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旅游信息 → 正文

 

徐霞客并非在“庚辰东归”途中上峨眉山

 

宁海旅游网 http://www.nhly.net 2017年02月17日  作者:王高富

   

编者按:“徐霞客有否到过四川峨眉山?”这是徐学专家吕锡生先生提出的一个课题。本文作者宁海徐霞客研究会一个理事王高富先生,敢于挑战权威学者,没有潜心研究徐学,没有徐霞客这种精神,是不可能写出这样文章的!恳请霞客粉丝细细品读。

********************************************

徐霞客 并非在“庚辰东归”途中上峨眉山

“徐霞客有否到过四川峨眉山?”这是徐学专家吕锡生先生提出的一个课题。因为峨眉、岷江是徐霞客生平游踪的首选,又是溯江探源所必要的,可惜在《徐霞客游记》中没有反映出徐霞客到过四川峨眉山的文字记录,并且被大多数徐学研究者所否定。吕锡生先生还准备拍摄《跟着徐霞客看中国》的一部大型记录片,分15集,在第15集“万里送归”的脚本中有一情节,丽江送别:土司木增挑选了8个壮汉,一路上轮流抬着躺在滑竿上的病魔缠身的徐霞客,缓缓离开了鸡足山,向江南进发。西出石门、金沙、经巴塘、理塘、至雅安上峨眉、岷江至宜宾,入长江,经重庆达黄冈东归。这是他根据周庚鑫先生在1983年发表的《庚辰东归考》一文而作为依据的。他认为这篇文章考证最全面,最有说服力。但我认为这是一种牵强附会,不切当时的现实,也不符合“徐霞客墓志铭”中的的所述。

墓志铭是志墓中人之事也。陈函辉作为徐霞客生前的石友,而且又是当时徐霞客家乡的靖江县令,又是堂兄仲昭的密友,对徐霞客的一生是很了解的。因此在徐霞客弥留数日前,命子屺到陈函辉处要求为其写墓志铭。在徐霞客死后三日,堂兄仲昭又特报“霞客作岱游矣!临终以志托寒山,愿吾子有以不朽之。”古人之习俗以墓志铭来总结概括人之一生经历、道德品质,及重大的功绩,刻成碑文,同放在墓中。而现代人则以祭文或悼词作些简短的介绍,以作哀悼。陈函辉为徐霞客所作墓志铭长达六千字。对徐霞客的家世、生平,特别对徐霞客的游历道德品质、性格特征作了详尽的追述,是一篇不可多得的墓志铭。这篇墓志铭应该可作为徐霞客游历的重要依据,是不应该予以怀疑的。因为它是当时的、当代人写的。如果没有《徐霞客游记》的出版,那我们了解徐霞客,只能从墓志铭中去了解了。这是唯一的选择。正因为《徐霞客游记》的诞生,又因为《徐霞客游记》的版本不一,散失较多,经历时间又较长,与墓志铭中有些不合,这也属于经常现象,但我们不应该否定墓志铭所述的真实性。

《徐霞客墓志铭》载:“丙子九月,寄一行书别予江外,惟言‘问津西域,不知何时复返东土。如有奇肱之便,当以异境作报章也’俟仲昭自闽回,执手一别,即大笑出门。一僧一仆偕焉。僧号静闻,焚修破寺中,闻其言而悦之者,不知十驾之难及也。发轫两浙,九江、三楚多属旧游。至湘江遇盗,行笈一空。静闻被创毙,霞客仅以身免。金谓再生不如息趾,霞客谓:‘吾荷一锸来,何处不可埋吾骨耶!’从乡人相识者贷数金,负静闻遗骼,泛洞庭,跻衡岳,穷七十二峰十洞十五岩三十八泉二十五溪之灵奧。念前者峨游既未畅,遂从蜀道登眉,北抵岷山,极于松潘。又南过大渡河,至黎雅瓦屋、晒经诸山,复寻金沙江,极于牦牛徼外。由金沙而南泛澜沧,由澜沧而北寻盘江。大约多在西南诸夷境,而贵筑、滇南之观亦几尽。木丽江闻而出迎,礼甚恭。……黔国益高之。憩点苍、鸡足,礼佛衣,遂窆静闻骨于迦叶道场,闪太史中畏为塔铭。由鸡足而西出石门关数千里,至昆仑,穷星宿海。登半山,风吹衣欲堕,望见外方黄金宝塔,又数千里遥矣。……

霞客于峨眉山前作一札寄予。其出外番分界地,又有书贻钱牧斋宗伯,并托致予。书中皆言所历涉山川险僻诸瑰状,并言江非始自岷山,河亦不由天上。其发源河自昆仑之北,江自昆仑之南。中国入河水为省凡五,入江水为省凡十一,其吐纳江盖倍于河矣。又辨三龙大势:北龙夹河之北,南龙抱江之南,中龙中界之,特短;北龙亦只南向半支入中国,惟南龙磅礴半宇内;其脉咸发自昆仑,与金沙江相持南下,环滇池以达五岭,龙长则源脉亦长,江之所以大于河也。爰著成《溯江纪源》一篇。余友李端木名令皙,江阴令。与余为刻入江、靖二《志》中,以订桑经、郦注之谬。

 

