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的发现

 2017 年 10 月 02 日
 作者:赵邦振

   924日,我随着徐霞客旅游俱乐部参加了宁海县第六届"千里走宁海"的启动仪式活动,驴走了宁海北部重镇西店的桥棚村经天门山至礼村14多公里的登山步道。

起初,我以为,登山步道,只不过是一些寻常山路,又是一种群体性活动,哪里会有奇山异境供人欣赏?哪料,一进入桥棚村的天门山谷口,便被里面的景象深深地震撼了。我觉得,这里的岩石奇异非凡,透露出它们的独到之处;这里的涧水迥乎寻常,彰显着它们的特别风釆。我庆幸自己的决定,一次平常的赴约,让我在桑梓的土地上有了一个意外的发现。

天门山雄浑地矗立在桥棚村至礼村的西部,听说主峰莲花峰海拔达700米以上,茂密的森林将山覆盖得郁郁葱葱。从桥棚村往西走,一条混凝土浇成的大路向着山谷曲折地铺去,随着缓缓的斜坡一直延伸到了谷口。到了谷口,与水泥路相接的便是石垒的山道,显示了它的古老和苍桑。一踏上这山间古道,我便被眼前的景象深深地吸引了,几乎忘了今天是来驴走登山步道的,完全沉浸在奇岩秀水之中,似乎觉得置身于一处旅游胜境,忙着去欣赏这岩石、这涧水,还有更多的可人之处。

看吧,这里的岩石是不同寻常的,自有它独具的风貌特征。它们尽管被茂密的植被遮住了真容,但仍掩不去蓄势待发的美好。它们在古道的对岸、山涧的那一边,绵延壁立着,在绿被的掩盖下时隐时现,撩拨得人心头发痒。从几多裸露着的态势中,我看出了它们的伟岸、多姿和浪漫,看出了它们深藏着的原始的真朴。我设想着,要是能够去掉这些撩人的遮蔽物,它们一定会像中东的美女卸去了面纱倏然呈现在男人面前,让人心神摇荡。我的心里暗暗地埋怨着,为什么没有人重视它、装扮它?我们常抱怨我们的家乡缺少经典的山水,但为什么这眼前的佳景却天天蜇伏在自己的面前,至今还是让它冷落地存在?

    再看吧,这里的水是多么秀气。一条山涧,曲曲折折地顺着山势从西往东旋绕,澄碧的涧水穿过了岩缝,绕过了砥石,在巨崖前激荡起湍急的水花,整条涧从上至下便奏起了动听的妙音。这涧水,有的地方落差大就形成了水帘,有力的水柱冲进水潭发出了轰鸣;有的地方落差小就一显文静的情态,奏出了轻曼的乐音;有的地方岩石差互就左冲右突,脉脉细流缠绞洄漩,撞击出了"山鸣谷应,风起水涌"的天籁之声。一路上,这水声总是萦绕在你的耳旁,为你唱响了动听的歌;这猫眼般清纯的水,将你的心洗涤得透亮透亮。

     还有,你可别遗忘了这脚下的古道。它蜿蜒在山涧之旁,与涧对岸的巉崖为伴,一路上斗折蛇行,时急时舒,路旁还不时地佐以耸崖古树。这路,虽然还表现出原生态的顽劣本性,但仍不失其风雅倜倘的风范,拨动着人的心神。

     这里的生物也格外诱人。你瞧,山根的水稻金色一片,那稻粒灿灿地黄晶晶地亮,闭了眼,面前似乎飘逸出白米饭的喷香。那山中的菌类真是出奇得可爱,这一树的鲜亮蘑菇你可见过?整齐地缀满了树身,惹得人啧啧称奇。

     这就是桥棚村的天门山谷,古道与奇石夹峙,孕育出了潺淌着清泉的山涧,涧中顽石罗列,涧旁青蔓披拂,峰回路转,岩随坡生,绵绵长长地延续了几里路。到了山岗平地,一座简朴的山神庙稳居其顶,汇聚着大山的灵气。

    山神庙处于平敞的冈顶,周边的环境舒缓开阔,一条小涧从它的西边淙淙淌过。在这里,再也看不到奇岩怪石,却有开阔的盆地、挺拔的茂林。因此,这里应该是爬累之后最好的憩息地。你就那么静静地坐着,任山风亲吻着你的全身,这真是一种神仙般的享受,失去的力马上就被找了回来。在这里,还有更舒心的景象出现在你的面前,那淡淡的云雾飘起来了,把山们荫蔽得矇矇眬眬,真有点"斜风细雨不须归″的感觉。在缭绕的云雾中,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要是哪一天,这山谷被有识之士看中了,利用了,在这土地庙旁勾勒出"水村山郭酒旗风"的画面,或许会成为一个热闹的场所。

    啊,真不枉了这一次驴走,竟让我有幸在家乡的土地上有了意外的发现。

(赵邦振,宁海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