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游白云阁  

霞客旅游网 作者:袁伟望 2018 年 08 月 26 日

  •      


          白云阁,在椒江市区白云山上,住宾馆里就能看见。静见其势,就有想去看看的想法。会议间隙,当地也作重要景点介绍,说这是椒江标志性建筑。
         下午会议结束,食堂快餐后,几位一道从会议地点走回宾馆,看着越走越近矗立在山顶的白云阁,都说想去看看。我打听了下登山的道路,可几位又说不去了。说天有点晚,起早赶过来,又坐一整天,中午没得休息,明天再看情况吧。虽然白云阁灯已亮起来,那人人都感觉美美的景致也已经出来,但他们的兴致却一下没了。
         白云阁,白天已经招摇着了,东道主又热情推介着,晚上白云阁自己的灯光照耀着,还是显出她的魅力来了。我放好资料,想想,还是去看看吧。就一人走出宾馆,经保安指点,从宾馆对面不远处的一条小道上山。心里笑着,当地人到底是当地人,熟悉。小道其实不小,也有一米多宽的石条铺砌或水泥浇筑台阶,只是没有路灯,路还有点陡,周围显得幽暗,一路上去,还隐隐地见些坟墓。好在常在山水间行走,这些似乎都不是问题。一路只管上,汗也在额头粒粒滚出来。曲曲折折中,有景区松树相伴。快到顶上,只见一人赤着胳臂与我擦肩而下行,我似乎知道,晚上游白云阁,此道不是正道。呵呵,我夜游白云阁,走了歪道了。路有了分岔,快接近山顶了。犹豫着一转,却不知就转到了回廊上,这回廊好像是直接通到白云阁的——回来我知道,这廊道是龙身,龙头就是白云阁,龙尾在那座云中亭。随廊转登,一联红柱绿字联语出现在眼前:“连天松竹青疑滴,极目波涛白欲飞”。这景致,因周边幽暗,没法欣赏,诗味却可搜索回味,我搜出了联语的作者及出处。作者名项士元(1887-1959),现代临海城关人,一生求学不倦,博览群书,涉猎广泛,著作丰富。其诗如下:
          辇路荒凉景已非,禅门寂寂锁斜晖。
          连天松竹青疑滴,极目波涛白欲飞。
          古井泉干鱼戏石,晚风叶落鼠穿衣。
          登临最好惟今日,不羡渊明赋去归。
          诗句与渊明联系着,又“不羡”,别有境界。我倚联柱独思。左转,又见前面一联:“年年岭树飞秋叶,日日江村拥暮烟”。又往前,看见前面黄纸黑字篆书联,字体尤大:“海山乱点当轩出,江水中分绕槛流”。游景点看联语,是我所喜。我欣赏着忽又有所感,当代人诗意才情的黄金时期似乎真的过去了?怎么看到的三联,没有一联是今人所拟?今人真“江郎才尽”了?再细看,原来,我来到了白云阁大门下,见到大门两侧的一对联语:“十里江涛穿北岸,千家烟火匝南天”。读这一联感觉是切到椒江的景致了,我想,这只有熟悉的人才写得出来啊。搜读,果真是出自台郡人(清代天台人)的诗。写诗人名徐传瑗,曾客居椒江,离开椒江时,写《自海门舟行至家子》诗两首,联语出自其二:
              不篷不席一轻船,柔橹随潮犁浪圆。
              十里江涛穿北岸,千家烟火匝南天。
              鱼虾舶到人成市,歌舞场喧夜勿眠。
              自笑浮生真浪迹,秋蓬挑梗度流年。
        在这首诗里,诗人不仅描写了当时已是“千家烟火”、鱼虾成市的繁华热闹的椒江,也展示了彻夜“歌舞场喧”的光怪陆离的椒江。顺带诗人还为自己浮浪无迹的生活抒发了一番感叹。那样宏阔的“十里江涛”“千家烟火”景致,诗人的心境里却有一种寂寞与孤高隐隐在。
       我喜欢群游,也喜欢独游,群游欢乐多多,独游也别有情味,譬如独游,时间可以自由把控,行走可以自由选择,有时可以停下来,更深入地了解自己感兴趣的,能获得别样的一份畅游之乐,等等。因晚上了,周边风景似乎没有看到,可今晚内心的风景与眼前跟古人对话的趣味却因细读联语而增强了。看到阁后平台上有人独自向着虚空,嗨着发力练功,我忽想:真不愧是戚家军呆过抗倭打过大胜仗的地方,这么晚了,仍有人在练着“硬功夫”。白云阁所在的白云山与戚家军有联系吗?我不知道。我向东转过,前面的灯光亮多了,人也多了,山下椒江港口城市的夜景也可见了。看着,明白了,原来,坐北朝南,向南面的才是白云阁的正大门呢。阁前有开阔的广场,此时游人没如织,却也不少。白云阁东西南北,四面都有大门,我刚上山见到且经过的是北门,大门紧闭着。东门开着,南门开着,西边的门半开半掩着。东门有管理人员坐在门边,我问声,回答说可以随便进去看看,我就直接从东门走进大厅。我先转一圈,看到“白云阁室内游览分布示意图”指示牌:五楼观景茶室,四楼幻影成像,三楼大户人家,二楼综合展区。夹层内容丰富,有多媒体自行车,微缩十八罗汉、微缩鸳鸯阵,台州风景人情展板、壁画。还有地下室的竹雕场景复原、刺绣场景复原与三雕长廊。我所转看过的一楼大厅,朝南设“台州历史疆域图”巨屏,看似浑厚富丽的铜刻画,画前有展开的书卷摆放,写着“前言”:“台州周代名瓯,九夷十蛮。春秋战国延至闽北,称东越……”。朝北是“台绣台州现状山海图”。问管理人员,说晚上楼上各层与地下室等都不开放。看来,今晚我是没办法真正领略台州标志性建筑白云阁内所要展示给人们的丰富历史文化内蕴了,尤其是戚家军台州大捷的历史和著名的鸳鸯阵法了。
       转出白云阁南大门,回头看“白云阁”匾额下巨大圆柱上对联,字体都比我在阁后回廊上看到的大得多,可能光亮度也有关系吧,气势也似乎更足,还有点震撼人心的感觉。这里记下正门三楹联,意味可以慢慢品匝:
            云开远岫分朝爽,曰上遥天纳曙霞。
            击楫放歌红楼晚,振衣长笑白云闲。
            长天云净空千里,沧海烟开市万家。
           阁前开阔广场上,与正门正对置放一巨型铜鼎,鼎约有两米来高,鼎周雕饰丰富,“白云阁”三字突出。看鼎,这鼎也有震撼人心的作用。回头看高高耸立的白云阁,那灯光中的白云阁,真富丽辉煌,要引人赞叹与拍照。晚上不在鼎旁看看白云阁,感受下这边人的悠闲自在与盛世建阁的意愿,真没算到过椒江。白云阁大门,每扇都嵌铜门钉,横五竖七。看阁中天花式样与斗拱粗犷,再看介绍,说整个白云阁是仿唐风格的。
           我没再转游,直接从南面的台阶下山,见有石牌坊,回头看,上山方向正中刻“琼楼仙境”四字,两侧柱上为覆莲头,枋上雕云纹。想象白日清晨,如春天、夏日、秋晨,阁前阁后,真云雾缭绕的话,“恍如仙境”真不是一般人所能想象与感受的。
           此也为观赏椒江城夜景的绝佳之处,称为地雕平台。再往下走,曲折的上山道只有一米多宽了。陆续有上山的人们,忽听哈哈哈的笑声,见一小伙子背一姑娘欢笑着正一步一登地快乐地登着台阶上来。我停下,让道,看着,忽想起曾经的骑自行车载人在海堤上飞奔的情景来了。走过木平台,走过听泉桥,不久来到了白云飞瀑公园,这里跳舞,舞剑,打拳,跑步,音乐声震,灯光闪烁,真一派欢乐热闹场景。
          静静地看过白云阁东面的白云飞瀑。再看看白云阁在山顶所勾勒幻化的灯光夜景,我走向宾馆,结束我的白云阁夜游。(2018、8、25)

