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资讯

徐霞客研究会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周氏文旅研究会

柿在西坡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赵邦振  2018 年 12 月 06 日

 

    

又到周六,同事杨老师邀约我们到竹林的妙山村去摘柿子。她说她的同学种了不少柿子树,现在柿子正红着呢,我们欣然受邀。

提到柿子,读书人的习惯,立即让我从记忆的库存里检索了几条有关描写柿子的诗句:

     墙头累累柿子黄,人家秋获争登场。

                                            ——宋-陆游

     沙田似雪耘枯冢,柿子如丹缀土城。

                                             ——明-袁宏道

   此行却在樊川尾,稻熟鱼肥柿子黄。

                                             ——宋-张舜民

看来,柿子成熟的季节,应该是在秋天。现在是初冬了,这柿子肯定是熟过了头。杨老师本来是早就相约的,但大家都有公务在身,由不得自己随意安排时间,只得一拖再拖了。

车子很快就到了妙山村口,杨老师说,她同学的柿子林就在村东的那个西山坡,在公路上一眼就可以望见。车停在了公路旁,我们朝着东山望去,那西山坡上确有一片人工培植的树林,莽莽榛榛地斜漫在山坡上,是什么树,由于远,看不大清楚。

我们顺着蜿蜒的山路,向这片树林进发,渐渐,走近了,终于看清高耸的柿树梢头缀满了灯笼般的柿子。我们欢呼雀跃,长到这么一把岁数了,还没见过柿林的热闹,童年的骚动一下子回归了。转而,我们又愁开了,这么高的树,叫我们去摘,这不是在为难我们吗?更何况我们又不是猴耍的少年时代,看来今天的柿子要能摘下几个来,也能算是我们这群人中的龙凤了。

正当我们面露难色的时侯,一个手拿长竹杆的中年男子出现在柿林中,他扬着这根竹杆往树梢上使劲地敲打、挠划着柿子。熟识情况的娄老师对我们说:"他叫郑方杰,这柿林就是他的,他这是在打柿子。″

我们终于到了柿林,郑方杰正打得起劲。我观察他,方正的脸庞,张着海口冲着我们笑:"你们来了,快把地上的柿子拣起来吧。″这个2000年时宁海县的"十佳青年″被岁月磨砺得茁壮有力,透露着质朴刚强。

我有点好奇:"不是说摘柿子吗,为什么变成打柿子了?″

他笑着回答:"柿子就是打的,这么高的树,哪能摘?"我有点赧然脸红,暗叹自己农事知识的贫乏。

他边说,边用顶端装着铁钩的长竹杆不停地在树梢间滑动,额角上汗涔涔的,看来这活儿倒有点累人。郑方杰是个肯动脑子的人,年轻时曾有过各种各样的追求,最后还是选择在自己的家乡这块热土上来施展拳脚。他经济上多种经营,种植柿树是其中的一种,听人介绍,他创新制作的柿子吃法,曾获得过市农技推广奖,并获伍万元的奖金。

他的竹杆所到之处,那鹅蛋般大小的柿子便噼哩啪啦地掉了下来,我们紧赶着在地上拣。

拣着拣着,我发现,那些熟透的柿子都砸糊了,而那些将熟的硬的柿子却基本上完好无损。郑方杰说:"摔糊的就不要了,把硬的好的拣走。"

我们就按照他的话去拣。拣着拣着,我又发现,有些硬的柿子,由于掉落的地方比较坚硬,或是石块、或是坚土疙瘩、或是干枯树桩,结果也有被砸碎的、砸烂的。

看到这些情景,我心里突有所感:这硬嫩的柿子,尽管给以打击,但只要找到合适的落脚点或位置,是不易受损的;而软老的柿子就不同了,哪怕给其最可意的落脚点,也是难圆其命的。由此,我又深入地想下去,这硬嫩的柿子,不正像年少之士吗?只要选准立足点,哪怕遇到最大的困难、甚或厄运,直起腰板挺一挺,那些难关就能闯过去;如果选不好立足点,那悲剧就会随之而来了,正如有些硬嫩的柿子被坚物尅破一样。至于软老的柿子,自然就象征着年长老者了,他们是经不起折腾的,最好的立足点与他们都可能会擦肩而过,他们要的就是静养。

立足点是人与万物都须拿捏的要着,来不得半点的疏忽,就像这片西坡的柿林,选择这么个向阳舒适的地方,挂出的果子又大又多,听说还特甜呢。

阳光已铺满了西坡,树上的柿子被照得更加艳丽。郑方杰打得更起劲了,穿着胶鞋的双脚稳稳地踩在平地上,与西坡上的柿树,还有其他植物,组成了一幅妙不可言的画卷。他以中年人的旺力,细心地描绘着新的画卷,2018年,他筹划组建宁海县小吃协会,谋虑着把宁海的小吃推向广阔的天地。我期待,某一天,能为他写一篇有关宁海小吃的文章。

柿在西坡,你好一个选择。


 

 

相关链接

 zbz

柿在西坡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