒荒白草枯,颠狂乱叶如飞鸟。前峰低处紫海出,知是吾归里中道。父兄问讯今何如,只是相公言语好。这首诗说明,相见岭古道年代已有之。
     最吸引人的传说,是刘伯温的藏金处。大明朝建立后,功成名就的刘伯温辞官,经宁海回老家。他到相见岭时,觉得山高路险,就把携带的金银埋在相见岭和南岭之间。后人知道刘伯温在这里埋了金银,就把相见岭和南岭之间的小坑称为银子坑。民国十六年,浙军余宪文师与军阀孙传芳部周荫人旅,在相见岭发生激战。这是宁海近代史上最大的战役,也是北伐战争南、北兵在浙江较大的一次交锋。
     从相见岭头往东,有一条古道,经上金村,过前黄岭,到达城郊大湾塘。这个山岙两边崇山峻岭,一条溪流入冠庄,风光无限。国画大师潘天寿先生少年时,常在这一带放牛玩耍。成名后,他把相见岭边的雷婆头峰当作笔名,称为“雷婆头峰寿者”,以寄托对家乡的思念。
     解放前,相见岭是宁波通向台州的古道,人来人往,岭脚的杏树村开着很多的小客店,村口的小坑叫饭店坑。徐霞客到梅林后,是否经相见岭进县城?本人在2017年曾撰写《徐霞客到过相见岭吗》的文章,在宁海徐霞客研究会会刊上发表。
      最宽阔的古道是堤树岭古道。它与到处都是梅树的梅林陈村,隔着一个平岙口,相距约2里路。平岙口、黄泥塘(堤树岭脚)都有较大的路廊,供游人歇脚。杨梅岭水库没有建造前,古道一头通向宁海县城,一头通向西店方向。在梅深公路没有开通前,梅林西乡人、深甽人、从马岙过来的新昌人、从大蔡过来的奉化人,要进宁海县城,走的都是堤树岭。因此徐霞客从梅林进县城,也有可能选择走堤树岭。
     保存最好的古道是笔架岭古道。该古道在岙胡村南面,翻过笔架岭就是杨柳峰。旁边有一座古刹叫上山庵(现已改建成寺院)。徐霞客喜欢在寺院落脚,他会不会走这条古道?
     三个道地
     仇家、杏树、岙胡都是数百年的古村。仇家村建于南宋,已有800多年的历史,最具古村特色的是村口的三个道地。
     村口最南端,清朝武举人仇国华家道地。因仇家村庄是坐西朝东的地形,宅院设计也是坐西朝东。宅院设两道阊门,第一个阊门朝北开,门口是大路。第二个阊门向东开,东面地势开阔。阊门外有隐墙照壁,阊门是门楼式的。阊门两边有石刻对联,上联为:端起南阳新宅地,下联为:荣叨北极耀门庭。四边是马头墙,墙壁上有雕刻精美的石板窗。道地用鹅卵石铺出吉祥图案,沿阶用红石板铺成,一抱多大的廊柱,包裹着棉布。整个院子是江南典型的四檐柱大道地。院子的西南角有一个精致的小花园,用太湖石堆筑成假山。周边有松、竹、梅寒岁三友相伴,还有芭蕉、兰花、荷花、芙蓉花、牡丹等四季花草衬托。一眼深井,井口用青石板围成八角型,井水深不见底,冬暖夏冷,源源不断,供洗涤、烧饭做菜所用。
     村子中央的道地叫智新道地。南面是一条小溪,发源于涨坑的溪水,缓缓地向东流淌,水里能见小鱼游荡,是姑娘、媳妇们洗涤的好去处。夏天坐在小溪边乘凉,聊天是一种难得的享受。这个道地的屋主,据说在外经商多年,赚了不少的钱。这个道地设计很特别,阊门朝西开,没有阊门头屋,不设隐墙照壁,只起一个三合院。把它建成这个样子,有一个很特殊的原因:仇愈之孙仇渊,字道源,宋绍兴二十七年进士。绍兴三十年任宁海县丞,升江南提举,辞官后先在岙胡居住,几代单丁相传,难以发族。他的后代,一天来到金溪边砍柴,在开阔处点火煨馍糍。临走时用石头压住火种,第二天发现炭火还是红红的,于是就在这里起屋居住。居住在这里后,很快人丁兴旺。因仇氏祖先先居住岙胡,后迁居仇家村,人们就习惯称这个山岙为岙胡仇家。这个道地与发族的道地,只有一路之隔,起屋时为了承袭上道地的风水,才会有这样特殊的设计。
