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资讯

徐霞客研究会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周氏文旅研究会

巾山纪游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18 年 12 月 06 日

巾山,巾子山,海拔不高,风景不错。山有传说,还带点神秘。相传很早以前,有一个叫皇华真人的道士,他广纳三台灵气,息怀双峰凌闲云,潜心修炼。但有一日头巾随风而堕,飘然而下,江畔就忽然立起一座挺拔的小山,这就是现今的“巾子山”。

我们从山麓龙兴寺出来,左转,沿城墙边的台阶直上,右转,就见到左侧崖壁旁立在龙凤碑座上的“巾山天宁寺修建道路乐助名单”碑。看碑知道眼前见到的寺院为天宁寺。循左侧台阶上去,双狮雄踞,眼前是一座寺塔,与龙兴寺内的千佛塔比,显得玲珑,塔处巾山西麓南山殿前,因称南山殿塔,简称南塔。塔始建于明万历四十六年(1618),为砖石结构,五级六面,形制、大小与各地文峰塔相似。塔后即为沿坡建筑的天宁寺正门。我没有沿这条道往上走向天宁寺,而是选择了沿寺外侧的山道走,因为那边古木参天,有石板古道,有种古韵吸引着我。果然,一侧石墙,偶见红藤叶趴在石缝间,绿草叶招摇晃着眼;一侧古木竹林,色彩丰富,树姿树形,让人联想翩翩。走不多远,沿台阶一上,左侧就忽现新景:一开阔台地,三尊石雕立像呈现于眼前。一为王士性,我有所知,因我曾教中学地理多年,知道王是古代著名的人文地理学家,他的一生,游迹几遍全国,凡所到之处,一岩、一洞、一草,一木,都会悉心考证;同时,他还广事搜访地方风物,详加记载,留有《广志绎》《五岳游草》《广游志》等著作。另二位,是我们此次临海行的重点关注人物:徐霞客与陈函辉。徐陈“烧灯夜话”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据中国徐霞客研究会常务理事麻绍勤先生研究,此次徐陈夜话,促进了徐霞客造绝雁荡山、决策万里西征,意义不凡。“烧灯夜话”之后,徐陈两人友谊日深,霞客西征归来,陈函辉为徐霞客撰写了《墓志铭》,这也是历史上少有的死者活着看过自己《墓志铭》的重要事件。陈函辉为徐霞客所写《墓志铭》具有的历史研究价值,也就特别值得我们去珍视。而陈函辉也因了徐霞客更引起我的关注,我曾读到过明代张岱关于陈函辉的文字。张岱记载:“(函辉)父三槐,梦杨椒山过访,举函辉。迨长,拆以为字(函辉原名炜,字木叔)。三槐以壬午乙榜,授广州同知。函辉随父任。甫十龄,为番禺令穆天颜所知。曰:宁在来人,他日国家多事,时思吾言,幸努力。解作《荔枝赋》及《仁物论》,一时以为异人。及三槐量移南康郡丞,方坐引茗,呼函辉语之‘持世无如忠孝,传世惟有文章’勉之,释瓯而逝。函辉因信禅,果终身不忘此语。母课严,读书山寺,三年不归。丁卯乡荐,居小寒山,自号小寒山子。”这是出自张岱《石匮书后集》卷四十五中的一段文字,可见陈函辉的聪颖勤奋与对修身、学问文章的重视。也因此,我知悉巾山称小寒山,小寒山子即为陈函辉。

再沿石板道前行,见前面黄墙延绵,是为中斗宫。中斗宫大门朝东,建筑精致,门侧彩绘神威,门联为:“一宫三世界,三教一乾坤。”登上台阶,门内首见圣旨碑,为明嘉靖年间御碑,嘉奖忠勇,“歆于旌宠承慰忠魂”。碑有石亭保护。左侧为三层状元楼,朝西。右侧为佛殿,朝东。佛殿正门上挂匾额,匾额周边金龙缠绕,中书金字“法界蒙熏”。联语黑底金字:“望灵江浩荡金流开阔胸怀迎光明世界,来斗阁虔诚礼拜点通佛性悟智慧人生”。再往右,为五开间两层楼,上层挂“文昌阁”匾,下层正中挂“仓圣”匾。我感觉此处很有文化韵致。细看细读联语,我盘桓久之。台基栏杆柱联“灵江潜龙,括苍起凤”,让我联想到悠悠灵江与茫茫括苍山,想起台州悠久历史文化。台基下面各立石板,每块石板除台阶两侧一块分别刻古诗句:“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其他刻画诸如“手不释卷”“凿壁偷光”“牛角挂书”“闻鸡起舞”“悬梁刺股”“鲤鱼跳龙门”“更上一层楼”等勤学故事。狮头栏柱联语下面石柱刻有对子:“读书众壑归苍海,下笔微云起泰山。”我细读多遍,回味多时。两边石柱还有联语:“窗临水曲琴书润,人读花间字句香。”我感觉非常富有诗意。一楼两侧粉墙上嵌黑色大理石,刻联语:“借林泉得一水钟灵双峰流秀学海云舟终不浪;报家国愿龙门跨槛虎榜题名鹏程鸿业更辉煌。”殿内三尊彩色塑像,正中为仓颉坐像。匾额高悬,上书“功盖华夏”。联语为:“仓颉制鸟虫书先祖千秋标史册,文昌开龙虎榜后贤百业建勋功。”中间方石柱挂木制柱对:“创文字而易结绳泽被士庶,启愚蒙以开教化光射斗牛。”