    附:刻于云中亭的《白云阁记》
          东南邹鲁,台州古郡,港兴两汉,地崇盛唐。山海其盛,农渔其利。英才辈出,物阜民康。
         公元两千又八年,台州各地,政通人和,百业俱兴。政府顺应民意,于椒江白云山建阁,市区两级齐心协力,能工巧匠精雕细作,历三载乃成。
         阁曰白云,名缘其山。其址东迎白枫,南揽赤龙,西望九峰,北枕椒江,前接环翠,后衔凤凰,下坐山丘,上擎天宇。可聆听东海之奇韵,俯视港城之胜景。
         阁承唐制,明五暗七,坐北朝南,负阴抱阳;主阁昂首,摘星摩霄;钟亭劲立,神秀形端;长廊蜿蜒,门折龙游;斯阁崔嵬,际会八荒。登临峻极,可春赏微雨,夏沐淳风,秋览高天,冬瞰暮雪,四时佳景,众妙无不呈现;凭栏远眺,见长桥卧波,舟楫争流,高楼林立,车伍奔驰,八方气象,繁华一城尽显。
          主阁而外,襄建牌坊石刻,描画古城风韵,勾勒沧海云帆。绿树掩映,潭影斑驳,移步是景,美不胜收。广场入口,侧立巨型浮雕,彰显历史之韵,人文承坛,源远流长。
    嗟呼!乱世图果腹,盛世建阁宇,自古皆然。阁之盛,即国之盛也。白云阁成,乃台州兴旺之标志,特铸宏钟,以记其盛。凡为本州繁盛而呕心沥血者,邑人当以铭记也。
         吁嘻!期我家邦,繁荣昌盛,内外和睦,福寿绵长,继往开来,山河永昌。
         爰为之记。
         岁在庚寅时维吉月。
     

  • 相关链接

     夜游白云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