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胜景阆风台  

 2018 年 04 月 12 日
 作者:周林云

  •  

    鸡为岁归留竹叶,犬因春到献梅花。戊戌年元月初八,“县徐霞客研究会走进西店”活动的第一小组部分人员,在周明礼老师带领下,再次来到西店采风。

    新春的阆风山,虽然还不是“桃花夹道”的时候,而田野、山道却随处可见盛开的梅花。我不敢用自己贫瘠的词藻班门弄斧,惟有先生的《阆风台铭》来赞夸:“山欲其秀,以川为耀。川欲其媚,以山为貌。此山之土,岱衡并造。呈献万状,包括众妙。伊昔隐居,栖神乐道。褒德扬芳,载於真诰。”

    阆风庵在阆风山与横山所夹的山坳间,东刘阆风里,天门浩汤,双阙漂渺;南香岩山顶,峰岩巍峨,奇崖巉立;西舒阆风里,横山卧亘,古韵留恒;北花架山麓,明恩禅寺,“霞标云楚”。走进放生池,沿过九曲桥。唯见佛殿林立,随坡筑就。虔拜在佛祖膝下,阆风吟室“雪斋”何处?佛祖无旨,小涓汩汩,禅悟在佛堂深处。越过红梅勃发,迈向苍松林间,先生孤塚已越千年。伏首于先生墓前,“台铭”崖刻可在?先生未答,松声涛涛,诉说在此山中。

    无果,只得回刘阆风故里礼村,已是晌午。千年古村有的是故事,双桧堂、阆风园(主薄园)古迹,已在沧桑中荡然无存,周老师说看看古祠堂。迈进大门,首眼见到五凤楼没了,二层钢混楼屋,如新春的寒风。所幸古朴的戏台、藻井、三间还保存完好,稍稍地安慰了失落之心。祠堂外一群村民在暖阳下闲谈,过去打听《阆风台铭》崖刻是否还在?喜出望外,村民刘继才自告奋勇带路前往,又回阆风庵。放生池坝下,柴草中《阆风台铭》崖刻,静卧千年。约2米见方,平面如镜,“香岩铭并序”、“皇宋绍熙癸丑”字迹依然清晰可见,弥足珍贵!

    《县志》记载:“刘倓即次皋字允叔,三都人。嘉定元年以特科授迪功郎,黄陂薄。乱世隐归,性嗜山水,就里中香岩山北构阆风吟室,以近阆风台也。后年迈,赡田四十余亩,改曰阆风庵,有碑铭。所著有文集,亦号阆风先生。”又载:“阆风台,在北六十里,四都西宋刘倓筑,有铭。明王令士宏诗所谓,阆风台见地仙者也。按《舆地记》胜在县北五十里,天门山西麓,拔起数千仞,旁有香岩、石井、钓台、白竹冈。”有点乱,得理一理。阆风先生刘倓,三都礼村人,这个无疑。“乱世隐归”,刘倓生绍兴20(1152),卒嘉定8(1215年),嘉定元年(1208)56岁就官,8年间居官,得病归乡去世,“乱世隐归”之说难以成立。《台铭》崖刻时间,绍熙癸丑(1193)41岁,可见先生在就官前一直居住、读书于“阆风吟室”(阆风庵)。从《台铭》中也能得到证实:於休我祖,采药误到。福地藏春,桃花夹道。至於家君,超世高蹈。香岩之下,白云之表。因崖为台,环溪为沼。村舍既立,幽趣乃讨。

    “阆风台”是先生筑的?是“阆风吟室”,还是《阆风台铭》崖刻的那块岩石?《嘉定赤城志》:“阆风台,在县北五十里,天门山西麓。拔起数千仞,旁有香岩、石井、钓台、柏竹冈。”没有提到先生和他的《阆风台铭》。再来看《县志》:“乱世隐归,性嗜山水,就里中香岩山北构阆风吟室,以近阆风台也。”那么“阆风台”与《阆风台铭》、“阆风吟室”不在同一处!大量的“阆风台”诗句:

    ?李清苑诗

    天门脉远发金庭,西麓层台接太清。

    画栋平过三月冷,晓霞高拥海天晴。

    旁寻香水丹沙井,不羡蓬瀛白玉京。

    人世缁尘应不到,从容慕读昔贤铭。

    ?胡廷珍诗

    频向天台觅少霞,此中真逸养灵砂。

    何时飞渡沧溟去,不惜凌空贯月槎。

    徐鸣沣诗

    白桐作几芙蓉冠,琼楼吹笛春星寒。

    双鸾乘风不归去,金丹石匣埋空坛。

    旌幢已远天河没,遗书为驻千年骨。

    独携黄籙扣宫门,下视蓬莱满山月。

    施万诗

    风从海上来,真逸渺何处。

    只有鹤翩然,舞鸣山月曙。

    明县令王士宏诗

    碧落箫音隔近霞,阆风台见地仙家。

    手携青杖万年竹,髻插锦桃千岁花。

    月上高松留白鹤,云对古洞毓丹砂。

    中天绝顶无人到,流水桃源莫泛槎。

    及很多涉及“阆风台”的诗句,无不证明“阆风台”是一处规模宏大的胜景。

    《舆地记》:“阆风台,胜在县北五十里,天门山西麓,拔起数千仞,旁有香岩、石井、钓台、白竹冈。”而阆风庵只有佛殿,周围南、西、北山峰平谈无奇。沉思中,站在放生池坝岸的周老师,猛地抬头,指着放生池正东不远处,阆风山肩的一处崖峰,巉岩耸立,山陡林密而无可企及。这就是“阆风台”?这就是历代文人用诗句来赞美的胜景?平淡无奇的阆风山是因为“阆风台”而得名?那么阆风里也是否因为“阆风台”而得名呢?千古胜景“阆风台”,需要进一步去证实!


       (作者:周林云,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会员)

  • 相关链接

    [转帖]周林云|千古胜景阆风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