再往右走,是崖壁,上刻“承露”两个篆体大红字,旁边有红色小字说明,说是唐朝任翻有《宿巾子山禅寺》诗句“鹤翻松露滴衣裳”,取其意,刻字云云。我特意查阅,读到任翻的诗。全诗如下:“绝顶新秋生夜凉,鹤翻松露滴衣裳。前峰月照一江水,僧在翠微开竹房。”觉得诗抓景极好,描写精心,很合此地景物特点。妙哉,任翻。更妙而创新意哉,承露!出门见文曲桥,左转下台阶,见路边有石碑,刻“临海城关群众修建中天斗路石碑”。再行,见“杨节愍公祠简介”碑。抬头望,陡立台阶上有三开间杨节愍公祠。木门双扇紧闭,我没有上去。再往北走,是三元宫。三元宫也建在山坡上,因山势,宫门朝东,而天井门,开在北面。建筑看来有点逼仄。走进天井,三开间只有中门。登台阶,走进大门,正中为卧佛殿,左侧为藏经庵,右侧为三官殿,都为墙隔开,只有一小门相通。卧佛殿柱联:“通玄峰顶不是人间,心外无法满目青山。”殿内杂乱,工人正在整修。我走出三元宫,见快走的同事从前面山道返回,我觉得今天看到了我最想看的东西,我也就没再往前走。折回路上,细看了杨节愍公祠碑碑文。知道杨节愍公是明末抗清英雄,“节愍”为清乾隆皇帝哀怜而为其追封的谥号。杨节愍公,原名杨时熙,临海人。明崇祯十七年甲申(1644年),转两淮盐运司同知,因史可法看重其才干,提升为运使(水陆运使、转运使、盐运使等的简称)。清顺治二年乙酉(1645年)四月二十四日丁酉,清兵攻克扬州,杨时熙随史可法抗清,坚守城池,同史可法在扬州梅山殉国。因后来上来的同事还在各处观看,我就坐等查阅资料,得知杨节愍公祠半缺残余楹联被人补全的故事。故事说,杨节愍公祠内飨堂原有木板楹联,因在文革期间,被人锯掉而失却上联,成了“残联”,后重修祠堂,另请人补拟联句。2005年项士元纂《巾子山志》出版,人们从中找到了章襄拟写的原联,得以原配绝对。此“珠联璧合”故事,成一时佳话。我把那两联语录此:“有子同殉社稷,是关西一脉,青史常昭,遗像寄扬州,遮莫景贤为董相;旅魂仍到家山,看江上双峰,翠微依旧,前村共明月,重来绝顶访任翻。”“世系改东山,子孝父忠,显有明十七朝养士之报;崇祠邻北固,风来月到,比扬州廿四桥好景何如。”从联语中得知再往北走去,那边为巾山的北固山部分。也从故事中知道杨节愍公祠与中斗宫所在处为史籍上所载“不浪舟”所在。

走回到三人塑像前,台州市文化研究中心周琦主任正等着,他见我回来,告诉我,这里的文昌殿里有大悲楼,大悲楼处就是徐陈“烧灯夜话”的原址。他让我进去看看,还一定要让我在塑像前拍张照。可见他对徐霞客与陈函辉的深情。我从大悲楼处顺道,经南塔,走出天宁寺,回到龙兴寺,回望我游了一半的巾山,心里想,巾山何不称书山呢?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有这三位贤者在此,巾山称书山又有何不可呢?巾山,巾子山,小寒山,我这半游,给其加个名:书山。游巾山另一半,我是不是也会有着别样的想法,又去命名一个呢?比如,香山什么的?说真的,我自己也不知道。你说,我这行为是不是有那么点唐突?就像我写巾山,却不告知巾山在浙江临海,巾山是座城抱山,山临江,拥有四座古塔的山。

是为我的巾山纪游。

(作者系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常务理事、学术主任委员)

 

相关链接

远处的青山

巾山纪游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