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旅游信息 → 正文

 

双溪并流成佳话

——也谈《徐霞客游记》缘何在宁海开篇 

宁海旅游网 http://www.nhly.net 2015年03月23日   作者:麻绍勤

 

中华游圣徐霞客的千古奇书《徐霞客游记》,究竟为何要独选宁海开篇启笔?多年来,有许多专家和学者为之引证据典,调查研究,先后给出了许多种立论和解答。但是,却又似乎都难以服众。诸如,“散失论”:《徐霞客游记》在后人整理的过程中,大多散失,让宁海捡了便宜。反方:数百年来又有谁新发现过“散失”部分的只字篇言?“龙首论”:宁海是中国南龙之首,徐霞客要考察南龙大脉,当从龙首开始。反方:称宁海为“龙首”太牵强,似乎在信口开河。“孝孺论”:徐霞客是出于崇敬方孝孺而来宁海。反方:徐霞客对带有政治色彩的大名人不一定有兴趣,这样的可能性不大。“仲昭论”:族兄徐仲昭激发了徐霞客的创作灵感。反方:仲昭在奉化,为何不开篇四明山?“老虎论”:传说徐霞客在宁海梁皇山差点被老虎所伤,幸被梁皇寺和尚相救才化险为夷而融动了灵感。反方:传说非史实,岂可立论?“函辉论”:徐霞客因要去临海访挚友陈函辉而取道宁海。反方:开篇时徐、陈俩人还尚未谋面。

总之,对《徐霞客游记》为何在宁海开篇这个历史谜案的破解,至今尚未统一定论。

2014年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开展了“走进王爱山”活动,是继“走进黄坛”之后的又一个发展和传播徐霞客文化的创新载体。活动历时大半年,开展了一些列工作,取得了明显成效。如在“王爱山徐霞客文化暨乡村旅游发展研讨会”上,浙江省徐霞客研究会会长王松林先生所说的“你们(宁海)的这种研究徐霞客文化的方法和形式,也为全省的徐霞客研究拓展了新的空间,展现了新的气象,值得肯定和推广”,就是最好的例证。更难能可贵的是在此次活动中,宁海的郑英明和杨晓阳等先生所萌发的“探索水系是徐霞客过王爱山的主因”的大胆念想让我为之心动。

针对这一“心动”,我查阅了有关资料和文章,觉得“水系论”对于揭秘《徐霞客游记》为何在宁海开篇,应该是一个较为合理的解答。

 少小立志考江源

徐霞客年少时,曾迷恋于鬼怪故事,相信世上有神仙,以为神仙应住在群峰聚秀的洞天福地之中。《江阴市志·传说》中,亦有《小霞客求仙》的记载①。《小霞客求仙》写道:“徐霞客小时候喜欢看神怪书,置信世上有神仙。一天早晨,他瞒着父母外出朝北去找仙人,直到太阳偏西,还没找到神仙。”原来,徐霞客家住马镇南岐村,为江阴最南端,与无锡交界。从南岐村高墩上向北遥望,一并排参差有序地屹立着秦望山、花山、山诸山,其中花山最近。远远望去,峰峦挺立,一抹黛色,假如时逢薄雾覆盖,若隐若现,飘渺闪忽,十分神奇。小霞客幼时听到有关花山的传说,又看到书中所写的神仙,对村北那绵亘不绝的一座座山峰极为向往,便引发了朝北去找仙人的故事。当然,小霞客在花山并没有找到什么神仙。经过这次寻觅仙人,在母亲的启迪和教育下,小霞客却悟出了读书要读好书的道理。正如《小霞客寻仙》文末所述:“霞客母亲听了儿子外出寻觅仙人的经过后,抚摸着小霞客的头说:‘世界哪有神仙。你还小,看书要选能增长本人学问的来看。’说着,她挽着小霞客来到‘万卷楼’,亲身给他选了古今历史、文学名著、山海图经一类书籍。”从此,小霞客读书转向读古今史籍、舆地志及山海图经等好书上了。

