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旅游快讯 → 正文

 

徐霞客在宁海游迹探究(三)再登鸡冠尖 重访弥陀庵   

 

宁海旅游网 http://www.nhly.net 2014年03月05日  天涯孤旅/ 文

 

2月23日上午起了个大早,7点不到就到西站,与早就等在那里的周明礼老师会合,准备去王爱山主峰鸡冠尖驴走,一来考证一下2月12日寻访弥陀庵所留下来的几个迷团,二来进行一次强度适中的休闲之驴。

我们的具体线路,从冠峰山庄起步,经过仰天湖、鸡冠尖、天龙坪、石牛岗、上李坑、下大岙、下坑、百丈丘龙潭,终点为横路庵。其中,仰天湖、鸡冠尖、天龙坪、金牛岗、上李坑与横路庵等处,是徐霞客先生当年经过与留足的地方,尽管一直以来,存在争议。我们这次去的目的,就是为了进一步弄清一些疑点,寻踪徐先生当年的足迹。首先是徐先生当年经过王爱山时的具体线路,从岔路口至筋竹岭,大体可以确定,争议并不十分大,而从筋竹岭开始至天封寺,多有争议。主要集中在二条线路上,一条是泳溪、梁坑、三王岭、杨家岙、八辽至天封寺。一条是沿王爱山主脊走,翻过鸡冠尖,越过天龙坪,沿山岗翻过石牛岗,穿越混水溪至天封寺的。其实,只要我们稍加认真细读《徐霞客游记》就会发现,徐先生是沿第二条路线走的。第一次徐先生在游记中写道;“从筋竹岭南行,则向国清大路。适有国清僧云峰同饭,言此抵石梁,山险路长,行李不便,不若以轻装往,而重担向国清相待。余然之,令担夫随云峰往国清,余与莲舟上人就石梁道。行五里,过筋竹岭。岭旁多短松,老干屈曲,根叶苍秀,俱吾阊门盆中物也。又三十余里,抵弥陀庵。上下高岭,深山荒寂,(恐藏虎,故草木俱焚去。)泉轰风动,路绝旅人。庵在万山坳中,路荒且长,适当其半,可饭可宿。” 我们可以读出,这条石梁道山险路长,行李不便,而且深山荒寂,路绝旅人。第二在游记中写道:“ 陟山冈三十余里,寂无人烟,昔弥陀庵亦废”。这似乎在补充前一次的日记,进一步明确说明,从筋竹庵至弥陀庵这段30里的路,是陟山冈而行的。山冈有二种解释,一是山岭,二是山脊。而就王爱山而言,徐先生已经讲得很清楚了,那里的山路“圩回临陟,俱在山脊。”因此,徐先生所指的陟山冈即山脊。线路清楚,寻弥陀庵即可按图索骥了。徐先生在前后二篇游记中,对弥陀庵的描述已经非常清楚了,只是因为,此庵受毁近400年,加之我们在解读徐先生游记时,理解不到位,对一些字句存在误解,如山冈、山坳等。另外过于依赖遗址的存在与村民的传说,实际上,弥陀庵废于382年前,在近400年的光阴里,灰尘都可堆积如山,更何况区区几间倒塌的墙基?倘若连踪影都无法保留,那么,附近村民何来深刻的记忆?故此,在研究徐霞客先生游记中留下的迷团,还是多读一读游记比较切实,一切需从实际出法,不搞假设,不讲可能也许大约这样模棱两可的话。

