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旅游信息 → 正文

 

两走直石岭

 

霞客旅游网 http://www.nhly.net 2017年04月21日  作者:赵爱娥

直石岭,我县岔路镇和天台泳溪乡边界上的一条山岭,也是四百年前徐公霞客从宁海出西门徒步上华顶山曾走过的古道。323日接到徐霞客研究会霞客情、跨界行活动通知,两天后将组织部分会员走一走直石岭。这就有点纠结了。从王爱的稍场开始徒步至冠峰山庄,全程有6公里山路,而我刚从加拿大旅游回来才下飞机不久,日夜颠倒的时差已令人神情不济,还有力气去爬山吗?

去,还是不去呢。“春三月,花满枝,秋千惹绿杨柳丝……”江南三月好时节啊,不负春光不负卿。显然春的魅惑是无法阻挡的,尽管回家的两个晚上加起来才睡了三、四个小时,这条深山古道我还是想去走走。没想到,一走竟连着走了两次,且仅仅间隔两个星期!

325日正是岔路镇在王爱西山桃园举办“2017第二届王爱踏春节开幕式”的日子。研究会的成员们满有兴致地参加了这个春天的活动,然后提早撤场直奔五六公里外的稍场。如此,“岗上花开、春满王爱”的踏春节,我们就从行走直石岭启程。

 

一开始想当然地以为是“梢场”,树梢的“梢”。后来看了好多老师的文章才知是“稍场”。是山里人种地、砍柴、行走累了,稍微坐一下休息的地方。说它是个“场子”吧,其实也就是一个叉路口,相较于山路,比较开阔而已,现在浇上了水泥,可以通车子。

昨天还是滂沱大雨,今天已是花儿朵朵开、白云蓝天上飘了。都说今年暖冬寒春,果然翦翦轻风阵阵寒,但漫山的翠绿、处处弥漫的芬芳瞬间让我忘记了什么叫冷。心中揣着一团火的徐学爱好者们更是健步如飞,一边还不忘热烈地讨论着徐霞客当年是否就是走的这个古道。讨论着徐霞客当年留在宁海的种种元素和足迹。走了不到一百米,右拐就有登山步道进山,没走几步,便是土路了,路很小,然后一直是上坡,有碎石铺就的,也有保存完好的卵石路,古道味浓郁。

 

温暖的春阳透过疏朗的树枝漏进山道,于是山路上就有了五彩的斑驳,踩在柔软的落叶上,温暖而有诗意。不知道前方是怎样的山路,反正紧跟队伍吧,不一会儿便有细汗了,脚步也有点沉起来,渐渐地便落在了最后。恰好此刻县徐霞客研究会常务副会长麻绍勤先生开玩笑说:“注意你的脚下哦”,我吓了一跳,还以为碰到什么虫蛇了,没想到他却哈哈大笑起来,原来是提醒我,此刻我们正一只脚踩在宁海县境内另一只脚却在天台县行走呢。实实在在的雨后“跨界行”了,虽然有点累但感觉很是奇妙。想四百年前徐霞客来到王爱山是渡水母溪、经松门岭到的王爱。也是“雨后新霁,泉声山色,往复创变,翠丛中山鹃映发,令人攀历忘苦。”美妙的春色令他忘记了路途辛苦,从而兴致盎然。那么雨后的今天,同样“人意山光”,我们或许正沿着旅行家的足迹,并受他的精神所激励,在“路荒且长”的山路上行走……

 

王爱,无疑是一个需要细细回味的地方,几乎每一次游走,都让我有新的发现新的想法。比如这条难得一走连接两县很有特色的古道!经同仁们考证,徐霞客当年走的山岭显然没有局限在松门岭和筋竹岭,这条深山荒寂中的直石岭很有可能也是徐公走过的。如此看来,王爱山上霞客游踪步道或许还有我们没有发现的。

 

徐霞客两次游历天台山,两次都经过我县王爱,可见这个地方的魅力所在。那么打响徐霞客游线品牌,做好做大王爱山乡村旅游这块蛋糕,在充分利用王爱山现有的优质旅游资源基础上再和天台泳溪乡的特色旅游联合起来开发,无疑这是一个明确的方向。相邻的两个县,依托徐霞客所钟情的两地,联手打造,资源共享,想必一定能有更好的前景。据了解,我县岔路镇已向天台泳溪乡伸出橄榄枝,两地政府部分已进行实地考察、商榷、推崇和思考。以达到扬长避短,齐心合力的共识。再加上奇思妙想及一些“金点子”一起分享,那么“众人拾柴火焰高”,届时一定会实现互利互惠,福祉百姓。

 

直石岭,没有我想象中的难走,上坡路也就一公里多点,然后是绕着山腰走的相对较平坦的山间小路,古道韵味绵长,想必深藏山里数百年了,被破坏的程度也不大,生态不错,蜂蝶飞舞、鸟鸣啾啾,山花一簇簇一丛丛蓬勃“映发”,特别是野樱花、粉的紫的,如霞如云,绽放得无比灿烂。然而最美好的风景当属研究会会员袁伟望老师伉俪,夫妻俩一路上当起了环保志愿者,都是做外公外婆的人了,却不怕脏不怕累,一张塑料纸、一个可乐瓶都没逃过他们机敏的双眼,这种精神和境界令人肃然起敬!