明万历二十九(1602)年,16岁的徐霞客参加了江阴童子试。他从小受家族的影响,对仕途不感兴趣,因没有认真应试而未能考上。从此,徐霞客决心挣脱科举的枷锁,埋头于他真正感兴趣的古今史籍,舆地图经之中,这才有了“问奇名山大川”的传奇人生。是年,徐霞客在爬梳史籍的过程中,被“君山”这一家乡名胜所深深吸引,便捷足先登,畅游为快。原来君山位于江阴市区之北,海拔72.39米,占地200多亩。它平地突兀,北轭滚滚东去的长江,南环芙蓉城,与鹅鼻山遥相呼应。相传是为了纪念战国时期春申君黄歇的墓葬地而得名,也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大破张士诚军队之后,庆功犒赏全军将士的地方。少年徐霞客经常来到君山附近的鹅鼻岩上,面对浩瀚的长江江面和日夜奔流的江水,萌发了追溯和探寻长江源头的向往,并立下了 “大丈夫,当朝碧海而暮苍梧”,长大了要去寻找长江真正源头的宏愿②。

探奥索秘水云间

徐霞客的游历,并不是单纯为了寻奇访胜,更重要的是为了探索大自然的奥秘,寻找大自然的规律。这样的事例不胜枚举。

1613年,年仅28岁的徐霞客,自宁海出西门后,兴致勃勃地考察了天台山,紧接着就来到了雁荡山,为了考证大龙湫水源自雁湖记载的真伪,他循着龙湫背寻找雁湖,冒着生命危险攀登东峰,发现“境不足容,安能容湖”,并指出旧志所称“宕在山顶,龙湫之水,即自宕来”的错误。时隔19年后,徐霞客在三月和五月间又分两次进入雁荡山,不走龙湫背,改而取道西外谷石门上山,他用自己实地考察所见的事实,纠正了大龙湫瀑布之水来自雁湖之说的错误。“夹处汇而成洼者三……洼中积水成湖,青青弥望”,指出雁湖顶的水,南北分流,与大龙湫无关,大龙湫的源头在“连云峰,从此环绕回合,岩穷矣,龙湫之瀑,轰然下捣潭中。”从此,大龙湫源自龙湫背便大白于天下。

徐霞客每到一地,常把各地的山川大势,山脉经络作为考察的重点③。19284月,徐霞客对福建建溪和宁洋溪水流展开了科学考察。黎岭和马岭分别为建溪和宁洋溪的发源地,两座岭的高度大致相等,可是两条溪水入海的流程相差很大,建溪长,而宁洋溪短。徐霞客经过考察,找出宁洋溪的水流比建溪快的结论。“程愈迫则流愈急”,也就是说路程越短,水流越急。这个地理学上的著名结论,就是由徐霞客通过实地考察得出来的。他在山脉、水道、地质和地貌等方面的调查和研究都取得了超越前人的成就。像广西的左右江,湘江支流萧、彬二水,云南南北二盘江以及长江等等,其中以长江最为深入。浩荡的长江流经大半个中国,它的发源地在哪儿,很长时间都是个谜。战国时期的一部地理书《禹贡》,书中有“岷江导江”的说法,后来的书都沿用这一说。徐霞客对此产生了怀疑。他带着这个疑问“北历三秦,南极五岭,西出石门金沙”,查出金沙江发源于昆仑山南麓,比岷江长一千多里,于是断定金沙江才是长江上源。由于当时条件的限制,徐霞客没能找到长江的真正源头。但他为寻找长江源头,迈出了极为重要的一步。在他以后很长时间内也没有人找到。直到1978年,国家派出考察队才确认长江的正源是唐古拉山的主峰格拉丹冬的沱沱河④。

还有,诸如,确定了元江、澜沧江、怒江是三条各自独流入海的河流。纠正了《明一统志》怒江东与澜沧合,澜沧东入元江的错误;订正了大盈江、龙川江、麓川江与缅甸境内的关系。纠正了《明一统志》对这些江流的讹传;提出了新牛街之碧溪江,即漾濞江的下流注入澜沧江的正确观点;纠正了传说中的湘西“五涧纵横,交汇一处”的三分石,是粤、桂、湘(潇水),出湖广的分水岭的错误,指出三分石实为湘江支流,潇水、岿水、沲水的分水处⑤等等的科考成就,足以说明,对河流水源进行了探索和揭秘,是徐霞客与生俱来的秉性和科考的重要目的。

