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资讯

徐霞客研究会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周氏文旅研究会

雁苍山穿越    

霞客旅游网 作者 :杨优芬 2019 年 02 月 02 日

记得第一次去雁苍山,是学校的秋游,孩子们很兴奋,纷纷来告知,雁苍山的天冠峰好高啊,雁苍山上有好多冷气穴,热气穴,冬天冒热气,夏天冒冷气,雁苍山还有瀑布……但是我呢,只知道有雁荡山,雁苍山怎样,竟是一无所知。当年秋游是怎样的情景,记忆已经很模糊了,毕竟二十多年了,那些个十几岁的男生,把我三岁的孩子背上了天冠峰绝顶。那天我根本没有爬山的打算,我在后面一路追赶,唯恐孩子们有什么闪失,却始终没有追上。不过一路上都有半途折回的学生跟我报告,孩子在哪里,谁在抱着,说他们一个个汗流夹背,有的甚至脱了衣服,打着赤膊,十几人轮流传递,或抱或背,走得飞快。

最后,我追到了山顶,那儿有一排巨石耸立,就是天冠峰了,男生女生们排在那里,再也上不去了,我的儿子坐在那里,很安静,十几个孩子在那里等着我,个个热气腾腾,流露出一脸的得意:“老师,我们厉害吧!”“确实厉害啊!”但是如今我却惊奇,那天穿着高跟鞋,自己究竟是怎么爬上雁苍山主峰海拔604米的天冠峰的,又是如何下山的,只依稀记得到山下刘村的大路上,我一屁股坐下去,蹬掉高跟鞋,再也不想动弹。任凭学生怎么忽悠说旁边很近的地方有九龙飞瀑,几步路就到了,瀑布怎么好看,我都不为所动。有雁荡山的大龙湫壮观吗?我的双脚全都是水泡,好疼好疼,我不想再走一步路。此行雁苍山,让我视爬山为畏途,我以为,从此以后,再也不会去爬什么山自讨苦吃了。

人生苦短,一晃十多年过去了,人生很多事,怎么说得准呢,此一时彼一时。有幸参加了周老师的霞客俱乐部,每个周末游走在宁海的千里登山步道上,山,水,树,桥,古村落,甚至于各种节,各处赶热闹,真如闲云野鹤,把诸般烦恼稀释在山野温柔的清风潺潺的流水中。“千里走宁海”下河村至礼村,本来害怕强度太大不参加的,就是因为此行要穿越雁苍山,想要弥补曾经的遗憾。也渐渐明白,人生的机会其实不多,错过了,不知得等多少年。

下河村就是现在的河洪村,为宁波市第一长寿村,刚出发不久,有驴友惊喜地叫,看,瀑布!赶忙拿出相机,说太远了,近些才好。同行驴友说,马拉尿,有什么好看的。其实是他们早就看过了。我就奇怪,学生们说得有声有色的雁苍山九龙飞瀑怎么会有如此粗鄙不雅的名称呢?相传九龙飞瀑住着一条老龙,老龙求名心切,想得到龙王的封赐,一天它化装成凡夫,向地里干活的一位老人道:前面好象是老龙在喷水,老人曰:我看很像白马撒尿。老龙不但没有得到赏识,反而遭受污辱,一气之下往东而去了。于是九龙飞瀑被当地人称为马撒尿。农夫都可以嘲笑求名心切的老龙,可见功名富贵实在如过眼云烟。远远望去,那细细的水流从悬崖峭壁间直泻而下,还真是像极了马屁股,这名字起得逼真,不禁莞尔,这世上竟然还有以尿命名的瀑布,还要附会一个想象丰富的故事理直气壮地作弄那老龙。

开始的行程从容而悠闲,从山间石子路上去,两旁绿意葱茏的浪萁蕨深情款款,想搜寻一些记忆出来,却始终没有熟悉的景物来激活记忆。一路行来,同行驴友指点着,那是天冠峰,为宁波市十大山峰之一,称为最神奇的山峰,说站在阆风台仰望天冠峰,可见五指朝阳石佛群像,传说是如来佛的左掌,指掌间都是佛像,观音在如来佛像的食指中部。传曰:谁见的佛像越多,谁的福份就越大。

