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泉琐忆

2017 年 08 月 26 日
 作者:赵爱娥

本来很想写写温泉的一些民间传说和故事,可是当我在键盘上敲出“温泉”两个字时,记忆深处忽然喷涌出一堆的漫漫旧事,脑子里不断叠加出深深浅浅、远远近近的画面。温泉:夏的清凉、秋的斑斓;温泉:诗意的春天、温暖的寒冬……此时此刻,回忆无比的美好,在温泉里发生的亲情、友情、爱情令我动容,捡拾起难忘的细碎光阴让我心际荡漾、情不自禁!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我们公司团支部活动搞得特别活跃,有声有色的,小年轻们在团支书的带领下,郊游、野餐、学业务、岗位练兵……特别是唱着校园歌曲骑自行车出游,那感觉不要太好。前童、越溪等近郊都留下了我们一串串的欢声笑语,一长溜的自行车队伍成了马路上一道最美丽的风景线。年轻可以任性呵,二十来岁的我们把每一个平凡的日子都过得津津有味。

一个春暖花开的星期天,更大的挑战来了,自行车游温泉。经过一次次活动,好多人已学会自己骑车子了,而柔弱的我仍视骑车为畏难,依然是一个只会坐同事车子的主。然而坐自行车的书包架上,近距离还好,如果远程,那滋味可就不咋地了。那会儿县城所有通往乡村的马路都是小碎石子路,因为颠簸,冷冷硬硬的铁架子恪屁股不说,对小蛮腰也是个考验,而车子开过去扬起的灰尘就更让人难受的了。还没到梅林,我就没法坚持,眼泪汪汪地打起退堂鼓不想去温泉了。一时间,十多辆自行车停在路边,有的批评我娇气,有的劝说我必须坚强,而有的说反正公路上汽车不多干脆让我自己骑自行车,他们一路上教我,说不定温泉还没有到我就会单独骑了呢……才参加工作不到两年的我被同事说得破涕为笑,开开心心地重新坐上了他们的自行车后座。

山路十八弯,弯弯惊又险,那时候感觉深甽好远,大山深处的温泉更是遥不可及。可是美好的温泉在向我们招手呢,大家骑一程休息一程,或者跑进路边的田畈采野菜玩。那时候才几幢房子的温泉特别简陋,而我们仅仅把温泉当作一个风景区,没有去泡澡。我们在溪边野餐,在树林里游戏。群山葳蕤,盎然的绿柳、银杏凑鸣出曼妙的春色。纯朴、摔真,不屑富贵,我们喜欢美好的瞬间,珍惜同事的有缘相聚,更铭记生命中每一份感动。

自打那天温泉回家,我终于下定决心学会了骑自行车!

没法遗忘那些过去的云烟,好山好水总会留下特别美好的印痕!人生之路有朋友同行那是一种幸福,好友间互相牵挂更是一种难得的款款深情。

那年考出驾照,一闺蜜好友自告奋勇地说愿意陪驾一次。驾照在手,心里痒痒的也正想露一露车技,于是我们俩将车子开上了去温泉的梅深线。她说,这条路弯道多,车速快不了,但路面状况非常好,风景又绝佳,是练车的好路段。

正是深秋季节,黄灿灿的水杉尽显金色,漫山漫坡秋林尽染。可是最好的景色我却无暇顾及,两只手紧紧地握着方向盘,眼睛盯着前方,丝毫不敢松懈,前面一有来车,心里就紧张,任朋友在副驾驶座一路叫着放松放松、深呼吸深呼吸……然而我的精神高度集中,完全不理会她比我还紧张的叫沙哑了的嗓子,最后终于将车子平安开到了温泉。生生觉得整个衣背完全湿透,双腿颤抖得厉害,可是心里却特别有成就感,尽管四十分钟的车程,我走了大约一个小时四十分钟。朋友手一挥,行啦,行啦,以后可以单独驾车去任何地方喽!真可谓初生牛犊不怕虎,拿到驾照不到一个星期呢。而后朋友又在数月内陪我在梅深线走了好几个来回,用她的话说,这些汽油烧得值,感觉一次比一次轻松,最后一次简直是轻松加愉快,因为不但我的车技突飞猛进,她不再提心吊胆,而且到了天明山温泉后我俩还趁机泡了个露天温泉。

元旦已过,正是一年中最寒冷的季节,朔风萧瑟,雪花一会儿密一会疏地飘着。露天浴池客人不多,氤氲的水雾弥漫着一股特有的味道,我们轻轻滑入热腾腾的泉水中,全身放松,身子一动不动静静地泡着。据说泡温泉最高的境界就是静,在水里任泉水轻轻抚弄,养心又养身。头上雪花飘飘,水里温润融融,池边则绿草茵茵。深深地呼吸着饱含负氧离子清冽甘甜的空气,感觉似乎就两个字:酥爽!