双溪并流成佳话

我们再来看看徐霞客《游天台山日记后》有一段精彩文字,充分说明了徐霞客考察天台山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探索和揭秘天台山的河流和水系:“天台之溪,余所见者:正东为水母溪;察岭东北,华顶之南,有分水岭,不甚高;西流为石梁,东流过天封,绕摘星岭而东,出松门岭,由宁海而注于海。正南为寒风阙之溪,下至国清寺,会寺东佛陇之水,由城西而入大溪者也。国清之东为螺溪,发源于仙人鞋,下坠为螺蛳潭,出与幽溪会,由城东而入大溪者也;又东有楢溪诸水,余屐未经。国清之西,其大者为瀑布水,水从龙王堂西流,过桐柏为女梭溪,前经三潭,坠为瀑布,则清溪之源也;又西为琼台、双阙之水,其源当发于万年寺东南,东过罗汉岭,下深坑而汇为百丈崖之龙潭,绕琼台而出,会于清溪者也;又西为桃源之水,其上流有重瀑,东西交注,其源当出通元左右,未能穷也;又西为秀溪之水,其源出万年寺之岭,西下为龙潭瀑布,西流为九里坑,出秀溪东南而去。诸溪自清溪以西,俱东南流入大溪。又正西有关岭、王渡诸溪,余屐亦未经;从此再北有会墅岭诸流,亦正西之水,西北注于新昌;再北有福溪、罗木溪,皆出天台阴,而西为新昌大溪,亦余屐未经者矣。”

既然,徐霞客把考察水系作为他游天台山的重要目的,那么,他就一定会选择一条最佳线路,而“双溪(清溪和白溪)并流南北”的宁海王爱山的地形地貌,毫无疑问地就成了徐霞客的最佳选择。

我在《徐霞客与王爱山》一文中也有观点:纵观历史,特别是自唐朝以来,由杭州入天台山,几乎都走今人所称的“唐诗之路”。先走始自钱塘江,上溯至绍兴鉴湖,沿浙东运河、曹娥江,南折入剡溪的水道,再登沃州、天姥,直抵天台山。据统计,唐代诗人先后有数以百计的诗人游历了唐诗之路,留下了灿若繁星的诗词曲赋。那么徐霞客为何放弃众所周知的唐诗之路不走,而要取道“深山荒寂、路绝旅人”,“於菟夹道,月伤数十人”,“恐藏虎,草木俱焚去”的“虎山”——王爱山而上华顶呢?是因为从普陀落迦游来,或者是奉化会堂兄仲昭后就一路南行?我想都不是。因为从宁波或者奉化,向西取道上虞曹娥江,或者从溪口进入剡溪古道都更为便捷。特别是,相隔19年后,徐霞客第二次上天台山时,也没去普陀山,也依旧再一次“十五日,渡水母溪,登松门岭,过玉(王)爱山…”从宁海出西门,过王爱山后上华顶山。如果,单是为了探奇揽胜,有一次上过王爱山再登华顶山的经历就足够了,第二次就走同样的线路必要性就不大了。那么,徐霞客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一而再地登临王爱山呢?我认为,除了徐霞客有“穷九洲内外,探奇测幽,至废寝食,穷上下,高而为鸟,险而为猿,下而为鱼,不惮以身殉命”科考志向以外,最合理的解释应该是王爱山在徐霞客心中的分量非同小可,他对王爱山可谓情有独钟。这里的历史文化和地质地貌,才是真正吸引徐霞客的地方。

王爱山之名始于公元589年,南朝陈被隋所灭,宗室陈胤见此山岗风景秀丽,遂定居于岭头陈村,故名。它位于宁海县西南边陲,属天台山东延山脉,自然风光秀丽,文化底蕴深厚。西部群山耸秀,东部平原开阔,属典型的“高山台地”,历代骚人墨客多有吟咏。尤其是徐霞客在考察天台山中特别重视的“水母溪(白溪)”和“清溪”,并流于王爱山的南北两侧,对于探秘天台山水系具有得天独厚的地貌优势。