     民国时期任乡长的新科道地,在村东离举人仇国华道地不远,阊门开在西南角,也是二道阊门。第二道阊门的门楼显得特别高大,上有浮雕石刻,阊门前有隐墙照壁。四周廊柱上的斗拱都雕着形态各异的人物、花鸟,栩栩如生。门窗上端都用拷头,上有木刻、题词。
可惜的是,智新道地已被大火烧毁,仇国华家道地和新科道地亦已摇摇欲坠,很快就将消失。
     二座宗祠
     岙胡的胡氏宗祠、仇家的仇氏宗祠是这个山岙最大的亮点。
     胡氏宗祠,号为“积庆堂”嘉庆二年(1797),由邑庠生胡元实建造。前厅较为简陋,平屋三间,咸丰四年以胡寅阶为首事,将前厅三间平屋改建成五间楼房。上世纪二十年代,改造戏台和勾连廊,并增设三连贯藻井(鸡笼顶)。三个不同形式的藻井,雕龙画凤,及尽奢华。其精巧的结构、华丽的装饰,能感受到其深厚的人文底蕴。像胡氏宗祠古戏台这样三个藻井相连,属中国戏台之精品,现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仇氏宗祠,建祠时间更早,历史文化底蕴更深厚,誉为南宋仇愈宗词。除没有藻井外,雕梁画栋其它各方面,均可与胡氏宗祠相蓖美。宗祠的仪门口,有一对醒目的木刻抱联,写着:宋代名臣起,湖山望族长。
      仪门内有大型匾额,介绍仇氏宗史:仇愈,字泰然,山东青州府益都县人。宋绍兴四年十二月,金兵入侵庐州(合肥),仇愈亲率众军奋勇杀敌,以三战三克金兵,迫使金兵退到黄河边。宋军收复失地寿春城,活捉敌军首领2人,焚烧金兵粮船百余艘,庐州保卫战大获全胜。    宋高宗加封仇愈徽犹阁大学士、益都伯。《宋史》为仇愈特定一词:“婴城固守”,详细地写了《仇愈传记》。
     后来仇愈任沿海制置使,镇守浙江、福建二省,兼任明州(宁波)制置使。他在明州任职期间,抑豪强,扶善弱,为民办学校,助学田百余亩,遇灾年拨官储赈民,深受百姓爱戴。宗祠正厅堂高挂“勋高南宋”的匾额。这幅匾额与仪门口的抱联是清朝张希良所题。张希良康熙二十四年进士,官翰林。历左右春坊赞善,纂修三朝国史、一统志、明史、春秋讲义类函。累官侍郎,督学浙江,致仕归。希良工诗文,尤湛深古学。他概括了仇愈的功绩,示意后代要继承先祖的精忠保国之志。
     仇愈第十七代嗣孙仇兆鳌是清康熙二十四年进士,官至翰林院内阁大学士,礼部侍郎、吏部右侍郎。他为纪念先祖功绩,从宁波来宁海仇氏宗祠题下:“生为正臣没作明神英灵亘留天壤,能念吾祖聿修其德继起长望子孙”的楹联。
      仇氏后裔不忘祖训,世代尚武,且精忠保国。仇愈的23世嗣孙仇可香,清代曾任都尉。其子仇国华从小习武,清同治年间科考中武举人,清同治六年任宁波千总,光绪二十年升至宁波护中军都司。宗祠门口立有“举人仇国华”的旗杆。现任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政治部主任仇兴平,其父就是仇家村人。
       二座石拱桥
      仇家、杏树两村,都在村口建了石拱桥。
      仇家村口的石拱桥,始建于明清时代,现仍保存完好。但早在几十年前,就很少有人行走了,桥面上长满了杂草和藤蔓,不到近处,已难见桥身。远远望去,让人感到这桥的年份更久远、更神秘,观赏的价值也更高。桥东是通向梅林街的古道,道路旁建了个较大的路廊,供南来北往的行人歇脚、避风挡雨。那时,路廊内有免费供应的开水,还挂着做善事者提供的草鞋,免费供应给长途跋涉者。
     杏树村口的石拱桥,也建于明清时代,建在饭店坑上,是去相见岭的必经之路。饭店坑饭店红火时,住宿在饭店坑的过往客人和村民们,晚上在桥上乘凉聊天,热闹非凡。

相关链接

梅香十里寻圣迹 岙胡仇家有亮点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