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旅游信息 → 正文

 

徐霞客笔下的明末吏治乱象

 

宁海旅游网 http://www.nhly.net 2016年12月20日  作者:赵邦振

   

     一般的文学作品,都会烙上时代的印记。明末著名的旅游家、地理学家徐霞客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写成的“游记”,以及他写就的诗文、书牍等,同样折射出时代的痕迹。笔者通过学习他的游记和诗文书牍,从中发现明末吏治的乱象。从这些乱象中,我们可以捕捉到明代必将走向灭亡的信息,也触摸到了徐霞客深沉的爱国情怀。
     明代发展到徐霞客时代,社会局面乱象环生、危机四伏,这种混乱的景象,我们先从皇权频仍更迭上以窥其貌。
     神宗帝从万历元年(1573年)十岁开始登基,到四十八年(1620年)去世,在长达四十八年的皇帝生涯中,其实真正发挥自身作用的时间却不长。十岁到二十岁之间权臣掌朝,他只是起到象征性的作用;二十岁以后,他终于发挥了自己的潜能,运作了至今让历史学家津津乐道的“万历三大征”(即平定哱拜之乱的宁夏之役、抗日援朝的朝鲜之役、平定杨应龙的播州〈位于四川、贵州、湖北之间〉之役。);但到后期的二十年里,他怠于政事,酒色财气,醉生梦死。他在政治上的糊涂主要表现在两件事情上,一是无谓地报复当时的权臣张居正,致使官僚队伍作假成风;一是在立储问题上首鼠两端,造成了宫内的混乱。他的儿子光宗朱常洛就在神宗厌恶冷落的阴影下登上皇位,结果是仅满一月便暴病身亡。熹宗朱由校就在这急匆匆、乱哄哄的形势下登场了,他这个皇帝还能当得好吗?十多岁了还是个文盲,为了自己能掌握权力结果任命了一个同样是文盲的魏忠贤来担任自己的秉笔太监,再加上一个厚颜无耻的乳母客氏扰乱宫闱,还有那个专横跋扈的光宗宠妃郭氏。所有的这一切都为明朝的没落涂上了一笔浓重的悲剧色彩。终于,熹宗代黑暗的七年,将明代推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随后继承的思宗朱由检,虽有救国之心,却无回天之术,他机智中多了一点愚蠢、大胆中多了一点刚愎,结果昏招百出;他虽勤政自律、立志有为,但用人过拙、疑心过重、驭下过严,为明朝的最后灭亡埋下了伏笔。
     如此混乱的朝廷,哪还有精力和智力去管理好天下大事?徐霞客的一生,几乎贯穿了这四个皇朝。因此,在他的笔下,往往能透视出当时官僚的腐败、吏治的昏聩,向读者不断地释放出朝代必将走向终结的信号。
     吏治无能无力首先表现在流寇猖獗、盗贼蜂起。
     徐霞客在他的旅游考察路上,曾经三次遇盗,其中最惨烈的一次就是湘江遇盗。除了亲身经历,徐霞客在他的游记中,还记述下了大量的流寇盗贼横行乡里的事件。在他的《楚游日记》中有这样一些记述: 
     ——前晚下午忽七门早闭,盖因东安有大盗临城,祁阳亦有盗杀掠也。 
     ——是日,南门获盗七人,招党及百。 
     ——是夜二鼓,闻城上遥呐声,明晨知盗穴(“穴”作“在城墙上挖洞”解。)西城,几被踰入,得巡者喊救集众,始散去。 
     ——下岩(“岩”指作者所游历的高云岩。),导者(指向导)未至,方拽囊就道,忽北路言大盗二百余人自北来。主人俱奔,襁负奔避后山,余与顾仆复携囊藏适所游穴中(“顾仆”指作者的随从;“适”作“刚才”解。)。 
     ——(高云寺)向有五十僧,为流寇所扰,止存六七僧。(“向”作“过去”“原来”解) 
     ——询之土人,昨流贼自章桥北小径止于村西大山丛木中,经宿不去。 
     ——二十里,过大鱼塘,见两舟之被劫去,哭声甚哀。舟中杀一人,伤一人垂死。
     在他的《粤西游日记二》中(“粤西"是古代对“广西”的别称。),有这样的记述:流贼七八十人,夙往来劫掠村落,近与官岳遇,被杀者六人。旋南入陆川境,掠平乐墟,又杀数十人,还过北流,巢此庙中(“庙”指当地用来纪念三国时陆绩和东汉时马援的“陆马庙”。),縻诸妇女富人,刻期索赎,不至者杀之。
      如此疯狂的盗贼事件到底昭示着什么呢?无数的历史事实告诉我们:盗贼蜂起之时,便是国祚撼动之际。当时的这种形势就明确地昭示着社会不治,政治动荡,千疮百孔的社会肌体已蛆蛹满身。
      吏治无能无力再者表现在土酋横行、边关松弛。
      徐霞客的西南之行,最远处到达了腾越州(今腾冲),他从楚、桂、黔、滇一路走过去,越接近边陲,社会治安就越显得混乱,这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土酋横行,形成了只知土酋而不知中国的严重局面,正如书中所述“中国诸土司,不畏国宪,而取重外彝”;土酋之间频繁地争夺地盘,居然被认为是“此土司交争,与中国无与”;有时,政府部门派遣官员介入土酋之间的纠纷时,土酋们竟然抵制说:“彼此仇哄,无关中国事”。面对这种乱象,徐霞客忧心如焚,满腹愁肠地说:“朝廷之边陲则阴有所失。”
      我们来看一看,当时土酋横行、边关松弛的情况有多么地严重。 
      ——抵岭头,遇交彝十余人,半执线枪,俱朱红柄。半肩鸟铳……又行岭上半里,复遇交彝六七人,所执如前,不知大队尚在何处也。(《粤西游日记三》) 
      ——上英峒,尚属镇安,而旧镇安之属归顺者,今已为交彝所据,其地遂四分五裂……昔年土官岑继祥没,有子岑日寿存宾州,当道不即迎入,遂客死,嗣绝……各恃强垂涎,甚至假胁交彝。(同上) 
     ——龙英……三年前为高平莫彝所破,人民离散,仅存空廨垣址而已。(同上) 
     ——镇安岑继祥乃归顺岑大伦之叔,前构交彝破归顺,又取归杀之。未几,身死无嗣。应归顺第二子继常立,本州头目皆向之。而田州、泗城交从旁争夺,遂构借外彝,两州百姓肝脑涂地。(同上) 
      ——上、下两司者,即丰宁司也。濒两界者,分为下司,与南丹接壤。二司皆杨姓兄弟也,而不相睦。今上司为杨柚,强而有制,道路开治,盗贼屏息。下司为杨国顺,地乱不能辖,民皆剽掠,三里之内,靡非贼窟;其东有七榜之地,地宽而渥,駌骜尤甚。其叔杨云道,聚众其中为乱首,人莫敢入。(《黔游日记一》) 
      ——上司杨柚……其地小而与南丹为仇,互相袭杀……(同上) 
      ——独山土官,昔为蒙诏,四年前观灯,为其子所杀;母趋救,亦杀之。乃托言杀一头目,误伤其父,竟无问者。今现为土官,可恨也。(同上) 
      ——普安十二营……土酋龙姓,据土人曰“今为侬姓者所夺。”(《滇游日记二》) 真可谓是“你方唱罢我登场”,一片乱纷纷的社会景象,只要谁有能耐凶残,这地盘就是谁的,哪管什么天皇老子。如此的吏治乱象,岂能不亡国哉! 吏治无能无力还表现在官僚暴戾、兵匪勾结。
       徐霞客以忧国忧民之心向读者沉痛地奏响亡国之哀乐,其中有一股悲声就是官僚暴戾、兵匪勾结倾害人民。
      在《楚游日记》中,曾经有这样一个记述:“二鼓,闻骑声骤而南,逆旅(旅店)主人出视之,则麻兵已夜迫贼巢,斩一级,贼已连夜遁去。夜半,复有探者扣扉,入与主人言。言麻兵者,即土司讯守之兵,夙皆与贼相熟,今奉调而至,辄先以两骑往探,私语之曰:`今大兵已至,汝早为计。'故群縻遵者一人斩之,以首级畀麻兵为功,而贼俱夜走入山,遂以荡平入报。”这里的“遵者”应为遵纪守法的居民。
      如此荒唐的事情,地方能安宁吗?百姓能安宁吗?国家能安宁吗? 在《随笔二则》中,徐霞客又讲述了另外一个故事:“黔国公沐昌祚卒,子(实为孙)启元嗣爵。邑诸生往祭其父(实为祖),中门启,一生翘首内望,门吏杖捶之。”诸生反抗却遭诸门吏所伤,后来,此案件诉至官府,主官金瑊调查后准备拘捕国公府门吏,“启元益嗔,征兵祭纛”,竟然包围了官府,并放巨炮威胁。而金瑊比较鲠直正义,不为沐启元的淫威所伏。沐启元最后丧心病狂地用非法手段拘捕了几十个士人,先是严刑拷打,后来“囊其首于木”,遭到了残酷的杀宏害。对于这样一场公案,最终连黔督都处理不,纵容得沐启元越发地嚣张。到了后来,还是沐启元的母亲感觉到家族隐藏着灾难,才用毒药暗中鸩杀了他,此事终告结束。
     如此暴戾的官僚贵族,骑在人民头上滥施淫威,官府公力完全丧失,这明朝的统治还能长久吗?
    徐霞客就是这样,以他的拳拳爱国心忧其君愁其民,他在潜心考察地理的同时,始终没有忘记自己是大明的子民,用饱蘸辛酸墨汁的笔,为读者揭示了明末混乱的吏治现象。他的这缕情怀,永远让我们为之动容。 
                                                                            2016年12月中旬
  

