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西店】徐霞客从“西垫”走过  

 2018 年 02 月 15 日
 作者:王高富

1613年农历三月底,徐霞客头戴母亲亲手编织的远游冠,脚蹬登山靴,身穿小生祆。带着一僧一仆,骑着马,英姿焕发地从奉化出发,向宁海方向走来。当他登上栅墟岭时,他的精神为之一振。啊!大海啊!大海!广阔无边的大海,比他家乡的长江口不知又宽了多少倍。他策马扬鞭,马蹄声哒哒地印躺在栅墟岭的石子路上。一僧一仆紧追不舍。嘴里不停的喊着:“老爷慢点,老爷慢点……”可是老爷的马怎么也慢不下来,他急着要去亲近大海。

当他下了坡看到一处建筑物时,他却骑下马,凝神地看着“西店驿”。他是否想在“西店驿”歇脚呢?他不想,驿站是官府人们的休息处,而他是一介布衣,而且还带着僧人,与僧为伴,给他在寺观中求宿带来方便。那为何要驻足呢?他在想这地方大概就是“西店”吧。待僧仆两人赶到。他们漫步走向老街。当在街口的石牌门上看到“西垫”两字时,他迷糊了,哦?这里不是“西店”,而是“西垫”。何出“西垫”两字呢?他沉思着。极目远望是一片大海,近看樯帆林立,停靠在街边的码头旁。街上酒旗飘飘,人声嚷嚷。穿着短衣、裤叉,赤脚红脸的大汉们高亮着嗓门,在酒肆里喝酒、猜拳。这一番景象,在他的游历中曾不多见。他了解到渔民的豪放性格,但他也解开了“西垫”两字之谜。他是一个地理学家,也是一个堪舆家,他知道这一片海是“象山港”,这里是象山港西边的一个港湾,是渔民上岸垫脚歇息之处。“西垫”这个地名蕴含着深厚的文化。可是为何又是“西店驿”呢?“店”“垫”同音,后来“西垫”这地方店铺不断增多,成了一个集市,故后人就称“西店”了。

走过老街,他看到了海中的两座并列的秀山。山上金光闪闪,他认定是“龙王庙”。凡是渔民他们都要敬龙王的,以求龙王的保佑,出海能顺利归航。他还在想,这两座山原先定是一座山,好似许仙与白娘子拥抱在一起。但法海却是不依不饶,非拆散他们不可。法海的威力是巨大的,最终,许仙与白娘子还是分手了。但是他们俩依然还是互相守护着,相望着,及至永远。

走到“朱行桥”,他又停了下来,怎么会出这样的桥名呢?难道这桥只有姓朱的可行,而我姓徐的就不能过吗?沉思良久,他终于明白,这一带的人可不简单,把“朱”与“诸”的谐音融合在一起,朱行桥是诸人可行走的桥。循着溪水往上看,一片的开阔地、村落密集,炊烟袅袅,梵音叮当。尽西面群山跌宕,北面之山峤石嶙峋,南面山峰挺秀,蜿蜒与海相接。真是一块风水宝地也!他断定这里定是人才辈出之源,文化深厚之地。不然,“西垫”“朱行桥”内涵深奥,又很幽默的地名是起不出来的。

徐霞客匆匆走过西店,他急于要做自己理想的大事,要迈出“溯江探源”的第一步,那就是首游天台山。

徐霞客先生您曾想过否?当400年后,您走过的路,我们宁海人还在探索着,还在不断地怀念您。,要知道我们宁海人是有情有义之人,是知恩图报之人。我们已经把您出西门的那一天,争取为“中国旅游日”,我们还要把您走过的路,申报成世界文化遗产。愿您在天之灵多多护佑,使我们的“申遗”行动能够成功。

(作者:王高富,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理事、学术委员)

相关链接:

[原创]徐霞客从“西垫”走过 

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走进西店启动仪式暨采风活动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