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资讯

徐霞客研究会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周氏文旅研究会

塔珠岭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19 年 01 月 30 日

随着徐霞客研究会走进各乡镇活动的持续开展,我终于把霞客在宁海可能走到过的路线,几乎走了个遍,有些还不止一次,尤其是主要的几个山岭。

徐霞客从家乡江阴两次到天台山、雁荡山等地出游考察,都先到宁海,都经过台岳东门之山——王爱山进入。游记“出西门”与经“松门岭”到“筋竹岭”两段文字对宁海的描写,可谓精妙绝伦:“自宁海出西门”,“人意山光,俱有喜态”,登松门岭到筋竹岭,“泉声山色”,“翠丛中山鹃映发”,“山顶随处种麦”。数百年的宁海景致,谁能帮我们这样清楚美妙地记得?现存霞客游记里没有提到江阴到奉化的路程,而从奉化到宁海究竟是怎么走的,也没有详细描述。但在天台山记游文字里,却有回顾性的叙述:“自奉化来,虽越岭数重,皆循山麓……”“越岭数重”,霞客到底翻越过哪几座山岭到宁海县城?在走进西店镇活动中,我们相对有了比较清晰的认识,并且至少提出了三条霞客可能行走并翻越过山岭的路线。一是自奉化越畈坑、岭徐、夏樟、大蔡、梁坑、长洋,往深甽越郭峤岭,经凤潭、往方前,越堤树岭,向南往冠庄而入望阙门(小北门);一是自奉化县境翻栅墟岭至西店,过朱行桥至集义堡往凫溪,跨凫溪延庆桥,翻越杨梅岭(塔珠岭)至梅林,过桐山桥、杏如田(行慈殿),往大桥庵至北拱辰门(大北门);三是自奉化县城到奉化的西溪村、下畈村、金地寺村、燕窠村、葛岙村、水锁头村、排溪村、龚源村,翻越铜(童)公岭(海拔高度约160米,越岭即入宁海地界),经后溪村、香山村、横路葛村、桥棚村、前金村、蔡家村、集义堡村(大路村)、江瑶村、凫溪村,过凫溪,越塔珠岭,经堤树岭、冠庄村、上下金、上下桥村、斗门张村,到宁海城北门。第一条路线进入山区并穿越行走在深山之间,是“穿山越岭”,与“皆循山麓”描述不甚相符。我比较倾向于后两条,就像我倾向于徐霞客首次松门岭之行是经西山下到上屋基这条十八曲(拐)线路一样。后两条霞客可能行走的线路都相会于塔珠岭,霞客到宁海县城都要经过塔珠岭(杨梅岭)。

徐霞客两次到宁海,从游记记录看,都是骑马的。第一次癸丑(1613)年三月三十日,从“马首西向台山,天色渐霁。又十里,抵松门岭,山峻路滑,舍骑步行”可知。第二次“壬申(1632)三月十四日,自宁海发骑”可以明白;后面还有提到“(天封)寺在华顶峰下,为天台幽绝处。却骑下马,同僧无馀上华顶寺。”骑马出行,一般认为,如果没有特别的景致或考察目标,徐霞客走的一般会是官道。这次考察,我就是想走走这条官道,感受或者说印证下经塔珠岭的官道到底是怎样的。走过,感受过,我对古时翻越山岭的“官道”有了更真切的感受了。经塔珠岭的官道与《宁海交通志》所载一致:“宋初,境内驿道两条。嘉定间,县令于驿道立2门”。除西出望台门通台、闽外,北出一条是“出朝京门,过桐山桥,越塔珠岭,经西店,越栅墟岭,连奉化驿道,达甬、杭、京。”如果走官道,徐霞客确实是“越”过塔珠岭的。塔珠岭,路宽阔约近二米,除可走马,还可行马车。考察过程中,就有人提到过这个问题,说明我们都想到了官道走马车这个事情。在探察过程中,我还特意伸开双臂走,从岭脚到岭顶,按卵石路面宽度与周边环境,基本都可以一直这样行走过去。只是现在少有人走,路两边荒草疯长,会有所阻挡。从留存的卵石铺筑的路面看,卵石大小都较为规整一致,也不像是随随便便的“工程”。据地名志,塔珠岭上曾有镇关庵与五楹的路亭,也是官道的模样。只是我在寻找路亭的可能地址时,没有能找到碎砖、碎瓦、碎瓷片。官道一般也要修在人烟阜盛之处,即便是山岭,岭两侧也要有相应的村落居民或繁华集镇。塔珠岭符合这样的条件吗?我回来进行了一番考察。