(赵邦振,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会员)

   相关链接

 

 

   论坛热帖

 评进入评论>>>

    论坛新帖

新会员免费注册
   宁海旅游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原创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宁海旅游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宁海旅游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宁海旅游网)”的作品,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宁海旅游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宁海旅游网联系。
   
 

· 宁海旅游推荐信息 ·

·宁海发现《资治通鉴》记载的黄罕岭
·“白峤”在哪里?
·弥陀庵遗址在何处?
·官塘周氏或为周恩来迁浙始祖周茂之
·周恩来家族迁浙始居地
·《徐霞客游记》中的宁海地名考
·宁海名岭
·宁海佛教四大名山
·文人墨客与宁海名山
·宁海四大名峰
·宁海皇家四大名山

· 宁海旅游图片新闻 ·

上海旅游团考察宁海徐霞客古道 攀登松门岭 上海旅游团考察宁海徐霞客古道
上海旅游团考察宁海徐霞客古道 攀登松门岭 上海旅游团考察宁海徐霞客古道
宁海老年大学文化旅游班参观南京大屠杀纪念馆 宁海老年大学文化旅游班走进梅山村
宁海老年大学文化旅游班参观南京大屠杀纪念馆 宁海老年大学文化旅游班走进梅山村
徐霞客俱乐部驴友参加2014“千里走宁海”第二站活动
宁海霞客俱乐部108名驴友参加“千里走宁海”第二站活动 省旅游局党组书记王文娟参观中国旅游日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