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旅游信息→ 正文

 

环走山隍岭

 
宁海旅游网 http://www.nhly.net 2014年04月23日 作者:塔峰晓日

    

    山隍岭,在那里?要不是驴走王爱山,就永远也不会知道在那里。如果不去看那些描写王爱山的文章,也不知道这三个字怎么写。
    3月15日,几位朋友说要去王爱山走走,要我带路。说实在的,对王爱山我是不太熟悉的,只能选择刚刚走过的熟悉的路,从松门岭开始起步,因为我们这次是自驾,把车停在兆岸南岸的水母溪边上,从兆岸的砩坝开始我们的驴走。
    这砩坝现在全部改建为水泥浇筑,当我们走到砩坝中,看看水母溪清澈的溪水,吹拂着春天的微风,看看头上的白云,这心情十分的愉快,走完砩坝,我们就到了松门岭脚。岭脚边的路廊,静静的立在那里,想必当年徐霞客就是从这里穿过路廊,开始他的游记梦。穿过路廊,沿着鹅卵石路,即可看见宁海旅游局立的“松门岭”石碑,上面刻着徐霞客游记的开篇语,大家在此拍照留念。
    往前是一个三岔路口,路口的山脚边也立着一块“松门岭”石碑,这块就小多了。我们决定去右面看看,因为那里有一座庙——龙头庙,如果你到了松门岭,而不去龙头庙,那就是说,没有来过松门岭。当我们爬上龙头山,这庙果然险要,它就建在龙头山的悬崖下,一边靠山,一边紧靠水母溪。当我们走到庙在回头看白溪,那龙头山的头,就卧在白溪中吸水,而那座龙头下,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龙潭,成了白溪的一个死角。这松门岭靠着这左右两座庙宇的保佑着。。。
    想当年,徐霞客走到松门岭时,雨后新霁,“山峻路滑,”不得不“舍骑步行”。今天,我们则是春风拂面,阳光高照,每爬上一步松门岭,远近景色,尽收眼底。松门岭的台阶保持的很好,一个个被磨的发滑的岩石,在早上露水的滋润下,有些发滑。沿着发滑的石头,我们爬的满头大汗。在松门岭的中路廊之上,不知什么时候又造了一个石头路廊,这里又是一个制高点,也是一个极好的休息处。
当我们爬到松门岭的上路廊是,看不到一个人影,抬头望去,只有松门岭向上延伸着,好像庙宇尽头。我们继续向上,在这里你开始欣赏到麦子、油菜、满山坡的茶叶。
    沿着公路,我们来到了大路下村,这里我们事先约好了农户,在这里借锅烧中饭吃。今天,带来的东西非常丰盛,主食年糕,配料有白虾、肉丝炒咸菜、青菜等,足足烧了一大锅,肚子饿了,吃起年糕是那么有味!欣赏一路的美景、吃着自己背来并且自己动手烧的年糕,这爬山休闲就在这开心一刻中消磨过去了。
   吃好饭,我们继续向西,原本到稍场转雪坑到白溪里王,再到兆岸。却由于那天的一场山火,把路都断了,于是我们只好原路折回,为了不回头走松门岭,我们打听到有一条路可以从岭头陈村下去,这条路怎么走,叫什么,我们这群人没有人知道,所有的责任都在我身上了。
    从大路下的一个转弯,就走进了岭头陈村。走进这个村,我们都放慢了脚步,有点诚惶诚恐,从各种信息得知,岭头陈村的人是南陈朝吴兴王陈胤的后代。陈胤,南陈朝最后一个皇帝陈后主陈叔宝的长子,于祯明2年(588年)5月,被废去太子衔,把他贬为吴兴王,祯明3年(589年),陈被隋灭。后来陈胤被“分置”到当时还是蛮荒之地的宁海王爱山。陈胤也就这样成了王爱山岭头陈氏的始迁祖。正因为有了吴兴王陈胤始居该地,所以,后人就把这一块地方叫做“王爱山”。
    照此算来岭头陈村也有1400多年的历史了,每一位村民都流淌着皇家的血液。路边的每一堵墙、每一块砖头、每一块石头、每一株古树都能勾起我们对岭头陈村前人的怀念与遐想。走进村子的水泥路,左边是陈家祠堂。祠堂边有几位陈皇的后代们,坐在石头上聊天,非常悠然自得。看见我们来了,非常热心。