踏着杂草中的露水与残雪,遥望远处翠绿的苍松,穿过仰天湖至西侧山岗,岗顶有岔路,右行可上鸡冠尖,左行可至横路庵,这条古道俱在山脊。站在岗头,西望鸡冠尖,高耸入云,山尖被云团所笼罩。南望连绵不绝的天台山脉,已在一片苍茫的雾霭之中。唯有北眺,那群山中的小山村,在雪后的初阳中,显得清澈而宁静。北部是一处深深的大峡谷,谷底溪流纵横,混水溪、清水溪、水母溪(清混二溪合一)、上李坑、下坑、王家坑,皆流经谷底,谷内龙潭瀑布无数。故此,雨季站于岗头,则有泉轰风动之感。当年这里草本俱焚去,徐先生立足于岗头,遥望北面山坳中的弥陀庵,深有感触,挥毫写下了:“又三十余里,抵弥陀庵。上下高岭,深山荒寂,(恐藏虎,故草木俱焚去。)泉轰风动,路绝旅人。庵在万山坳中,路荒且长,适当其半,可饭可宿。” 这段传世佳作。前行一小段路,又是一岔口,直行鸡冠尖,左下天台张家山、如坑及杨家岙等村,有石级古道,路边有天台特色的窑洞形路廊。翻过鸡冠尖,下行约2公里至宁台边界天龙坪,坪顶有一片面积不大的草坪。建有石彻平房二间,分于南北两侧,为二县当地村民所建的泗洲堂。靠南属天台,靠北属宁海。这里是五岔路口:来路通鸡冠尖,东北下行是横路庵,南下古道是天台后门、八辽等地,西行沿山岗走,经龙潭可至石牛岗,西北下行古道是上李坑。这里曾经一度被疑为弥陀庵遗址,后因反复考查,尽管在路程上近似于徐先生游记中所指的,与筋竹庵相距30里。但这里没有丰富的水系,泉轰风动无从说起,此为其一;其二,徐先生笔下的弥陀庵,是一处可饭可宿的地方,其规模自然要比筋竹庵大许多,起码要有许多间的厢房,供往来旅客投宿。而以天龙坪的面积,显然容不下这样一处可饭可宿的弥陀庵。当年徐先生经过这里时,会从那个方向去天封寺呢?经反复察看地形,并沿天台方向南行近1公里,进行探路察看地形,认为,根据游记记载:“初二是,饭后,雨始止。遂越潦攀岭,溪石渐幽,二十里,暮抵天封寺”。这说明,当年徐霞客先生进天封,应当向前行至石牛岗,从石牛岗西行,经混水溪、毛竹蓬村至天封寺。我们没有从古道下至上李坑,而是向西沿山岗前行,开始路还好走,后来由于柴薪较茂盛,走错了路,加之雪后路滑,这段路到是花费了一点时间与体力。因此,也就更加理解徐先生当年在这条短短的20里路途中,花费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才暮抵天封寺。站在石牛岗顶,西眺远处的华顶山,山顶的雷达清晰可辩,混水溪似一条玉带,围绕于山间,毛竹蓬与天封村,也在不远处隐约可见。石牛岗是一个丁字形路口,东南通天龙坪鸡冠峰,西去混水溪毛竹蓬天封村,东下是上李坑。石牛岗以北,从下大岙上,还有一条古道,经姜桶山至天封村。这样,南、中、北各有一条线可至天封,形成一个三角形,中线为三角形的高,故距离最短,最有可能是徐先生1632年所走的那条线路。从石牛岗东下,走在石砌的古道上,遥想当年徐霞客先生,从这里翻山越岭,乘月而抵华顶寺,那是需要何等的毅力。古道南侧的山坡上,是排列有序的梯田,一些已经开耕,一些播种着碧绿的草子,组成一幅天然的山水画卷。偶尔有山泉从田坎中流过,发出乐耳的叮咚声,伴随着远处乡村传来的鸡鸣与犬叫,这又是一曲田园交响乐。遥望东首2公里之外的横路庵村,村在万山坳中,位于鸡冠尖北侧的半山腰中,海拨613公尺。这山坳硬生生从鸡冠尖中部的半山腰中伸出一个肩膀似的。倘若鸡冠尖是昂首的雄鸡头上的冠,那么,横路庵所在的山坳,则是雄鸡的翅膀。除了南靠鸡冠尖这座大山,其东、北与西部,都是数百米落差的峡谷,尤其是北部,更是空旷,为水母溪所隔,对岸应该是黄坛的双峰地界了。徐先生把其定位为万山坳中,是非常精准的,估计,他是站在石牛岗上,仔细地观察过这里的地形,作为一代伟大的地理学家,这样重要的环节,不可能被忽略。

