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资讯

徐霞客研究会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周氏文旅研究会

二走长寿村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赵邦振  2019 年 01 月 30 日

 

宁海梅林的长寿村,我对它早就如雷贯耳,一直念想着去走一走。然则俗务累身,一拖再拖。机遇终于来了,重阳过后与接近冬至之时,我有幸分别参加了学校退休教师和县徐学会的活动,先后二次走进了长寿村,感悟到了“长寿”两字的真谛。

长寿村位于梅林镇的西部、凫溪的北岸,村后的佛手山犹如慈母的双手将长寿村这个婴儿柔柔地捧在手中。长寿村处在凫溪的一处河湾,原名叫做下河村,现如今已同相邻的小村洪家塔合拼而改名为河洪村了。由于当时村里出了个一百十多岁的老太太,还有四十位八、九十以上高龄的老爷老奶,一下子引发了当地及各级政府部门的极大关注,再加上民俗专家和爱好者们的推波助澜,村子很快就出大名了。后经有关部门的调查核实,认定该村居民的平均寿命为宁波市之首,于是“长寿村”的称誉便赫然诞生了。从此,河洪村就被“长寿村”的美称所代替。

有人说,长寿村的居民之所以长寿,是因为这里的风水好。这话其实也暗合了长寿村的本土文化。长寿村就处在凫溪北岸的一个河湾上,每当发大水,几个邻村往往遭受涝灾,而下河却安然无恙,并且当大水退后,村前的河岸边就会“长”出土地,整个下河村就在一代又一代人的见证下不断地“长大”了。因此,充满吉祥的村俗文化就衍生了,说凫溪发大水能冲走邻村的庄稼和土地,下河却反而趁着大水“长”出土地,那是因为佛手山的佛力无边,佛掌将大水拦挡住护卫着村子,又把趁着洪水流失的泥沙捋积到下河村,于是它渐渐地越“长”越大了。并且,这佛掌更保佑着下河人平安长寿。

“这真的是块风水宝地。”风水先生看到这里的形势肯定会这么说。

但是,地理学告诉我们,下河村“长”土地是自然法则。

请看这里的环境状貌:凫溪水从西北冲到下河,经南岸一撞,夹带着泥沙折向东南方向流去,从河湾上啮下的泥沙泛向北侧,形成了滩涂,因此说一湾形成一滩是最常见的河道现象,下河村恰巧处在这“滩”上,村土自然会“长”了。 至于佛掌护卫着下河人健康长寿之说,我在下文再作分解。

宣传者说:走进长寿村,平添三岁寿;接近河洪人,长命百岁旬。不错,这话确实具有强大的诱惑力。今日走进长寿村的人们,无外乎观光和取经为要义。不愁生活的年代,人们最讲究的就是养生和长寿,看看史上的那些皇帝,自秦皇始,大都追求着长生不老,这就是有钱人的终极目标。从这个角度出发,梅林街道打造"长寿村"这块牌子,真正搭准了时代及世人的脉搏,是值得下一番苦功的。

二次走进“长寿村”,经过走访,我对其长寿的秘诀似乎有点隐约的发现:靠的不是佛掌的庇佑,而是自我。

窃以为,河洪人的长寿之道,贵在如下:

一贵心态平和。陶渊明说过:“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如果满脑子想着“车马喧”的生活,而不“心远”,追逐灯红酒绿,不把你烦死,也把你喝死,还能长寿吗?

 二贵心情愉悦。长寿村的人个个都是脸漾笑意、心平气和的,真有点"黄发垂髫,并有怡然自乐之古风,如果你到村上问个路、讨个信,保证会让你满意得浑身舒畅。这次,我们几个“徐学”同仁走村釆风,在一个院子里看到一对老夫妻在做红幡,他们见到我们后十分热情、笑意洋溢。我们有同伴为他们拍照,老人家开心得像孩子一样,最后竟乐哈哈地要求让她看看相机里的照片,真是童真得可爱。

三贵淡泊热心。走进长寿村,就会让人马上联想到《桃花源记》中的祥和气氛,在这里可以找回逝去已久的人情美、找到人间的真性情。当你走进“长寿居”的时候,这里的主人、已年届九秩的抗战老兵,以他的长寿母亲为傲,更以一颗善良纯正的心把一绺又一绺的红线挂向每一位游人的脖颈,并低声地祝愿大家健康长寿。他的热心好客、真诚厚意的行为让无数游客肃之敬之。

在瞻仰“二十四孝院”的时候,我又有了新的感觉。板壁上的古老彩绘由于时代的久远早已剥落无存,但其精神却永远存储在长寿村人的心中。在这里,我参观了一户人家房间,里面古物杂然相存,几乎塞满了角角落落,每一件都是真品、精品,一瞧就让人感觉到堆的是一屋的财富。我同男主人谈起,这么珍贵的东西为什么不把它利用起来?他莞尔一笑“我知道它们都是宝贝,在周围邻近村庄老屋翻建的时候我把它们一件一件地去买过来。我现在把它们藏在这里,目的是为了将来能把它们传给后代子孙。这么好的东西后世想用手工再也做不出来了,因此我不想把它们变卖换钱。再说,变卖祖宗的遗物也有点罪过,对不起祖宗。再加上,我现在的日子也能过得去,何必去打老祖宗留下来的这些宝贝的主意?”多么朴实的话语,真的是心如止水,这种不愿亵渎古物的心愿岂不是最大的孝心吗?让拜金盛行的世风情何以堪!

四贵勤劳俭朴。长寿村的老老少少都热爱劳动,吃的大都是自家种的粮和菜。他们懂得勤劳过日的道理,这里的山边田角都不闲着,萝卜昂起白胖的身躯、芹菜飘出清浓的香味……全村人都像村里文化礼堂旁的五棵老树一样,苍劲有力地生活着,就连从山东嫁过来的媳妇儿也受到长寿村人勤劳民风的深深薰染,动起脑筋在村口开了一爿长寿店,里面的商品都是自制的,什么长寿面、黄精膏、炒粉糕……它们都土得掉渣、俗得可亲,只要尝一口,就会让人立即找回儿时的记忆。

五贵素食杂粮。长寿村人绝不崇尚大鱼大肉,他们嗜好的就是素食杂粮。走进长寿村,你就会发现,这里的屋旁路边到处勃发着各种作物。看到这些情景,我们就会想起孟浩然的“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的田园风光,就会思考:鲜嫩的蔬菜佐配新鲜的米饭与杂粮,吃起来能不清香吗、能不健康吗?为了长寿,长寿村人对“吃”是很讲究的,我曾看到过一对中年夫妻在家里制作长寿食品——松毛粉。我向他们询问制作方法的时候,他们细心慢语,非常耐心地把制作的材料要求、方法、过程等一一向我作了介绍,我当时就被深深地感动了。

写到这里,我突然有了一个新想法,为了迎合当代人养生长寿的欲望,长寿村的人是否可以有一个更加深入的构思:创建一系列的长寿食品基地,比如长寿水果基地、长寿蔬菜基地……把长寿文化与商品经济更加紧密地拧合起来?如今的河洪村已蜕变为长寿村了,我们应该做足河洪村好风水的“风水”文章。

二次走进长寿村,我对它已有了深刻的记忆,今后有空我还会不断地走下去。我认为当代人最津津乐道的话题之一是养生长寿,长寿村的主题正好一矢中的,抓住了这个话题的精髓。这么精准的主题,我们千万不可掉以轻心哟。

 

(作者系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理事、学术委员)

相关链接

二走长寿村   

 zbz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