朋友不是驾校的专职教练,仅仅比我早考出驾照两年而已,可是她却在去温泉的路上帮助我完成了一名从毛脚司机到能单独驾车一路飙上四明山的飞跃。

不是姊妹胜似姊妹,好友的这份情意深埋心间!

后来我就喜欢上了梅深线这一条有弯度又有坡度的路,时不时驱车一次,当然更喜欢的还是路尽头那个被万亩森林包围着的优质温泉。

记得最早知道宁海有个温泉缘于我的母亲。四十多年前,母亲是城关一家镇办企业的供销员,不说走南闯北,却也频频出差,于是交往了不少外地的朋友。每年她都会邀请朋友来宁海并且陪他们去温泉。那时候,母亲总是说:我们宁海最能拿得出手的便是“深甽的南溪温泉”了,因而拿温泉待客似乎是常理和必须的。当时我还不到十岁,纯粹是个黄毛丫头,在母亲跟前撒娇,嚷嚷着也要跟着去神秘的温泉看看,母亲就会哄我说,温泉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去的,那里是一个疗养院,你一个小孩子如何去得?以后有机会姆妈一定带你去。

母亲的许诺我并不当一会事,在那个物资极端匮乏的年代,不缺衣少吃就很不错了,哪里还会有过多要求呢,感觉家长的许诺从来都是骗骗孩子而已。哪曾想小小的我还真的奢侈了一次。快过年的一个下午,母亲带着我和姐姐一起搭一辆运货货车去温泉,在工作人员宿舍区舒舒服服地洗了一个温泉澡。印象中,那温泉水真的好啊,水温不烫,刚刚适宜,香皂都不需要,洗浴后皮肤滑溜溜的,整个人神清气爽,把我们好一个开心。后来,也不知道母亲和这位在温泉工作的阿姨怎么着就成了好姐妹,以后每年的过年前我们都会去享受一次,虽然都是来去匆匆,虽然大山里面的疗养院是个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们就是冲着这一池温润爽滑的温泉水去的呵。后来,姐姐谈了一位做司机的男朋友,为了讨好未来的丈母娘和小姨子,这位准姐夫总是利用晚上开车送我们娘仨去深甽南溪泡温泉,那个待遇,呵呵,也不亚于疗养的干部了!

上个世纪的1990年,过年不久,母亲忽然就生病了,茶饭不思,什么都吃不下,上海、杭州一圈检查下来诊断为胆囊炎。坚强而又热爱生活的母亲怎么会生病呢。我又着急又担心,在母亲稍稍舒服一点的一天,刚结婚不久的我,让先生借了一辆小车子陪母亲去温泉泡澡,这是母亲最喜欢的事儿。她开玩笑说,有温泉泡,那可是王母娘娘的命哦,我好福气。

“是啊,姆妈你那么勤劳能干,心地又善良,你就是我们家的王母娘娘呢。”

娘儿俩在小车子里聊着天。清明已过,春天的脚步已遍布山里的角角落落,山坡上翠竹摇曳,路两边的水杉嫩绿嫩绿,溪流淙淙,景色如画。可是我却因担忧母亲的病情开心不起来。

母亲看了一会儿途中的景色,忽然叹了口气,温泉那么好,今后我恐怕泡不了几次了。一直乐观地配合治疗的母亲,怎么会说出这么悲观的话语呢,难道冥冥之中她已猜测到了自己的病情?我心如刀绞,却还得强作欢笑说母亲想多了,温泉泡澡环境以后将建设得越来越好!请你老人家来泡温泉可要赏光哦,云云。没想到母亲的话却一语成谶,当最后在县人民医院确诊为胰腺癌后,三个月,仅仅三个月时间,才五十有七的母亲便撒手人寰。悲伤、心痛自是无法言说!对于年轻的母亲离我而去心底里始终无法释怀。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不再去温泉,因为那里有和母亲最后一次泡温泉的甜蜜回忆。我害怕钩起对母亲无尽的思念,害怕母亲那双慈爱而温柔的眼睛,因为在泡温泉时,她总是看着我笑,说她真的很开心生了一个白白皮肤的囡囡。

母亲离开我已整27年了,然思念之情并没有因岁月而淡薄。如今温泉一如我猜想的,建设得漂亮而环保,人性化、个性化突出,且创新不断。玫瑰泉、药泉、红酒泉……天明山温泉的文化底蕴、宁海森林温泉别具一格的小木屋、南苑别墅山庄豪华大气的格局。特别是新近特别热的民宿“拾贰忆”,以自然景观和生态资源为依托,融合独特的人文风情,结合东方式的度假设计风格,给客人营造了一个独特的山林野趣和静谧的度假环境。如果母亲尚健在,那她该是84岁的耄耋老人了,我定会小心地扶老人家坐上我的爱车,自驾去温泉泡澡。一路上我会慢慢开,让母亲对窗外的四季美景欣赏个够。到了温泉,我会挑选一个最适宜老人的房间,让她细细体味温泉水的柔滑和完美,相信母亲一定又会心满意足地说,她有王母娘娘的福气!

(作者, 赵爱娥,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理事,科普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