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资讯

徐霞客研究会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周氏文旅研究会

下洋涂的风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赵邦振  2018 年 11 月 25 日

 

     孟冬的一天下午,暖阳散发着诱人的光,一扫几天来的阴晦。我们一行同仁二十几个人,趁着这好天气,走了下洋涂。下洋涂处在三门湾的北畔、宁海的东部,属长街镇管辖。
     汽车顺着海堤脚下的简易公路慢行,初起的朔风擦着车窗呼呼地响,狂掠得人们不敢打开车窗看外面的风景。透过车窗望出去,大片大片的芦苇在风的强拂下漾动着青白色的浪花。公路近旁的橘园还是那么青黛,只不过这累累的橘子已被风吹黄了、吹红了,个个绽着笑脸争着从叶子里探出头来,与过客逗乐着。还有那些过了秋的菜园,白萝卜高高地顶起了绿缨、花菜儿鼓鼓地结起了玉球……在朔风中,一切都显得那么安详,它们为秋奉献了果实,又在为冬增添着情趣。
    坐在行进中的车里是看不清晰外景的,我只感到下洋涂的开阔与奔放,一切都在朔风的猎猎下挣扎出朴素的本质,显露着原始的野性。
    突然,在路的两旁,出现了两条细长的与众不同的色彩:黄灿灿的。驶近了一瞧,那是加拿大一枝黄花组成的彩带,凌砺狂躁地,将邻近的芦苇等一应植物逼杀得局局促促。初及此景,我暗叹这一枝黄花力量的震撼与强大。但是,静下心来细细一想,一股苦涩便悄然升上心头:加拿大一枝黄花是外来物种,由于有闲阶层的疏忽,本来静处于闲庭中的它却跑到野地上来肆虐,以自己的顽劣个性来猎杀中国的本地物种,大有宣宾夺主之势。我倏然又想得更远:这外来物种的入侵,可否比之于外来文化的入侵?如果可比,那涌动的暗流是何等地凶险:"台独"、"港独"、"藏独"……无不是外族文化对本族文化的无情猎杀,其凶残程度不亚于动枪动炮,其造成的恶果或甚于枪炮之杀!人们是否看到,国内的那些愚蠢的"精日"分子,由于其骨子里接受了外族文化,竟然堕落到了数典忘宗的可怕地步。
    然而,下洋涂上,我们的芦苇,还有其他植物,面对这外物的凶狠入侵毫不退缩,他们株株叶叶紧密团结,在风的鼓吹下,掀动出青白色的波浪,怒卷着这两条黄色彩带。
    汽车到了目的地,我们停了车,爬上了海堤,走上了简单的码头。
    这里是宁海湾一隅,更应该说是三门湾之北畔。听人介绍,向南就是三门湾中心,小山的那一边飞机场正在兴建。
     站在码头上,我更感到了风的强劲,它使劲地吹得我们扣紧了衣领、裹紧了胸腹。
   我努力地向海上望去,浅涂上的芦苇照样是一大片一大片的,在风的吹拂下掀着青白色的波浪,几叶小船横泊在它们的边沿,显得那么悠闲自得。看到这番景象,我无谓地想起了《诗经》中《蒹葭》一诗,难道小伙子苦苦追求的那个"伊人"就藏在这里?
   好呀,这海角,是一个多么充满诗意的地方。那里有两个中年妇女,微腴的身躯、白皙的肌肤,一切都是恰到好处,她们静静地在哪里钓海蟹。我们走过去看,装兜里已放了不少钓上来的蟹,个体虽然大小不一,但都相当地膏腴。我们有同伴介绍说,现在的季节,正值菊黄蟹肥。难得这两位女士有如此雅兴,也真会赶时间。
    下洋涂的风,仍然在劲吹。它吹皱了海面、吹翻了芦苇、吹斜了钓杆,也吹得一枝黄花在芦苇丛中不停地摇曳。我想,一枝黄花,你尽管顽强而凶狠、气势汹汹,但你最终定会消融在芦苇等本土植物之中的,只会增添这里的多样性,让这里的色彩更加缤纷。当年的佛教不也是如此吗?以排山倒海之势席卷中华大地,结果被中华文化用"半两拨千斤"之技所化解,乖乖地兑变为中华文化之一源吗?
   下洋涂的风,你吹吧,使劲地吹,吹出一个色彩斑斓的、富有诗意的、全新的下洋涂!
 

 

相关链接

 zbz

下洋涂的风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