霞客游轨既毕,还至滇南。一日忽病足,不良于行。留修《鸡足山志》,三月而《志》成。丽江木守为饬舆从送归,转侧笋舆者百五十日,至楚江,困甚。黄冈侯大令为具舟楫,六日而达江口,遂得生还,是庚辰夏间事也。……

霞客生于万历丙戌,卒于崇祯辛巳,年五十有六。以壬午春三月初九日卜葬马湾之新阡。小寒山陈子为之铭。”

上述“墓志铭”之摘录与“徐霞客游记”的内容,时述基本是相符的。《徐霞客墓志铭》写于壬午年三月九日,而季梦良整理的《徐霞客游记》则在壬午年腊月望日,《铭》早于《记》。从《铭》文中可看出,徐霞客游四川,睹岷江,上峨眉是在黔游之后,滇游之前。在《粤西游日记三》中,霞客与静闻诀别:“丁丑九月二十二日余往崇善寺别静闻,……二十三日舟不早发。余念静闻在崇善畏窗前风裂,云白屡许重整,而犹不即备。余乘舟未发,乃往梁寓携钱少许付静闻,令其觅人代整。……余展转念静闻索鞋、茶不已,盖其意犹望更生,便复向鸡足,不欲待予来也。若与其来而不遇,既非余心;若预期其必死,而来携其骨,又非静闻心。不若以二物付之,遂与永别,不作转念,可并酬峨眉之愿也。”此段文字是游记中反映出徐霞客安置好病重的静闻后,决心要实现赴峨眉山的愿望。丁丑十二月十一日至十八日,徐霞客粤西游后返崇善寺,闻静闻诀音,必窆骨鸡足山。遂取静闻骸骨,多有阻,终乃成,负骸而行,至金重甫处借贷作游资。此后自戊寅五月初九至八月初七,近三个月无日记。这段时日是否如《铭》中所述“遂从蜀道登眉,北抵岷山,极于松潘。又南过大渡河,至黎雅瓦屋、晒经诸山,复寻金沙江,极于牦牛徼外。”徐霞客不作日记,而以信札寄于陈函辉,钱牧斋言所历山以险僻之瑰状,并言江非始其岷江,河亦不由天上的《溯江源考》。《江源考》可能是因写作上的连贯,并非在信札上所言。

徐霞客不是凡人是奇人:“豫庵配王孺人,怀霞客弥月,以异梦诞生。生而修干瑞眉,双颅峰起,绿睛炯炯,十二时不瞑,见者已目为餐霞中人。”“不计程,亦不计年,旅泊岩栖,游行无碍。其言游与人异:持数尺铁作磴道,无险不披。能霜露下宿,能忍数日饥,能逢食即吃,能与山魈野魅夜话,能袱被单夹耐寒暑。尤异者,天与双趼,不假舆骑;或丛箐悬崖,计程将百里,夜就破壁枯树下,即然脂拾穗记之。偶逢一人,与言某州某地胜,掉臂便往。过数月,又寻其人,指点彼中未见诸秘状。”这样的奇人奇举,按我们常人的逻辑思维是不可以理解的。因此这三个月日记的空失实是他实现峨眉之行的所为。如果这样《铭》同《记》就完全吻合了。

关于滇游日记一缺的叙述,众说不一,有说被火焚,有说被遗失,有说则见于《盘江考》,最后只能以“文章缺陷,信乎有数存焉,为之浩叹!”按《铭》记,只有这段时日到过四川峨眉山,霞客游踪在1613(癸丑三月晦)之前都未曾有游记,他的游踪都从《铭》中而得,俱相信之,而惟独不相信四川峨眉山之叙乎?这也是一桩怪事。因此,我认为要尊重《墓志铭》,徐霞客是到过峨眉山的并不是坐在笋舆上到峨眉山的。

参考资料:

1、《徐霞客与当代旅游》2016年第九期,吕锡生文

2、《徐霞客墓志铭》陈函辉

3、《徐霞客游记》                                    

王高富

201726

   (王高富,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理事)

   相关链接

 

  

徐霞客 并非在“庚辰东归”途中上峨眉山   

 

   论坛热帖

 评进入评论>>>

    论坛新帖

新会员免费注册
   宁海旅游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原创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宁海旅游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宁海旅游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宁海旅游网)”的作品,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宁海旅游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宁海旅游网联系。
   
 

· 宁海旅游推荐信息 ·

·宁海发现《资治通鉴》记载的黄罕岭
·“白峤”在哪里?
·弥陀庵遗址在何处?
·官塘周氏或为周恩来迁浙始祖周茂之
·周恩来家族迁浙始居地
·《徐霞客游记》中的宁海地名考
·宁海名岭
·宁海佛教四大名山
·文人墨客与宁海名山
·宁海四大名峰
·宁海皇家四大名山

· 宁海旅游图片新闻 ·

上海旅游团考察宁海徐霞客古道 攀登松门岭 上海旅游团考察宁海徐霞客古道
上海旅游团考察宁海徐霞客古道 攀登松门岭 上海旅游团考察宁海徐霞客古道
宁海老年大学文化旅游班参观南京大屠杀纪念馆 宁海老年大学文化旅游班走进梅山村
宁海老年大学文化旅游班参观南京大屠杀纪念馆 宁海老年大学文化旅游班走进梅山村
徐霞客俱乐部驴友参加2014“千里走宁海”第二站活动
宁海霞客俱乐部108名驴友参加“千里走宁海”第二站活动 省旅游局党组书记王文娟参观中国旅游日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