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资讯

徐霞客研究会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周氏文旅研究会

李白与吴筠观沧海考       

霞客旅游网 作者 :童章回 2019 年 02 月 02 日

     在宁海同观沧海  进长安待诏翰林,是李白与吴筠友谊载于史册的游程。李白一生遨游天下,主要目标是“南穷苍梧、东涉溟海”;令李白和世人最觉耀眼的是供奉翰林之时。李白供奉翰林主要原因系他“游天台,观沧海”后,由吴筠推荐的。天台山的“观沦海”点,只能在宁海,今略考述李白与吴筠的宁海缘。
     李白待诏翰林,由吴筠推荐。《辞海》李白条:“李白(701一762)唐大诗人。……从25岁起离川,长期在各地漫游,对社会生活多所体验。其间曾因吴筠的推荐,于天宝初供奉翰林。但一年余即离开长安。” 《新唐书·李白》写道:“李白,字太白,兴圣皇帝九世孙。其先隋末以罪徙西域,神龙初,遁还,客巴西。……更客任城,与孔巢父、韩准、裴政、张叔明、陶沔居徂徕山,日沈饮,号竹溪六逸。天宝初(742),南入会稽,与吴筠善,筠被召,故白亦至长安。往见贺知章,知章见其文,叹曰:子,谪仙也。言于玄宗,召见金銮殿,论当世事,奏颂一篇。帝赐食,亲为调羹,有诏供奉翰林。”《新唐书·吴筠》:“吴筠,字贞节,华州华阴人。通经谊,初,召至京师,请隶道士籍,乃入嵩山依潘师正,究其术。南游天台,观沧海与有名士相娱乐,文辞传京师。玄宗遣使召见大同殿,与语甚悦,敕待诏翰林……筠所善孔巢父、李白,歌诗略相甲乙云。”山东人民出版社1996年1月版,赵立纲主编的《历代名道传》云:“文雅道者吴筠(?一778)他还周游了江浙一带名山胜地,曾东观沧海,极目天台……并结识了大诗人李白。……李白号称谪仙,曾将《内丹九章经》传予吴筠……吴筠的《玄纲论》和《神仙可学论》颇受达识之士赞佩,其余诗文也都词理通畅,文彩焕发,每成一篇,人皆争抄传写。吴筠的名声越来越高,后来连唐玄宗李隆基也知道了。可能因吴筠当时正在江浙一带,据说玄宗曾下诏任吴筠为江州刺史,吴筠辞而未受。后来玄宗又特派使者前往聘请,将吴筠召至长安,在大同殿进行了特别召见。陛见之后,玄宗十分高兴,让吴筠待诏翰林。……天宝初年的李白已经名声大著,经吴筠等人极力推荐,李白被召入朝,破格录用,也在翰林供职。”吴筠与李白观沧海的时间,椐宝鸡教育学院许嘉甫教授载于2000年安徽文艺出版社新昌《中国李白研究》专辑的《李白‘梦游天姥’直解》考证:“《唐书本传》:‘天宝初,客游会稽,与道士吴筠隐于剡中’按,此始于开元廿九年五月,迄于天宝元年二月。”即开元末和天宝初(741一742)李白和吴筠应诏前的这一段时间,同在天台观沧海,也为李白被礼送离京后,天宝五年(746)写《梦游天姥吟留别》,打下了实践基础。地方志对李白游台岳和宁海的描述。宋《嘉定赤城志》天台山条记载了李白三首诗:《送杨山人》云:“兴引登山屐,情催泛海船。”《同友人舟行》云:“楚臣伤江枫,谢客拾海月。怀沙去潇湘,挂席泛溟渤。”《天姥呤留别》云:“脚着谢公屐,身登青云梯。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从诗句中可知,李白不仅登山,观海,还泛海船,舟行海中。民国《台州府志》载:“吴筠,……开元中(713一729),南游金陵,访道茅山,久之,东游天台,与越中文士为诗酒会,所著歌篇传于京师,元宗闻其名,遣使征之,与语甚悦,令待诏翰林。……尝于天台、剡中往来,与诗人李白、孔巢父诗篇酬和,逍遥泉石,人多从之。终于越中。(《旧唐书》隐逸传)”宁海民间对李白亦有深厚的影响。明代方孝孺的《吊李白》诗云:“泰山高兮高可夷,沧海深兮深可涸。惟有李白天才夺造化,世人孰得窥其作?我言李白古无双,至今采石生辉光。” 根据以上几则资料的记载,李白与吴筠两人是在天台山观沧海时成为知交的,李白的供奉翰林,是由于吴筠的推荐。