    走到这里使我想起了这里的几位人:一位是我的高中英语老师——陈常博老师,就是从这里走到杭州大学,英语专业毕业后,先后在岔路中学和宁海中学任教。1972——1973年,我有幸在岔路中学成为陈老师的学生,他一生桃李满天下。现在已经退休在家,还在笔耕不断,出版了好几本书。对王爱山文化的研究,有着独到的见解,令人起敬。另一位是我岔路中学的师兄——陈炳寿,从这里一步一个脚印,走出大山,走上了领导岗位,岔路区委书记、宁海环保局长;还有一位是高中时的同学——陈正满,高中毕业后,从这里走向部队后来在象山对台办工作,今年得到噩耗,说陈正满得病,英年早逝,觉得非常遗憾。毕业后,由于大家都较忙,同学之间碰面的机会也不多,却不想,从此天各一方!不管怎么,这些皇家的后代,以其聪明、勤奋还在续写昔日的辉煌,创造一个个奇迹!
    问过村民,知道有一条路可以下到白溪,“转弯抹角“的走过岭头陈村,发现路边和田边有许多参天大树,在一个行将倒塌的小房子边上,我们停住了脚步,里面有一株古樟树,足足有“好几抱”粗了,巨大的树荫几乎遮盖了村子。看着这些房子,应该是一个学校,想想以前,这里肯定是书声琅琅,那些活泼的孩子在这里活蹦乱跳,一代代岭头陈村的孩子由此走出一代代的读书人,并且走出大山。看着倒塌的房子,看着那些快要倒塌的房子,不觉心头一酸,这些学校,就成为岭头陈村的过去了。走过学校,右面是一座新改建的寺庙,大门紧闭,但愿这里的佛能保佑一代代的岭头陈村民。
    走完村子,便开始正式下岭了。岭上的路面保持的很好,鹅卵石铺就。从一位村民中得知叫山王岭,后来得知此岭叫山隍岭。这个名字着实让我研究了一番。因为山祖是吴兴王,于是把整座山叫王爱山。如果不出意外,这位吴兴王肯定要成为皇,因为是皇家之后,移到这里以后还是念念不忘成皇。而这条岭取个隍字,却别有字义。岭头陈的陈字,是左耳“阝”,右边的皇是皇帝的皇,陈姓紧靠的是皇朝,皇家,用字良心用苦。这里到处都是王、皇,他们期待有朝一日,这些南陈朝的后代会重返皇宫,但是历经那么多年,这些期待还在期待着。。。
    山隍岭两边有许多梯田,大都荒芜了,岭很陡,走的也发光发滑了,我想这是岭头陈村、白溪村以及王爱山岗村民世世代代上下的必经之路,尤其是王爱山没有通公路之前的的年代,山里的农副产品要挑出去,而外面的百货食品又要挑回来,这条岭不知道发生了多少辛酸的故事?
    在山隍岭脚,一位村民告诉我们,说是山隍岭要打隧道了,通到天台的泳溪,到那时这条山隍岭可能就再也不是现在的山隍岭了,没有去过山隍岭的朋友可要抓紧时间了,再去看一看、拍一拍山隍岭。
    从山隍岭下来,就到了白溪的外王村,随后我们继续,回到了兆岸,正好一个环线,非常适合自驾驴走哦。
     相关链接

     到王爱去隐居

     

   论坛热帖

 进入评论>>>

    论坛新帖

新会员免费注册
   宁海旅游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原创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宁海旅游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宁海旅游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宁海旅游网)”的作品,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宁海旅游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宁海旅游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