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资讯

徐霞客研究会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周氏文旅研究会

起步上里坑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18 年 10 月 05 日

国庆长假第三天,我们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一行三十余人,起步上里坑,直向天台天封寺,再探霞客行走天封华顶路。

天高云淡,山清气朗,稻田金黄,红蓼红花,点点成片,爽心快意。蕃薯油亮绿叶匍匐山田,想象土里生命力量积蓄,精神倍增。山道旁红果山楂时现,摘一二颗品咂清香,摘抛几颗橡子逗趣,回味纯真童年快乐。见一棵野柿子树长着柿子,欢呼雀跃,希望攀摘。一群人行走在古道上,边走边说,无心无肺,笑声朗朗。一道生动秋日山野风景。

西攀牛栏冈,横穿杂树频拦平冈山道,我们沿公路走向天台黄龙水库。路边梯田上水稻正在收割。村民劳作秋天田野,也成我们眼中美丽风景。过一桥,见水库南侧金顺村樱桃基地,想八辽村未搬迁时,就该在此地附近。徐霞客两进天台,过天封寺,八辽村为必经之地。霞客首次行进,时遇大雨,在弥陀庵饭后,“雨始止。遂越潦攀岭,溪石渐幽。二十里,暮抵天封寺”,我曾想象,八辽定是这二十里的中点。经询问村民,宁海、天台周边村民都确认,天封寺到八辽都是十里路。徐霞客再入天台,游记里说,过弥陀庵后,“下一岭,丛山杳冥中,得村家,……又十余里,逾岭而入天封寺”,那“村家”当介于弥陀庵与八辽之间,从弥陀庵到该“村家”约有五六里路程。据记载,上里坑村约建于明初,李姓始祖是从“城北花园”迁此安居成村的。考周边村落,上里坑村与霞客游记所记较为吻合,是“村家”的可能性最大。上次到八辽,我们曾翻越山岭古道走向毛竹篷村。此次,我们只沿水库边公路行走。

黄龙水库碧玉般,映着蓝天,镶嵌在多彩群山中。公路沿水库一弯一湾,美景构图不断变换。美景切换着,阳光也一隐一现,调配着景致的颜色与温度,细致而体贴。秋色真好,秋天最好,是我此时心中最美赞词,那种“便引诗情到碧霄”的诗情,让我时不时抬头望向蓝天,欣赏变幻的白云。白云落到山中,落到碧玉般的水面,落到我们眼前,那又会是怎样的美妙景致呢?路边的竹子、松树,不时映现的花草,像红蓼,紫珠,毛草花,还有蜻蜓、蝴蝶飞绕,路边螳螂蚂蚱飞跳。霞客两次行走,都是骑马的,首次“马首西向台山”可知;第二次“自宁海发骑”,到天封寺后,“却骑,同僧无馀上华顶寺”,我们确切知道。现在,我们步霞客之行,用脚步快乐丈量,也丈量快乐。过楼下王村,路边梯田上的丰富色彩动人心绪,说不出那种美,却在心里欣赏着。一路的。毛竹篷村,多毛竹,而鸡冠花,艳红,在路边花坛中盛放;桂树飘香,香气远逸,沁人心脾;圆溜溜的柿子挂在树上,招摇,映着蓝天,逗着阳光,诱着白云。溪边田园连片金黄,那收割的生动,让我驻足留恋。过连心桥,我知道,华封村就快到了。走过华峰桥,我们先行者在天封农家休息。待我们的领队周明礼老师一到,他的六只脚记录告诉我们,这一路,我们从起步到天封村一共走了九公里。如果把公路折成岭与溪边古道计算,除去公路拉长的部分,霞客所走十余里路,与我们这一路走来方向完全一致。

走访过天封寺,撩过黄龙溪水,欣赏过寺前溪边古树、拱桥、石亭相依的绝美景致,我们依原路返回。经牛栏冈西侧,斜穿过公路,我们沿机耕路走向天台的姜桶山村。这条道也可能是徐霞客所走,而这条道比走牛栏冈平缓得多。姜桶山村,现只留一幢两层楼,其余全部被推倒,听一村民说,待本季收割完成,村民将全部移居到天台县城。经打听,此次,我们又有新收获,路上碰到的几位除草劳作的老人,他们告诉我们,宁海光绪县志所载的“坐字岩路”的“坐字岩”确有所指,并告诉了我们具体位置:在上里坑村到姜桶山村路上,靠近姜桶山村处。坐字岩明确了,我们又有了新的思考:坐字岩路是否就是霞客所说的石梁道呢?从整个路面铺石情况来看,可能性很大:高强路廊、江家屋基、冠峰(中学)、横路庵、上里坑、(坐字岩)姜桶山、八辽、华封村,霞客所行线路似乎明确。

美景一路,愉悦一路,心情美好,又有探寻收获,回到上里坑村,又感受到村民的纯朴与“耕读传家”美好传统,我心里美滋滋的。在等待队友的过程中,村口的两棵皂荚树,更是让我有了好心情快乐关注。一棵134年,一棵214年,都成古树名木,得到保护。

 

相关链接

《起步上里坑》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