走过天台泳溪乡村民种植的油茶基地,下坡到了一条县道上,路边标设显示再翻过一座山便可到达目的地冠峰山庄了,全程也就0.9公里。然而15天的境外旅游,时差的困绕,我差不多已成强弩之末了,最后在山岭前望而怯步,坐上了来迎接的车子,还美其名日留点遗憾,为下次行走直石岭找个借口。

 

哪曾想,半个月后,我乐颠颠地随同二十余位喜欢远足、爬山的朋友又走上了直石岭,算是没有食言了。

 

清明一过,好天气继续,然48日那天却浓雾重重,行驶在王爱山岗上的车子被一团团飘来的白雾笼罩,有几段路能见度不到50米,一不小心便错过了稍场路口。路边采松花粉的山民告诉我们,要掉头五公里才是稍场呢。

 

走到岭口,看见一位驴友用单反相机不停地朝我们拍照。搞错了吧?疑惑间果然是误会,原来这里正在举行“2017中国徐霞客古道首游地天台泳溪山地徒步大赛”,他以为我们也是参赛的运动员呢。听说这次规模还挺大的,共有来自周边县市的四百名徒步爱好者参加,他们将走着或跑着完成20公里的路程。有点强度的,应该都是年轻人参加的多。看来对于古道的维护、挖掘和宣传,天台县丝毫不输我县!比如半个月前走直石岭时看到好几段古道都被山水冲塌了,还是天台泳溪的山民们修起来的。

 

白茫茫的浓雾在身边缥缈弥漫,朦胧中古道蜿蜒伸向前方,给直石岭蒙上了一层神密的面纱。前面的朋友时隐时现,或者只闻声不见人,恍惚中如入仙境。再次走上直石岭,心里有了底,不再匆匆,这两个多小时的路程,得和几位朋友一起慢悠悠地呼吸着饱含负氧离子的新鲜空气、享受着山里的美好春色才好。巧得是其中一位朋友三十年前曾在这一带工作过。那还是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乡村干部,走村访户全靠双腿,山路边有几棵大树、几个路廊,都了然于心。他说那个时候都不知道明代大旅行家徐霞客,更不知道徐公居然还曾来到我县的王爱山岗,且还来了两次!那时候这条古道走了一次又一次,这让他倍感自豪。是啊,三十年前,有几个人能看到《徐霞客游记》这本书呢。没有看过书当然不知道大旅行家写游记的开篇地是我们宁海。今天他陪着我们一路聊着,走着,轻松开心。花香阵阵袭来,大家辨别着是从哪丛花哪棵树上散发出来的。朋友的夫人从小在山里长大,她特别厉害,什么树呀藤呀野花呀都能叫得出名称,好多都是生长在城关的我从没听说过的。看他们健康又阳光,全然没有“一个甲子年龄”的老态和赢弱,这些山山弯弯的路,陡陡峭峭的坡,对于他们来说还真的不在话下。

说话间,身后传来喘息声,回头一看,原来参加比赛的运动员们跑上山来了。我们赶紧让路并为他们加油,只见跑上来的有两组,每组三人,其中一人是女运动员,跑在中间。奇怪的是跑在前面的男生腰间绑着一根有弹性的绳子,另一头绑在女生的腰间,而后面的男生腰间有条同样的绳子。看来他们是一个团队,谁也不能落下,男生拉着女生一起跑,两个男生轮流换着担负这个任务。哈,这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孤陋寡闻的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用这种方式一起比赛的。随后的途中不断碰到一队队的参赛运动员和设在路口的服务人员工作岗,他们甚至还准备着一辆突发事件用的应急面包车。或许这是很平常的一幕,可是在直石岭上碰见,我被这种不言放弃顽强的奉献精神感动。这,不也正是徐霞客精神的最好体现吗?

    不知不觉又走到了县道边,剩下的0.9公里上坡爬不爬呢?这次我没有丝毫的犹豫,抬腿就迈上了登山步道。起码这一段直石岭不能留下遗憾,得完整地走完它,我也想“顽强”一回!


 

 

(赵爱娥,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会员)

   

 

   论坛热帖

 评进入评论>>>

    论坛新帖

新会员免费注册
   霞客旅游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原创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宁海旅游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宁海旅游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宁海旅游网)”的作品,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宁海旅游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宁海旅游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