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路头    

霞客旅游网 作者:王高富 2018 年 09 月 07 日

  •  

     

    叉路头是两水拱村的中心,由樟树脚到干溪桥一条东西走向的石子路穿村而过。路北面住着陈姓,是两水拱村的先祖。据陈氏宗谱记载陈杏泗于元至正十二年(1353)自凫溪迁住两水拱。有一条陈家墙弄如“弓”字形与大路连接。大路南面住着任姓人家,任姓祖先于1388年从象山高塘迁入,后一支迁入赵郎场。两水拱任氏与赵郎场任氏同宗通谱。赵郎场任姓发了一大村,而两水拱任氏仅三、四只道地。东西大道、陈家墙弄、任家墙弄后的交叉点,形成了一个三角坛,两水拱就俗称为“叉路头”。后来东边的杨家与西边的周家都有墙弄通大路,叉路头就更加闹热了。

     

       叉路头有三根石条,与干溪桥的石条相同。每根石条长约4米,宽0.5米,重约一吨,成半括号形排列。这些石条是先民们同心协力扛来的,为的是创造一个聊天场所。有了这个聊天场所,两水拱的村民农余饭后就有了一个云处。因此无论春夏秋冬,叉路头总是坐满了人,他们在这里说话家长里短,谈趣闻轶事,整个村里“拉只屁”的事,在这里都会晓得。大人讲与听,小孩听与玩,时而争论激烈,声音粗旷犷,时而仰天大笑,手舞足蹈。叉路头的这三块石条,记录着两水拱的历史。

    在这里也发生了一件悲剧,事情发生在1945年。日本兵早已打进中国,村里为了加强治安,成立了联防队。联防队有枪,并且轮流站岗,叉路头作为中心点,也设了一道岗哨。我父亲也是联防队员,也经常要到叉路头谈天说地。那晚,他无任务就坐在石条上,说起了前几天看戏的事情,并把戏文的情节讲得很生动。值勤的联队员也听得津津有味、忘乎所以了,竟把手中的枪当作马鞭甩起来。这一用力枪走火,子弹打穿了我父亲的右腿。我父亲原先也是坐在石条上的,讲到激动处也就站了起来,如果不站起来,可能就击中要害,有生命危险。腿部受伤,抬到医院,那时的县医院医疗条件也很差,最简单的办法就是锯腿,既保险医药费也便宜。大家都是穷人,拿不出什么钱。情急之下,我父亲就叫我大叔跑到后畈王找到武进士王鹤来的下代,后畈王是我王家同宗联谱的本家。父亲称武进士为进士公,并经常向进士公求教武艺,深得进士公赏识。听到这个消息,后畈王马上来人,并且同医生说:“你锯了他的腿,他一个农家人靠什么吃饭?请你想尽一切办法也要保住他的腿,一切费用我来开支。”我父亲在祖宗的积德下保全了一条命,在武进士的庇护下保住了一条腿,虽成跛子但还能干活。这就是敦亲睦族,有困难相帮的结果。写到这里我要谢谢武进士太公,及后畈王的宗亲,是你们救了我的一家。

    随着岁月的流逝,叉路头的聊天场所,慢慢地消退了,发生在叉路头的事也逐渐淡忘了。可作为我,对叉路头怎么也忘不了。它是我乡愁中很深的留痕,而且是我父亲悲苦人生的发生地,它永远铭刻在我的心中。 

     

     

     

  •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