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山逸事 

 2018 年 03 月 06 日
 作者:姚小平

  • 引子

    宁海西店双山(以下简称“双山”),宛如上苍疏落在西店镇石孔头与樟树两村之间潮间带的两颗芙蓉翠珠。双山突兀砂滩,虽无岳岭之雄,却胜阊门盆景小巧玲珑之秀,在霞光、碧水、金砂的烘托下,让人遐想万千、流连忘返;双山相隔数百米,渐瘦渐远,潮涨时隔水相望,潮退时隔滩面觑,眷情脉脉;双山虽心心相印,但总不得携手欢言,不如牛郎织女,纵有汹涛银河阻隔,却还有七夕一夜鹊桥相会,倾诉相思之切。

    牛郎织女的传说,应是妇孺皆知。那么,双山又有什么逸事呢?

     

    燕山期造山运动孕育了双山胎体

     

    双山的岩石主要是二长花岗岩。要了解双山的逸事,还得从形成这种岩石那个年代说起。

    从宁海的构造、地层等地质资料来看,大约在6500万年前的燕山期造山运动期间,受太平洋板块的挤压,宁海地壳褶皱抬升、发生断裂,上地幔酸性岩浆循断裂上涌。酸性岩浆上涌侵入地壳未露出地表的,逐渐冷凝后形成花岗岩。酸性岩浆涌出地表的,则形成火山。如果酸性岩浆象水一样溢出火山口流动的,冷凝后形成如书页状的流纹岩;如果岩浆喷发到空中再落下,则形成凝灰岩。

    根据类比估计,在1.35亿年前左右,大概是侏罗纪与白垩纪的交替时期,上地幔有一股酸性岩浆循断裂、随地层褶皱抬升而上涌,侵入西店、下陈一带,逐渐冷凝后形成了粗晶二长花岗岩,称之为西店~下陈二长花岗岩岩体。在紫溪洞口庙水库、凫溪村、堤树村、檀树头村、岔路柴家村等地,也有花岗岩岩体侵入(出露)。岩浆体冷凝速度越慢,矿物的晶体就越粗;越靠近岩浆中心区,矿物的晶体也越粗。

    根据地质资料和现场踏勘,双山以及后溪箬帽岭、金莲智斩独角龙的桶盘山、崔家打铁岭等地方,都为花岗岩岩体出露,同属西店~下陈二长花岗岩整块岩体(以下简称“西店花岗岩岩体”)。

    整个西店包括后溪、洪家,各个村落都建在花岗岩岩体上。在地质历史上,西店这块土地是一块真正的热土。当今,西店又是宁海经济发展的一块热土。这“两热”,冥冥之中是否有量子纠缠的关联呢?

     

    喜山期造山运动开启双山的雕塑

     

    从出露的地层资料看,侏罗纪、白垩纪是宁海褶皱、断裂、岩浆侵入及火山喷发等地质活动最强烈的时期。经历约5400万年的侏罗纪和8000万年的白垩纪,宁海的褶皱、断裂、岩浆侵入及火山喷发等各种地质活动渐趋平息,地貌雏坯已具。当然桶盘山最高峰光明顶的海拔高度不止是现在的180.5米,双山的海拔高度也不止是现在的20来米。

    燕山期造山运动结束后,喜马拉雅期造山运动又接踵而至。大约6500万年~260万年前的第三纪,在受太平洋板块挤压的情况下,又受到了印度板块和西伯利亚板块的北南向挤压。宁海地壳再度褶皱抬升、断裂,有些地方是老折新断,切得更深,碎得更宽;西店花岗岩岩体也被再度抬升并发生断裂,其中有一条以张性为主的南东东向(约1200方向)断裂从桶盘山到双山,切过铁江至峡山胜龙村(切割了白垩纪朝川组地层K1C),有可能再切过象山港延伸向大佳何井兰村。

    第三纪的岩浆侵入和火山喷发,因其在侏罗纪、白垩纪的疯狂闹腾,已后力不蓄,几乎精疲力竭,不再疯狂了。上地幔的酸性岩浆不再探头炫示,只是懒散地侵入地下,形成岩墙、岩脉。在胜龙村还有玻璃质的黑耀岩被揭露,说明当时胜龙村一带低洼积水;下地幔的基性岩浆,也只是小声地溢出火山口,顺着沟谷,低调地一路游览。行不了几公里、几十公里,就累得一脸黑黢黢的,瘫在沟谷,动弹不得,化为玄武岩:如我县城西黄泥山(崇寺山)、福泉寺连头山、石头屋许家山、油菜花桑洲、金桃王爱、露营休闲露天坪、小普陀峡山等地的石黑岩头。