据《宁海县地名志》:白溪(水母溪),发源于天台县华顶山学堂岗(海拔1094.5米)北麓(天台学者奚援朝认为源于拜经台),与庙下坑进入我县。流经双峰、岔路、前童等镇乡,至马婆园,有大溪水汇入。东向趋白峤港入海。主流全长66.5公里,县内长54.9公里。流域面积627平方公里,其中县内555.39平方公里。年经流量7亿立方米。为我县主流最长,流域面积最大,开发价值最高之河流。另据《天台县志》:源出华顶山北麓,东北流至象下村,西汇四日坑水,至大同寺,北汇小直溪水,曲曲东流,至下庄村,汇龙潭坑水,折东南流,北汇银板坑,东汇下深坑诸水,于麻朱潭村转东南流入宁海县,县内主流长12.30公里…… 天封坑,源出华顶山西麓,南流经双溪村东南流,至天封村,北汇华顶坑水,南汇南辽坑水,至毛竹蓬,北汇花长坑水,至溪下村,南汇八辽坑水,曲折东北流,在坐视岩(新昌)入宁海县境,县内主流长13.50公里。

又据《宁海县地名志》:清溪,发源于天台县苍山(属天台山系,海拔1113.4米)北麓。东流经天台县东部于下溪头村东入我县。流贯于我县南部干山王爱山、新岭之南。从西向东经桑州镇全景,至下沙地东入三门县沙柳乡后注旗门港入海。主流全长39.5公里,本县境内12公里,流域面积164平方公里,本县境内54.62平方公里。年经流量3.89亿立方米。以其水清澈,称清溪。

我们应该有理由推断,当年徐霞客上天台山“不走唐诗路”“偏向虎山行”,是因为,从天台山水系之首的水母溪(白溪)和清溪夹峙的王爱山入天台山,就其水系可考大半,还可兼顾其他各条水系。倘若从“诗路”等其他地方登天台山,王爱山就成了“鸡肋”,怎么走都不顺路。

所以说,徐霞客三上天台山的前两次都自宁海出西门,经梁皇山登王爱山,再上华顶山的考察线路选择,是一条具有高度智慧、务实和经典的天台山水文科考线路,宁海则是上王爱山的唯一县城。

如此,宁海便毫无悬念地成了《徐霞客游记》第一篇《游天台山日记》的开篇启笔之地。这既是大自然对宁海人的巨大馈赠,更是徐霞客求真务实,尊重实践思想体系的真实写照。

 (麻绍勤,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常务副会长)

2015323

参考资料:

①田柳《徐霞客与家乡的山山水水》;

②张秉忠、徐和明《旷世游圣》;

③严凤英《徐霞客考察水流地貌的贡献》;

④朱惠荣《徐霞客探珠江源》;

⑤严凤英《徐霞客在山水系统考察上的成就》。

相关链接:

【征文】双溪并流成佳话——也谈《徐霞客游记》缘何在宁海开篇 

 

   论坛热帖

 进入评论>>>

    论坛新帖

新会员免费注册
   宁海旅游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原创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宁海旅游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宁海旅游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宁海旅游网)”的作品,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宁海旅游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宁海旅游网联系。
   
 

· 宁海旅游推荐信息 ·

·宁海发现《资治通鉴》记载的黄罕岭
·“白峤”在哪里?
·弥陀庵遗址在何处?
·官塘周氏或为周恩来迁浙始祖周茂之
·周恩来家族迁浙始居地
·《徐霞客游记》中的宁海地名考
·宁海名岭
·宁海佛教四大名山
·文人墨客与宁海名山
·宁海四大名峰
·宁海皇家四大名山

· 宁海旅游图片新闻 ·

上海旅游团考察宁海徐霞客古道 攀登松门岭 上海旅游团考察宁海徐霞客古道
上海旅游团考察宁海徐霞客古道 攀登松门岭 上海旅游团考察宁海徐霞客古道
宁海老年大学文化旅游班参观南京大屠杀纪念馆 宁海老年大学文化旅游班走进梅山村
宁海老年大学文化旅游班参观南京大屠杀纪念馆 宁海老年大学文化旅游班走进梅山村
徐霞客俱乐部驴友参加2014“千里走宁海”第二站活动
宁海霞客俱乐部108名驴友参加“千里走宁海”第二站活动 省旅游局党组书记王文娟参观中国旅游日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