     观沧海地点在宁海。唐代的天台,是指天台山,山之东侧能观海,范围包括华顶峰、菩提峰、蟹背尖,望海岗、第一尖等分水岭以东的天台山脉面海部份,即今宁海县全境(含今三门县)及奉化部份地区;分水岭以西,不靠海的唐兴县(今天台县)、剡县(今嵊州和新昌县)位于天台山脉的西侧。天台宋代才定为县名,后人常将天台山与天台县的山混淆了,其实天台县60%的山属于括苍山。唐兴县之水称始丰溪,向南流,经临海灵江出淑江,剡县之水称剡溪,向北流,出曹娥江。天台山东侧向东流的清溪、白溪、洋溪、凫溪等宁海之水,皆流入三门湾、象山港一带海域,《天台山方外志》称“天台山者,东濒大海,界水而止”也指宁海一带海域。溟海,是李白《上安州裴长史书》中说的“大丈夫必有四方之志。乃仗剑去国,辞亲远游,南穷苍梧,东涉溟海。”之遨游天下的主要目的地。
      溟海是李白首次游天台山目的地。关于李白有无实现东涉溟海目标,2015年6月宁波文化研究会会长、宁波大学金声涛教授著,巴蜀书社出版的《李太白诗传》的后记中,举了4个例子,肯定了本人的考证。“我一般采用为学界公认的说法,以太白诗文加以演绎与阐释。但也有少数地方感到通行的见解未必符合诗人诗作的实际状况,我采取了个别同志的一家之言而没有随从众说,下面举出几个例子作说明。1,李白初游吴越是否实现了‘东涉溟海’的计划达到东海之滨呢?对这个问题几乎所有研究者均没有做出明确回答……浙江宁海有一位童章回先生对李白‘东涉溟海’作了详细考证,并对李白相关游览线路作了步行考察,写了《诗仙的台岳情缘》《诗仙李白“东涉溟海考”》等文,见《山海兼优话宁海》一书,论述李白有五次“东涉溟海”的行迹,并认为第一次入剡中、登天台、涉溟海之行,可能写下《天台晓望》和《早望海霞边》。我以为李白目标如此明确的剡中之旅不可能无缘无故就半途而归,因此同意童章回先生的意见,确认李白此次到过天台华顶观海,把《天台晓望》作为李白初次东涉溟海之行的作品,并肯定他此行也曾登临天姥山,为日后作《梦游天姥吟留别》积累了印象。”
      李白游天台,可分为入剡溪、登台岳、涉溟海三部份。从剡溪地区,翻越天台山,到宁海海滨之路,共有三条,一,从剡中登天姥、经龙宫大溪至海峤——白峤港之道。走谢灵运《登临海峤(瞑投剡中宿,明登天姥岑。高高入云霓,还期那可寻……)》诗中所述之路。二,剡中经小将,登天姥山主峰菩提峰,经天台大同到杨染东天姥李白梦境——浙东大峡谷出白溪和洋溪之道;三,剡中经会稽岭,经万年寺、石梁桥、华顶峰、天封寺、王爱山至缑城和白峤港之路。从石梁、华顶到白峤港,连接新昌会稽岭之路,开元十年,唐玄宗致书并赋诗《王屋山送道士司马承祯还天台》中称天台山为葛氏之天台,称此道为“地道逾稽岭,天台接海滨”之路。此道也是葛洪与其从祖葛玄等道者的天台道源名山东西通道。李白的《大鹏赋》序云:“余昔于江陵见天台司马子微,谓余有仙风道骨,可与神游八极之表。”赋中又云:“俄而希有鸟见之曰:‘伟哉鹏乎,此之乐也。吾右翼掩乎西极,左翼蔽乎东荒。跨蹑地络,周旋天纲。以恍惚为巢,以虚无为场。我呼尔游,尔同我翔。于是乎大鹏许之,欣然相随。’”李白自比为大鹏,称司马为希有鸟相随。由此可见,李白遨游天下首涉溟海,是由天台道士司马承祯所引导。