    在野外,我们常常会看到大石头碎成小石头、变成泥巴的现象,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万物有生有灭是宇宙定律

     

    生命是有生有灭的,这是老少皆知的常识,是生命的定律。然而在宇宙的主宰中,无生命的物质也是有生有灭的。根据研究资料:

    地球诞生于太阳系。自从地球冷凝后有了风和雨,风化、夷高填洼的作用就没有停止过;

    太阳系(太阳是恒星,就称其为恒星系吧)诞生于银河系。在银河系中有10004000亿个恒星系。老的恒星系不断在黑洞中消亡,新的恒星系不断在黑洞的另一头诞生;

    银河系诞生于宇宙。象银河系这样的星系在宇宙中有1000多亿个。

    综而言之,万物皆“有生有灭”是我们这个宇宙的定律。在宇宙的时空中,星星也是苍海一粟、昙花一现。其他宇宙也应如此吧。

    所以,西店花岗岩岩体,自从被抬升高于周边地表时,就受“有生有灭”的宇宙定律的控制,摆脱不了被风化夷平的命运。不过,西店花岗岩岩体在孕育抬生(升)时动静很大,而被渐渐夷平的过程却悄无声息,不被人们所察觉,就如人们看到的只是双山一年比一年瘦小的阶段性表象,而没有觉察到是怎样被风化瘦小的那个过程。

     

    大自然的风化定律

     

    地质学上把风化作用归为物理风化作用、化学风化作用、生物风化作用三类。简单地说:

    物理风化作用,就是岩石受各种力的作用后,由整变碎、由大变小。

    化学风化作用,就是组成岩石的矿物(岩石是由多矿物或由单矿物集合而成的),在液体介质的作用下发生化学作用,生成结合力差的新矿物(如粘土矿物),使岩石土崩瓦解。

    生物风化作用,一是植物根生长时产生的膨胀力使原裂隙扩展;二是根及叶枝腐烂能释放出一种酸性物质和腐植酸蚀食岩石;三是人类在局部的“风化”作用更是速度惊人,如人们只化了20年左右的时间,就将我县主要溪流积淀了数千万年的黄砂,破隔层开采殆尽,并使溪这一天然地下水库失去了环保屏障,遭到污染而失去了饮用水的价值。

    那么西店花岗岩又是怎样被风化的呢?

     

    西店花岗岩的风化机理

     

    根据研究资料,西店花岗岩体被抬升出地表后,以化学风化作用为主,物理风化作用次之,生物风化作用更加不明显。

    先说说西店花岗岩岩体所遭受的物理风化作用一是宏观上,岩体遭受来自太平洋、印度和西伯利亚板块的挤压力,在褶皱抬升的过程中发生断裂,产生断层、节理和裂隙,使岩体呈X状分隔;二是内在中,岩体在抬升的过程中,上部地层渐渐被剥离卸荷,遭受来自内部释放的膨胀力,象“爆米花”一样向凌空面膨起,产生近水平方向的裂隙,使岩体近水平状分隔。三是表层处,岩石岩块遭受温差的膨胀收缩力,沿表层产生裂隙,象洋葱一样层层剥离;四是微观里,遭受水结冰、盐结晶、水冲击、根生长等膨胀力,岩体岩块中的节理裂隙被进一步扩展。

    当被断层、节理裂隙切割出的大岩块崩落并架空叠置时,就形成了叠石洞;当完整大岩块矗立不倒并有近水平的节理裂隙分隔时,就形成了叠石。西店桶盘山的石洞及双叠石的成因也应如此。

    再说说西店花岗岩岩体所遭受的主要化学风化作用。西店花岗岩岩体主要由长石、石英、少量黑云母等矿物集合而成。坚硬的长石、层状易碎的黑云母等矿物,在碳酸水、腐植酸水等酸性液体介质中,会发生水解作用,转变成性状如泥土一样的高岭土、蒙脱石、铝土等粘土矿物,使岩体岩块土崩瓦解。石英则基本不被风化。物理风化作用产生的节理裂隙,可以加速化学风化作用向岩体岩块内部、向地下深部发展。

    如果化学风化物残积原地(或堆积陆地),就会形成人类赖以生存的土壤。挖开残积土壤后,我们所看到的是花岗岩被完全风化后的砂土,西店当地人称之为“白眼砂”。如果化学风化物被雨水搬运入海,砂会滞留海滩,以至积成砂滩;泥会流得更远。

