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泉溯源】漫谈宁海温泉

2017 年 08 月 22 日
 作者:王高富

 

大跃进时期,宁海发现了“温泉”,随即由省地质队勘探。结论是蕴藏量丰富,水温4951度,PH值为7.9,含有20多种对人体有益的矿物质和微量元素。当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江华同志很是重视。这是继西安“华清池”,南京汤山温泉之后的全国第三大温泉。并立即着手开发。建起了浙江省干部疗养所,由宁波地区专署直接管理。所长的级别也属于县处级干部,宁海县政府还无权过问。住温泉疗养所也要有相应级别的干部才可享受。因此宁海的温泉享誉很高,但也很神秘,几乎与世隔绝。那时山林、土地都姓“公”的,只要国家需要就得无偿奉献,下级绝对服从上级,个人绝对服从集体。为了能保证领导干部的安全,南溪岙的上万亩山林也同时归温泉疗养所所有。南溪村民不得随便砍树斫柴,使得这一片森林得到了特殊的保护。当其他山都成了“癩头山”时,南溪温泉的72峰终年常绿。这样的青山、绿水、温泉、别墅,为这些对革命出生入死作出贡献的老革命提供了应得的享受,使他们能延年益寿。

随着文化大革命的开始,斗走资派、斗学术权威,这些老革命蒙受了很多的冤屈。他们被关进了牛棚,疗养所也冷清了,革命群众要享受温泉的呼声高涨了。因此管理处为了满足革命群众的需求,在疗养所的外面造了一个很大的“浴池”,可容上百人洗浴,还可游泳。这个消息如一声春雷,响彻了宁海的大地,传播到宁波各地。宁海人首当其冲,人们成群结队,起早步行到南溪温泉,来体验这天堂般的享受。这往返近百里的路程,他们不觉得辛苦,心里还是美滋滋的。有自行车的“有车族”,他们耀武扬威在人行古道上,超过一拨一拨的步行族,显出一份自豪感。大人们能享受,红小兵也要享受。当时,学校提出“学工、学农、学军”,各校都有学农基地,有校办厂,解决了学农、学工问题。那么如何学军呢?我们学校就组织了“背起背包泡温泉”活动。那时十三、四岁的高段学生,体力很强,两人一组,一人背被,一人背网线袋。网线袋里有日用品,干粮之类。干粮以麦饼为主,也有糕饼等。中饭后沿着徐霞客走过的古道,出西门,过暗岩路廊,跨过洋溪桥,进入黄坛水库。超过百人的红小兵加强连,蜿蜒在黄坛水库的公路上,一路笑声,一路歌,场景很壮观。因为是学军活动,又有泡温泉的美好理想,学生们很是听话。“就地休息”“开拔”,一切行动听指挥。将近傍晚,到了西溪小学和徐家宗祠宿营。第二天一早又打起背包,翻过“鹿颈峧”,进入理想的温泉。

沿山而建的几栋小洋房很显别致,大厅门口挂着“天明山南溪温泉”的匾额,这是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郭沫若先生所题。一条溪流从中间淌过,两岸是疗养所的房子,有桥相连通,很是宁静。过了疗养所,下面的浴场内,人声鼎沸。等候的、戏水的、游泳的、换装的,热闹非凡。大约一小时一轮换。待到我们下水时,学生们好似一群小鸭子,那种兴奋劲比吃大餐还胜百倍。临近中午,啃了几只麦饼,喝了几口山水,从岙胡方向返城,已过晚饭了。

以后在大浴池的上方又新建了一所比较雅致的浴房。有单人间,也有统间。来洗浴的多以工厂的工人和机关工作人员。作为工会活动的形式,属福利享受。

轰轰烈烈的泡温泉热潮,随着国有企业的转制逐渐降温了。南溪温泉也由此演生出天明山温泉大酒店,南苑温泉山庄,宁海森林温泉度假村,十二忆南溪温泉山居……。

由于勘探水平的不断提高,全国各地温泉多如牛毛。宁海温泉这块金字招牌,被镀金、镀铜的混淆了。加上城市的泡脚店、桑拿中心的崛起。人们对“泡温泉”的欲望已经下降了。但是优质的宁海温泉水,得天独厚的森林氧吧,无论如何是他们所替代不了的。真金不怕火炼,当人们真正认识到宁海温泉的真静美,当人们真正体验到它是一处避暑胜地,当宁海温泉的经营者坚持不懈地信守这块金字招牌,改变一些营销策略,符合人们的消费观,定会掀起新一轮的温泉热。还会引来新的避暑潮呢!

“静就是美”,这是我们宁海旅游人提出的一个口号。宁静的港湾,宁静的溪山,是我们宁海的一大特色。西溪水库比九寨沟更美,因为山比九寨沟更绿,水比九寨沟更深、更静,负离子远超过九寨沟。如果有一个山洞把西溪水库与南溪温泉相连通,形成一个大景区,有观光公交车衔接,静在西溪水库、野鹤湫,乐在南溪温泉洗浴、住宿。湖光山色一览,温泉,佳肴共享。这真是不是九寨沟而胜过九寨沟!

(作者,王高富,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理事,学术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