至上李坑,已是晌午时分,村内家家户户,已是炊烟升起。我们是从冠峰起步,那里海拨700余公尺,至上李坑已是中午时分。当年徐先生从海拨600余公尺的弥陀庵起步,翻过鸡冠尖,至石牛岗,估计也是晌午了,用过中餐。继续赶路,淌过混水溪,至天封寺,就应该是日落之时了。我们沿上李坑至下坑的古道,下行至下坑。下坑村口有古石拱桥,桥下有清澈的泉水流淌而过,桥北是悬崖,下面有瀑布与龙潭。站在桥上,可见瀑布冲击溅起来的飞沫,如飞雪飘舞,巨大的轰呜声,响彻山谷。绕过一棵树龄500年的红豆杉,继续下行约500米,又有一龙潭,称下龙潭。龙潭呈狭长形,两面悬崖形成峡谷,人不能入内,也不知幽碧的潭水有多少深。尽头一挂10多米落差的瀑布,从天而降,砸向潭面,溅起千朵浪花,潭中水沫横飞,如蛟龙翻滚,气势磅礴。向下走100米,还有一个小龙潭,瀑布虽不壮观,龙潭却是较为幽绝。观罢龙潭,原路返回下坑,从村南的一条石阶古道,沿坑上行。这条坑发源于鸡冠尖,从横路庵村东200米处的竹林流过。此坑还有一条支流,从王家坑流下,另一支支流是从上李坑流下,下坑的下游,建有一座水库叫新宇水库。这里的水系较为发达,长长的山坡,排列着长长的梯田。从横路庵东边的岗头,沿山坡丛横交错,一溜长烟,绵延达数百公尺。合古代度量,足有百来丈。故此这里被当地的村民,叫做“百丈丘”,下面的龙潭也叫百丈丘龙潭,分上龙潭与下龙潭。一条溪坑从田间顺坡而下,我们沿溪一直走至横路庵村东100米处,才从原来的南行右转为西行,顺坡攀至横路庵的坳口处。从下坑一路爬坡至横路庵,坡较大,强度丝毫不亚于从冠峰攀爬至鸡冠尖,而一路水流声不绝于耳,且响彻山谷冲向云霄,非常符合徐霞客先生笔下那“泉轰风动”的描述。

经过这次驴走与探测,基本上解决了二点疑惑:一是路程,二是水系。第一次对横路庵探测,我们提出了自已的一些并不成熟的观点,在获得一些同仁与网友的赞许同时,也有个别网友的置疑。认为一是路程一与徐霞客先生的游记有出入,二是这里没有泉轰风动的水系。首先是关于路程问题,从大路下(即筋竹庵)至稍场为2.7公里(体育局登山步道标志所注),这里还不包括古道改成公路后所缩短的路程。稍场至冠峰为6.2公里,其中许多路段已经没有走在古道了,如岗家屋基段,基本上是沿公路走,因此,原先的古道应当比现在的登山步道要长一些,这样,起码有10公里。这一点,在蓝田庵与横路庵的村民处,得到了证实,原先从冠峰至大路下或从蓝田庵至大路下,都算20里。从冠峰上山绕过仰天湖至岗头路廊,足有3里路,从岗头至横路庵也有3里路。这样加起来,大路下至横路庵应有26里路以上,按古人的算法,嗷着30里一点都不亏。其次是水系,横路三面皆有水路,谷底有水母溪,,徐先生当年投宿于此,连日下雨,并无晓晴,此时山水汇集,泉轰风动之感犹为明显。这了弄清弥陀庵的方位,又特地查对了明代高僧传灯大师的《天台山方外志》中的《形胜考》,发现有这样一段记载:“云生足底,人行天上,谁挈成衣,空中五两。则有弥陀庵、仰天湖道中之胜。此东门第二支取华顶仄径,以水母溪为界也。”按此记载,这弥陀庵与仰天湖应当处于较高的海拨之上,故有云生足底,人行天上之感,而在这样美丽的地方,还藏有弥陀庵与仰天湖这二处胜景。因此,这弥陀庵与仰天湖,应相距不远,且在同一条线路之中,海拨高度相差也不大。其次,这二处地方,应该处在险要之处,起码有一侧有山坡峡谷,这样,才会让人感觉云生足底,人行天上。第三,弥陀庵与仰天湖处于东入华顶的山脊狭窄山道之侧,水母南岸的半山坡上。第四,从王爱山西去华顶峰有二条仄径,而弥陀庵与仰天湖则处于第二条仄径上,这条仄径,山高路险,引得徐先生接受云峰僧的建议,行李由挑夫跟着云峰僧走国庆大路,徐先生与灵智上人则“就石梁道”。第五,大路下的上坡处,有指路碑残存,上面写有:“东至宁波府,北通华顶山,西往天台县”,指向明确。

经过二次考查,横路庵所处的山坳口,似乎符合徐先生及传灯大师笔下关于弥陀庵描写的所有特征。

相关链接

徐霞客在宁海游迹探究(三)再登鸡冠尖 重访弥陀庵 

 

   论坛热帖

 进入评论>>>

    论坛新帖

新会员免费注册
   宁海旅游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原创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宁海旅游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宁海旅游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宁海旅游网)”的作品,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宁海旅游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宁海旅游网联系。