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岳祥读林逋索句图

 2018 年 04 月 12 日
 作者:袁伟望

  •  
  • 201826日,参加在岭口村举行的“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走进西店启动仪式”活动,听到的,看到的,走过阆风桥时想到的,这个叫“阆风里”的地方,因了舒岳祥而有了“醉美诗村”美名,我感觉收获很大。会上听县民协主席戴余金先生讲舒岳祥的《阆风集》是西店能找到的最早的宋元时期的诗集,对“最早诗集”,我留有深刻印象。参观新建而初具规模的“篆畦园”时,我就想着回去要好好读读《阆风集》,看看舒岳祥是怎样写诗,怎样写他的篆畦园的。

    回来,找出宁海中学谢时强老师校编的《阆风集》,就着意翻读有关篆畦园的诗文,却不意翻到《题王任所藏林逋索句图》的诗。林逋是著名诗人,“梅妻鹤子”太有名了,他写的千古咏梅绝唱,我非常熟悉,因为我喜欢梅花,何况“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绝唱里,听说还有故事流传,故事说的还是动人的美好的爱情故事,并且故事里有民间故事的特别一种味道与温暖情怀。故事里说,有位名叫梅儿女孩的父亲在家门口挂出“疏影横斜水清浅”为女儿求婿,没人能对出佳句,只有不知情的林逋不经意遇上对上对出了佳句。故事生动着呢。舒岳祥关注过林逋?这位“不娶,无子,教兄子宥,登进士甲科”却有爱情故事流传的林逋?从诗里看,舒岳祥是熟悉林逋的。这让我有了好奇,就细读起舒岳祥的这首诗来。诗题为《题王任所藏林逋索句图》,“林逋索句”什么意思?好在诗下有舒岳祥的自注。自注说:“图上著帽隐几而坐,若有所思,案上置笔砚纸墨,案前有罍插梅花,此和靖也。背后一童子坐,举足加火炉上。后有一鹤,就地欲眠,引颈反顾,与周道士本同格。”“王任”“周道士”没有背景资料,我不知其详,但诗题说出的事情还是明白的,说舒岳祥看到一位叫王任的,收藏了一幅画林逋构思诗句的画,他为这幅画题写了一首诗。诗有四句:“清新半树横枝句,冷淡暗香疏影诗。谁见当时苦吟态,只应童鹤在旁知?”诗前两句写出了林逋著名诗句的意境,后两句写出了想见的林逋构思时的“苦吟态”,但这里,舒岳祥提出了疑问,林逋会苦吟?林逋苦吟态谁能见到?舒岳祥轻轻地说道:大概只有“童鹤在旁”才知道吧?我似乎感觉到舒岳祥的那种微妙心思。诗句清新明白,通俗易懂。题下自注,把画的内容描绘传达得相当形象,让人可以想见整幅画的内容。

    读着,想着,我更感兴趣的是,舒岳祥对这幅画还有“再题”诗。我是上网查阅时,才明白“再题”诗,是专为这幅画“再题”的,且不止一首,有三首。三首诗,把舒岳祥对林逋索句画的感受思绪完整地表达了出来,让我想到,这真是个情感丰富细腻的有趣大诗人。第一首,说隐几的林逋哪里想到“此意”的微妙:鹤眠未熟,在偷窥吟机吧?前村踏雪归来的村童踞炉烤火暖脚,是充满村野生活无限趣味的吧?我在想象中,体会想象的快乐,也更有兴趣上网查阅诗中提到的内容。第二首诗说“千秋万古梅花树,直到咸平始受知”,咸平是否说宋真宗咸平之治?宋真宗咸平(998 -1003)年间出现了治世,经济繁荣,边贸红火,贡赋通达,税收富足,朝廷统治日益巩固,国家管理日益完善,史家称咸平治世。而林逋(967-1028)少孤力学,通经史百家。及长,漫游江淮,40余岁后隐居杭州西湖,结庐孤山之时,正是真宗治平之世。林逋又喜植梅养鹤,常驾小舟遍游西湖诸寺庙,与高僧诗友相往还。杭州郡守薛映、李及等不仅爱其诗,更是敬其为人,时趋孤山整日清谈吟诗唱和,并出俸银为他重建新宅。林逋他还有诗与范仲淹、梅尧臣唱和。真宗皇帝闻其名,除赐于粟帛外,还诏告府县存恤他。后来的仁宗皇帝更是为他赐名“和靖先生”。林逋生活在最好的时代里,有人仰慕,有人给他画画,很是自然。更何况,他有那“每逢客至,叫门童子纵鹤放飞,见鹤必棹舟归来”的恬淡有怀与植梅妻梅的高洁操行呢?更不要去说他那咏梅的千古绝唱了吧?只是舒岳祥怀疑,如果此图所画真是此老——和靖先生,何人还敢见面或见画时再题诗?是不是舒岳祥在说:“画没能画出林逋的真灵真魂”?“画工”没有体味到那个时候林逋的微妙丰富的心思?这里面是否有舒岳祥自己对那个已亡朝代的美好怀念?第三首诗说“身后不遗封神稿”,大概说的是林逋一生恬淡,虽善绘事、工行书,诗书画超绝出尘,却“既就稿,随辄弃之”,可惜其画不存,书法瘦挺劲健,存世仅3件。据专家分析,他留世篇幅最长的书法作品《自书诗帖》,以极宽的行距,开脱俗风气之先,“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疏朗空寂”:“鹤之轻盈舞动,不受羁绊;梅之群芳皆谢,我自凌寒”,表现了一种生命的最大张力。他300余首诗,也不是主动留世的,是有人窃记而得以传于后世的。“封神稿”据相关资料说,跟他的“既老,自为墓于庐侧”的诗作有关。“湖上青山对结庐,坟前修竹亦萧疏。茂陵他日求遗稿,犹喜曾无封禅书。”他生前为自己营墓作诗,他的“犹喜”谁能理解?舒岳祥说“画工岂识凌云意,童子趋炎鹤附人”,是不是在说“画工”难识林逋那种“凌云”的高洁意趣,画中的童子与眠鹤趋炎附人,又哪能领悟得到林逋的高洁情怀呢?“苦吟态”哪来的啊?

    读着,想着,感受着文字里的温暖,我感觉到舒岳祥的“阆风”意味了。研究会同仁多次提到“阆风”,那种“昆仑之巅,灵气横溢”的诗风,我有感觉了。如果,我再去读舒岳祥更多看似平常的花草树木诗呢?再去品味他篆畦园的诗味生活、感受他生命的意趣情怀呢?听说,林逋在宁海泗姑屏还留有他生活的遗迹,我感觉特别开心。
    (作者:袁伟望,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常务理事、学术主任委员)

    相关链接

    [转帖]袁伟望|舒岳祥读林逋索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