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家阊门    

霞客旅游网 作者:王高富 2018 年 08 月 30 日

  •  

         双水村有两个林家道地,叫里林家、外林家。里林家道地坐北朝南,东横厢是两层楼房,西横厢是矮平房。西横厢屋后是后夹厢屋三间,一个小天井。东横厢楼下有一道阊门,叫林家阊门。虽然叫林家道地,但并没有姓林的居住。东横厢住着一户姓周的人家,西横厢及后夹厢屋住着三户姓王的人家。堂前里壁的神龛台上供奉着林家与王家的祖先牌位。



        林家阊门不但住在林家道地的人进出,周家大道地连着一条通道,他们也大多从林家阊门出入。林家阊门的门楣上也有简易的砖雕,有两扇厚重的大门,和很高的门槛。后来为了手拉车进出方便,加上解放后治安状况很好,道不拾遗,夜不闭户,门槛也被锯掉了,大门板也被闲置起来,成了畅开式的阊门了。


        林家阊门靠大房边摆放着一条很长的半片树木作为凳子,另一边放着几只平面光滑的石头,石头既可坐人又可拷稻杆。两水拱人家家户户都会做草鞋,每天清晨大人小孩,就各自拿着稻杆在阊门头拷。一个人拷叫独支头,两人拷叫双郎头,三人拷叫三郎花,“篷、篷、篷”的拷稻杆声是两水拱人的一首美妙的晨曲。每家拷好三、四撩稻杆(软熟)后,可供一天做十几双草鞋的料,方可罢休。拷稻杆的任务一般是由妇人及小孩来完成,男子汉起早就到地里去劳作了。拷稻杆的活儿大多都是互相合作的,道地里的人听到拷稻杆的声音,都会自觉地陆陆续续地起来,由独支头成了三郎花,既有节奏的篷篷声,又有嘻嘻哈哈的说笑声,很是热闹。


        夏天的晚上,林家阊门就成了座无虚席。长条凳上、石头上坐满了人,各家的小孩还把自家的椅子、凳子搬放到林家阊门招待外来人,他们是来听周沛桂大伯讲传的。沛桂大伯喜欢看古典小说,记忆力好,讲口也好,对《隋唐演义》、《三国演义》、《七侠五义》等讲得滚瓜烂熟,有声有色。为了不影响第二天的劳作,经常在要紧关头停一停,使大家产生悬念感。整个夏天就在这悬念中度过的,林家阊门也在讲书中迎来了一夏又一夏。直到大伯去世,林家阊门也就逐渐冷清了。

       在这林家阊门里,也走出了不少的人才。按出生在这个道地计算,有共产党员13人,村老党支部委员3人,任过村党支部书记的2人,任过县人大代表的2人,参军的6人,读书成材的5人,跳出农门吃国家商品粮的11(不包括下一代)。这个道地里的人,在村里务农是踏实肯干的生产队的带头人,是双水村的顶梁柱。出外是各单位的先进人物和骨干力量,没有一个人给两水拱丢脸。这也是听故事、听传给人的教育和启迪的结果,也是林家阊门的骄傲!


     

    2018828

  •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