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龙潭“闲”走   

霞客旅游网 作者:袁伟望 2018 年 08 月 14 日

云台山,位县城西北,雷婆头峰西,山峻谷深,洞、岩、潭、飞瀑随处,白龙潭名尤显,数访难忘,今又前往。

经辛岭,沿溪边公路往北,见“云台百亩洋”石牌坊,穿村至谷口,原松树滩改成停车场与溪坝水潭,有众人正烧烤、游泳。白龙潭在云台山深谷中。停车沿溪边沙石路西行深入,路边有竹林清新适人意。见古树一丛、旧屋一座,道路变窄,不能行车。登上坡道,溪谷转幽,溪声潺潺,小时吃得满嘴紫黑的山茄一簇簇铺在路边,结了紫果仍有零星艳花开放。

溪流跌荡,透过树隙,时见巨石水潭,潭形多样,有人细考,有名“脚桶潭”,有名“脸盆潭”,又有命名“壶瓶潭”“酒盅潭”的。人以白龙如人,得如人所用之生活器物。其实人也聪明,好像溪谷中都已为白龙自然备足:你对龙有多深情,你且有闲有心,细探溪中水潭,想象白龙所需,与时俱进——好像你给白龙以最现代的享受,命名溪潭百物,现时也未尝不可似的。

越近白龙潭,越有一种气象,石壁临溪,路为全石,一转,果然是气象不同。路左溪流忽现一段平缓宽阔岩溪,潭边有巨树如伞盖分列。巨岩下跌,水冲决,下有深潭,岩顶全石为底上下有相连浅潭分布,潭形适人意:似乎在此处就该如此形美,让人可坐、可躺、可玩水、可静听瀑声,还可烧烤(只是现时森林防火,一进林区,无人值守电子设备就在提醒不带火种入林)。

潭水清澈,潭中小大卵石色彩丰富,在波动的水中映现,透着阳光更有摇荡人心之效。溪右,砌驳石磡,磡下有石砌路可上行至白龙潭;磡上小块平地在峭壁下,上建庙,三间面神庙正在重修,有人声传来。神庙原有联:“三峰三霄通宝掌千秋留仙迹,一岳一石作金天万里矗莲花”;原有石碑,记载明万历乙卯年七月下雨,宁海知县周维鲲至潭迎龙,并刻石纪念云云;原庙左还有三巨石相叠成屋,前有门,有联:“山能作主拱手接,石为迎宾开口笑”。今都不见。庙北侧崖壁飞瀑仍在,见问,工人喜滋滋告知用水泥围潭供人洗刷,而原石水潭韵味尽失。但从工人口中得知西店崔某氏托梦“云台”修神庙事,且已投资30万元,此也可为白龙潭新添一故事。从庙到白龙潭路边岩石上立靠一碑,显示“云台山龙王宫”。

听瀑声,稍上行几步,即见白龙潭。潭高6-7米,深约5米,潭口宽约2米,潭壁光滑,有横洞,传为龙卷。瀑流,我每次来,都没有见断流,哗哗声不绝于耳。潭分内外,外为土地潭,面潭左侧有巨树如盖,右侧岩壁上有石龛,龛内有应灵石碑,现字迹被苔藓覆盖,传为“敕赐白龙潭祈祷有感之神”,明嘉靖间宁海知县麻城毛所立。白龙“鳞甲莹如雪”,据传与茶山龙还有点关系。周维鲲留碑了,麻城毛留刻石了,宋奎光留诗了。诗云:旱魃为农灾,余且媿民牧。四野苗半焦,龟拆俨平陆。天吴鞭卧龙,甘霖遍林麓。欣欣草木滋,禾黍各沾足。阡陌沐新膏,何必雨珠玉。未敢贪天工,山灵允诒谷。诗题为《白龙潭祷雨有应》,求雨果真有应?诗文见之,龙潭石屋里有碑石刻着,老人口里还传说着我亲耳听着……是不是应了“心诚则灵”之说?西湖大学校长施一公说人类还有95%的未知世界,这古人的求雨是否是其所指未知之一呢?听说白龙潭近旁的求雨是不应的。再上的上龙潭(棺材潭),有民国二十三年宁海东乡南溪求雨而感应碑石刻存,可为证明。

往上龙潭,路上荒草萋萋,周边十分幽寂,山中没有前番多次到访的洁净感,潭底腐草积沉,山中百物似乎不太欢迎人来扰动,脚底杂草盖石,头上有横枝拦挡。我信万物有灵,尊重自然所有生命。走着,心里有着歉意。上龙潭,呈矩形,峭壁如削,隐深岩中,飞瀑直坠,潭水深幽,寒意逼人。2米多长长虫出现在水潭边,我虔诚祈祷,长虫游入深潭……人越来越远离山林了,是山林以沉默应对人类的冷漠?还是?我速速回撤,想着“近代环保之父”奥尔多·利奥波德“像山那样思考”,想着近来人与自然的关系,念着“心诚则灵”,结束今天的闲走。

(特别鸣谢赵聪芬女士提供百亩洋村相关资料。20180813

相关链接

白龙潭“闲”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