阆风台在哪?不在行程之内哦。说其实就是一块大石坪,上面可站百余人,其下空穴,可坐数十人。南宋舒岳祥,人称“阆风先生”,曾长年累月苦读在这石室,阆风台因之得名,他说“此山吾旧隐, 石洞锁嶙峋”。我所知道的宁海名人的读书处,诸如叶梦鼎的归云洞和状元峰,归云洞在盖苍山的悬崖峭壁中,常年瀑布喷流,面对三门湾的苍茫瀚海紫气清风,云雾缭绕,恍如仙境一般。叶丞相没有中状元,但他以太学生第一名出仕,相当于状元,以此,叶梦鼎书院所在之山称为状元峰。登上状元峰,白溪自西向东流去,两岸村庄错落有致,甚至能看到城区的繁华景象,令人胸襟开阔。状元峰巅,有三块大黑石,其布局宛如一顶状元帽,世间事,真是无巧不成书,状元峰名副其实。探花郎卢原质是宁海历史上进士考试获得学位最高的一位读书人,他读书的文昌阁“得台岳之灵脉,揽清溪之回澜”,他的表弟方孝孺幼时也曾在桑洲田洋卢文昌阁就读呢。那些著名的读书处,为何不在人境闹市,而偏偏要选在路远偏僻的深山里呢?天下名山僧占多,深山寺庙自有善男信女为了表达心之诚意之坚不怕路远迢迢前来顶礼膜拜,读书人为何要在深山苦读?是登上山之巅悬之崖,“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开阔胸襟,是日日攀爬腾跃,身体强健,举动灵活,还是静心苦读圣贤之书,探求经世济民之理,心怀天下苍生?满眼青山绿水蓝天白云,看叶起舞,听风唱歌,他们的朗朗书声应和着松涛阵阵竹吟细细涧水淙淙,他们必然要走向那个广阔而大有可为的社会之中,让那满腹才华得以绽放。

队伍从吉祥禅寺旁经过。该寺历史悠久,早于国清寺95年,原称雁门庵。“梁之天监二年,有觉圆大师结茅兹山,至宋嘉定间,诺迦尊者化身示现,大建梵刹,神鱼跃出,赐号吉祥。”(《雁苍山志序》)宋宁宗赐额“吉祥”,遂改名“吉祥禅寺”。说是寺内挂着两张神奇的照片,一张为白云伴山峰组成的卧佛;另一张是灵光出现于天冠峰上的七彩光环。那该是多少年一遇的奇观呢?本该进寺拜谒,无奈时间紧迫,只能是目光在殿堂间盘桓一番。 寺旁开阔的空地上有在建的工程,想必是募捐新造佛堂了,来日有机会重来,想必又是一处金碧辉煌的楼阁殿宇。

有来过雁苍山多次的驴友说,吉祥禅寺不远处,有赤城书堂旧址,也是北宋名臣罗适之乡贤祠,故称“罗公庄”。我知道罗适,是在王爱山永乐禅寺那块断裂的石碑上,碑文就出自罗适手笔,罗适(10281101年)被誉为“浙学先河”、“理学之声”,为浙东学派和宋明理学的奠基人之一。赤城书院是天台三宿儒(舒岳祥、胡三省、刘庄孙)的讲学处,学子遍及宁绍台,誉为浙东学府,后人比之为白鹿洞。一路攀爬,收获的是一路的思考,人说,读过的书,走过的路,相遇的人,会住在你的身体里,总在不经意间,向你挥手:“嗨!你还好么?”瞬间击中你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信然。

那一天,由南至北穿越雁苍山,因为大雾,只能与那莲花峰失之交臂。莲花峰,别名鹁鸪尖,海拔763.8米,是宁海北部最高峰。紫溪就发源于莲花峰南麓,因溪水清澈,水石相映呈紫色,故名紫溪。走在长长的似乎没有尽头的白竹岗,雾海茫茫,看不到同行者的人影,但我知道,他们就在前方不远处,古木森森,参天耸立。到了白竹岗,以为到终点了,哪知前往礼村的路还要比白竹岗更漫长。到了阆风庵,那是礼村刘倓——刘阆风的读书处阆风吟室所在地,其实我们不仅穿越了雁苍山,还走出了香岩山。那天攀爬山路崎岖,时间长达六七个小时,还真是发扬了徐霞客精神,苦中有乐,乐在其中。

有一个雨后初晴的早晨,突然想外出走走,去哪呢,雁苍山吧。走过泥泞的路,传来震耳欲聋的轰水声,但见那瀑布气势非凡的从高高的悬崖上冲击而下,又如千百蛟龙在回旋升腾,直捣潭中,喷溅起的飞沫如烟如雾,每个水珠都反射着阳光,弥漫着彩色的光芒,好一挂雄壮秀美的雁苍飞瀑。有个年轻女子独自在那激流中变换着角度自拍,在那幽静的山谷中,在那喧响奔腾的瀑布下,真乃性情中人。我却不敢脱掉鞋子下水,站在岸边,雨后阳光刺眼,拍出来的照片,人像是黑色虚化的,很是遗憾。

 如今随徐霞客研究会走进梅林,来到九龙飞瀑,穿过雁苍山牌门,垂柳轻拂着凤栖桥,漫步在洁净的卵石路上,来到观景台,以九龙飞瀑为背景,各种摆拍,俨然是一处观瀑胜景,那俗不可耐的马拉*恐怕是真的太俗了吧。

周末,去雁苍山走走,听雁苍山讲故事,方孝孺赞誉雁苍山“连天台之丽,接蓬莱之灵”,值得期待。

 (作者系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会员)

 

相关链接

雁苍山穿越 

杨优芬文集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