     李白游溟海诗篇,当属《送王屋山人魏万还王屋》表达最明白:“遥闻会稽美,一弄耶溪水。……此中久延伫,入剡寻王许。笑读曹娥碑,沉吟黄绢语。天台连四明,日入向国清。五峰转月色,百里行松声。灵溪咨沿越,华顶殊超忽。石梁横青天,侧足履半月。眷然思永嘉,不惮海路赊。挂席历海峤,回瞻赤城霞。赤城渐微没,孤屿前峣兀。水续万古流,亭空千霜月。缙云川谷难,石门最可观。……”这一首诗简要描述了入剡溪,先到剡县金庭观,次到国清寺,又游华顶和石梁半月,三到宁海白峤港登船去永嘉,上船后,逐渐从看不见山,只见孤岛,最后到外洋,就只见万古流的水天一色了。
     越溪最有可能是李白观沧海地点。至于观沧海在哪里?天台县境内的华顶峰、天台、新昌、宁海、奉化边界天姥山的菩提峰、摘星峰、望海岗、第一尖以及王爱山岗的鸡冠尖等,皆是只能远距离观日出的观海点。真正观沧海的地方在宁海。主要有3处:1,三门湾越溪乡的王干山、亭头山等地。这一带是王爱山脉伸入三门湾海域中心的观海场所。亭头港北岸山顶,晋代就建有慈尊寺,小梅枝村有唐贞观二年(628)建的瑞相寺,王干山也有唐代王干建油盐寺传说,该寺后的岩石,是天然的观沧台。2,象山港尾的西店天门山(桶盘山),是脉起镇亭山(第一尖)的宁奉界山,天门山是伸入港中的突出部位,南北朝陶宏景就在此炼丹、藏丹。“……陶宏景《真诰》亦云:‘天门山,在鄞县之南,宁海之北,山半亚海’今栅墟、铁场正其处,盖从嵊剡金庭发足,缭绕三百里至此,谓之天门者,言其高也。”见宋《嘉定赤城志》。3,界于港湾之间的盖苍山(茶山),《嘉定赤城志》又载。“濒大海,绝顶睇诸岛漵,纷若棋布。……东又有岩,刻‘真逸’二字。按真逸乃陶宏景道号,昔往来宁海,从张少霞游。”茶山东峰大丹山、小丹山和寺址坦,也因葛洪隐此得名。以上是宁海的观沧海胜地。
      越溪自古就是船舶出入白峤港的海关和旅游胜地。据《嘉定赤城志》载:“瀛岩,在县东二十五里。崖崿险绝,下蘸海中,上有小亭,石壁刻‘瀛岩’二字,令高袭明所书。梁上刻有一诗云:‘温台万邱壑,走遍成重胝。佳山落床头,咫尺反不知。我闻野老说,山乃神所移。蓬莱本三峰,一峰今失之。上干云霓秀,下压鳌背欹。夜半见海日,紫晕开咸池。魑魅著老木,狂鼯向人啼。危亭无遗栋,绝壁无旧题。夫子勇过我,竦身敢独跻。我病不能从,梦寐常追随。秋风海上来,霜清鲈正肥。行寻越溪鞅,肃此尘外鞿’。”宋代石刻瀛岩和晋代慈尊寺的位置同在白峤港北岸亭头山顶,与越溪巡检司隔港相望,高令名述,字袭明,为北宋绍圣三年(1096)宁海县令,他还为缑城南十里的福兴寺(福泉寺)八景题词,序言称“东沧海,西剡溪。”剡溪即白溪,又称水母溪和南剡溪。瀛岩石刻1960年代仍在,位于天妃宫西,慈尊寺(今安乐寺)南的巨石下,本人曾看到,后拓宽公路岩石被炸时毁。还有缑城小南门称登瀛门,西门霞客古道上暗岩桥称通瀛桥,通瀛、通瀛等地名反映了通向海上仙山的通道特色。
     瀛岩描写蓬莱三岛中一岛被巨鳌移去的典故,与李白和吴筠的诗相相互呼应。李白《送纪秀才游越》诗云:“海水不满眼,观涛难称心。即知蓬莱石,却是巨鳌簪。送尔游华顶,令余发舄吟。仙人居射的,道士住山阴。禹穴寻溪入,云门隔岭深。绿萝秋月夜,相忆在鸣琴。”李白《怀仙歌》又云:“一鹤东飞过沧海,放心散漫知何在?仙人浩歌望我来,应攀玉树长相待。尧舜之事不足惊,自余嚣嚣直可轻。巨鳌莫载三山去,我欲蓬莱顶上行。”吴筠《游仙二十四首》之七云:“碧海广无际,三山高不极。金台罗中天,羽客恣游息。霞液朝可饮,虹芝晚堪食。啸歌自忘心,腾举宁假翼。保寿同三光,安能纪千亿。” 上述诗文皆以蓬莱,方丈,瀛洲三山展开。还有晋代孙绰《游天台山赋》称“涉海则有方丈、蓬莱,登陆则有四明、天台。”对宁海连接海上仙山的地理环境的描述。
      综观上述史料,李白在台岳观沧海时,结识道士吴筠,后由吴筠举荐为待诏翰林。他东涉溟海、挂席历海峤,与吴筠同观沧海的主要地点是在宁海越溪等地。

 

相关链接

李白与吴筠观沧海考

童章回文集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