    据说西店的蛤蜊苗就在铁江海底的砂滩中孕育,年年给西店渔民带来丰厚的收入。

    据说花岗岩被风化成1厘米厚的土壤,约需10万年的时间。泥土维系着植物和动物的生命,植物和动物维系着人类的生命。从这一生命链来说,泥土比黄金珍贵,没有黄金不会失去生命,没有泥土生命就难以生存。

     

    机缘巧合和差异风化成就了双山

     

    风化的速度,取决于地理条件、岩石性质及风化介质;地形的塑造,模铸于板块挤压的造山运动、雕镂于雨水的冲刷和搬运。板块挤压作用、风化作用、雨水冲刷搬运作用是必然的。但这些必然的作用,在地球的时空中是随机的,随机中也充满了千差万别的偶然性。双山的形成就是一个诸多因素巧合的随机偶然的地质事件。

    首先从地形上看。在西店花岗岩岩体范围内,桶盘山(海拔180.5米)与大岩山(海拔156.5米)北东向连线一带地形最高。这“连线”向南东方向,地形逐渐降低,至双山海拔约为16.5米、20多米、3.5米,直至没入铁江海水以下。铁江应该处于西店与峡山之间的低凹处。高处总应比低处耐夷平。

    其次从化学风化情况看。双山一带花岗岩岩体已探入铁江海水中,一直受海水的浸泡。海水中各种酸根比雨水丰富,所以海水浸泡的双山一带花岗岩岩体比其他雨水接触的花岗岩岩体化学风化作用更强、速度更快。

    尔后从冲蚀搬运情况看。双山一带花岗岩岩体,一是受桶盘山和大岩山两条山沟流水、五市溪流水、紫溪流水、凫溪流水的共同冲蚀搬运;二是受铁江海水潮汐、海浪的冲蚀搬运,海水和溪水的冲蚀搬运远比天雨水要强。所以双山一带花岗岩岩体被夷平的速度更快。

    再从地质情况看。西店花岗岩体抬升后,再次受到印度板块和西伯利亚板块的挤压,发生断裂。岩浆循断裂带,再次侵入前期粗晶二长花岗岩岩体内,冷凝成为后期细晶花岗岩岩体(霏细岩)岩墙(岩脉):有一条南东东向的岩墙(岩脉)在桶盘山项(宝石禅寺)、柏屹电器厂、惠云禅寺、双山、强蛟镇胜龙村等地有出露(揭露),宽窄不一,最宽处近20米,比前期粗晶花岗岩耐风化,形成了相对较高的地形。还有后期花岗岩侵入时,可能会对近距离内的前期花岗岩产生一些硅化作用,使前期花岗岩更耐风化,幸以遗存。

    上述这些差异风化因素共同成就了双山奇观的形成,这纯属奇缘巧合,非常难得。那么,我们应如何对待这双山及花岗岩岩墙(岩脉)等稀珍的地质遗迹呢?

     

    敬畏感恩大自然珍惜呵护地质遗迹

     

        双山是大自然在夷平过程中,不经意间落下的地质遗迹。但勤劳智慧的西店人认为,双山是大自然赐予人们独一无二、不可复制的景观瑰宝;现在双山最长处仅剩六十多米了,渐渐瘦小的双山如果不加以精心呵护的话,很快就会被夷成象双山北东侧约20米处海拔高度3.5米的小石堆一样,直至没入铁江海水之下。因此西店人已在双山周围筑起了围墙,加以保护,这虽与自景观不相搭配,但也是防止潮汐、海浪冲蚀的有效措施。

    双山已经走过了1亿年左右的岁月,护佑陪伴双山的花岗岩岩墙(岩脉,老百姓称“龙脉”)也走过了数千万年的岁月,这是人类历史不可企及的时间,这是人手不可巧夺的天工。因此我们应敬畏、感恩大自然,珍惜、呵护大自然康慨馈赠的独一无二的地质遗迹,让双山等地质遗迹更加持久地彰显她神奇的魅力!

    由于本人考察调研粗浅、水平有限,本文难免会有谬误,权当抛砖引玉,敬请批评指正。但敬畏、感恩、珍惜之情是真切的,就撰一首诗来归纳表达这样的心情、收宫此文吧!

     

    惜宁海西店双山

     

    地起穹隆入海湾

    浪逐崖壁没砂滩

    岁月织物绣玲珑

    风雨镂岩浮双山

    船家依影神宁安

    客人绕景心惜叹

    龙王应谐人间意

    莫使霜潮掖石还

    (作者:姚小平,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理事、副秘书长)

  • 相关链接

    [转帖]姚小平|双山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