《宁海县地名志》“塔珠岭”条是这样记载的:“旧志作塔锥岭。在县城北面12公里梅林镇北部边境。岭长0.6公里,南北走向。海拔111.8米。岭南为江厂陈,北为上、下陈家。经杨梅岭之奉海公路(今甬临线)未建前,该岭为宁波至台州要道。原有镇关庵及路亭五楹,今并圮。”翻阅地名志,提到“要道”,尤其是两州府之道的道路,基本为官道。据地名志记载,梅林历为商贾集散地,古时多梅林,宋舒岳祥《七星塘记》称梅林“有梅有竹”。又据邻近各村宗谱记载,南北朝时即有“梅林”村名。“梅林”历史久远。境内钻山南麓法昌寺,原为建于唐代的灵山禅院。花园村据梅林赤山村《李氏宗谱·花园记》,李泳(848-916)于唐僖宗(874-888)自杭之桥陵迁此,与西店镇樟树、洪家等建村时间相差不远。上陈家村,据《浮溪陈氏谱序》,陈姓由江州德安县于元代迁凫溪而分迁各地。下陈村也为元代陈善儿子伯章分迁而居成村。考塔珠岭两侧及周边村落,除前面提到的建于元或元代以前的,周边还有上下陈村东面的皂浦,据《蒋氏宗谱》记载,蒋姓于宋咸淳元年(1265)由天台迁此,因“面山背海,环植竹木,凿池养鱼,遂筑于此”。梅林陈村据谱记载,约于五代后梁、后唐之际(920年前后)迁入。石埠头、大路周、塔山头等村也在明初或明中期就成村。官道通过这一片“居民区”,也在情理之中。奉化县城——西店——梅林——宁海县城,两县城之间,有重要的商贸乡镇,经近便的塔珠岭连接,也是自然合理之事。崔溥《漂海录》也可从旁说明塔珠岭是梅林与西店驿道之间的重要山岭。“三月二十六日……之白峤驿,桐山铺、梅林铺、缸窖铺、海口铺。三月二十七日,是日大风大雨,溪涧水涨,不得已留于西店驿。三月二十八日,是日大雨……过栅墟岭、拆开岭,山隍铺,又过大岭、方门铺至双溪铺。铺北有双溪,溪水涨溢,人皆以衣而涉。往尚田铺止宿奉化之连山驿。”古时通省城、京城主要驿道,五里设亭,十里有铺,是基本情况。梅林铺与缸窑铺之间的塔珠岭有镇关庵与五楹路亭,可以大致说明其为驿道必经之山岭(《宁海交通志》好象没有提到近旁有其他相关驿道通路)。

走在塔珠岭上,我想到我正走在徐霞客可能走过的官道上,心里有了一份欣喜,似乎与霞客有了更深一层的交流。这次考察,我们又发现了一座清代立碑的唐代古墓,在塔珠岭南侧道路旁。只是,我不知道,现在,这能给我们提供什么证据,或者说明些什么。走在塔珠岭古道上,我还想,徐霞客当时对此记上一笔该多好。如果他像他以后考察时那样细致准确地记录,我们现在就不用这样一次次“走进”而费尽猜疑了。或许霞客是记录了的,只是散失了。这样的历史,谁能说得清、说得准呢?

(作者系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常务理事、学术主任委员)

 

相关链接

塔珠岭 

远处的青山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